飘 9.3分

希礼爱的也许从不是思嘉

迷空

最近再看《飘》,总觉得心里有一阵难言的压抑,为这复杂的关系,郝思嘉,卫希礼,韩媚兰,白瑞德,从郝思嘉第一次向卫希礼坦露心迹,渴求他与自己私奔的时候,也是他们的第一次决裂,我似乎觉得卫希礼确实对她有着某种渴望,大概是她表现出来的活力,自然,真实,对一直安于皮影戏一般做梦的生活的卫希礼而言,无言是极有吸引力的,但他却又清楚地明白他们并非同一个世界的人,所以隐忍又残忍地拒绝了她,选择了与自己相似的媚兰。从战争开始,郝思嘉偷看希礼写给媚兰的信,里面诉说了他的无助,困惑,害怕与彷徨,思嘉读不懂,甚至觉得这些不过是些无聊透顶的话,她似乎总是寻求一种直白热烈的爱的表达的,这,我归为一次误解,她觉得希礼还爱着她,也只有她,于是在受寡妇身份约束的日子里,她更陷于对希礼的强烈思念和渴望中不可自拔,从后面南方联邦在战争中失败了,希礼从被关押的地方跋涉归来后,与思嘉的一次对话和亲吻中,他感受到对思嘉的一种不可抑制的狂热与渴求,如他所说,战争把他原有的自然恬静,悠悠缓缓的生活方式给带走了,他不得不面对现实裹挟而来的巨大的洪流,原本诗意,音乐与书籍相伴的一种缓慢的步调,一种美妙的梦是永不复返了,他感到痛苦,...

显示全文

最近再看《飘》,总觉得心里有一阵难言的压抑,为这复杂的关系,郝思嘉,卫希礼,韩媚兰,白瑞德,从郝思嘉第一次向卫希礼坦露心迹,渴求他与自己私奔的时候,也是他们的第一次决裂,我似乎觉得卫希礼确实对她有着某种渴望,大概是她表现出来的活力,自然,真实,对一直安于皮影戏一般做梦的生活的卫希礼而言,无言是极有吸引力的,但他却又清楚地明白他们并非同一个世界的人,所以隐忍又残忍地拒绝了她,选择了与自己相似的媚兰。从战争开始,郝思嘉偷看希礼写给媚兰的信,里面诉说了他的无助,困惑,害怕与彷徨,思嘉读不懂,甚至觉得这些不过是些无聊透顶的话,她似乎总是寻求一种直白热烈的爱的表达的,这,我归为一次误解,她觉得希礼还爱着她,也只有她,于是在受寡妇身份约束的日子里,她更陷于对希礼的强烈思念和渴望中不可自拔,从后面南方联邦在战争中失败了,希礼从被关押的地方跋涉归来后,与思嘉的一次对话和亲吻中,他感受到对思嘉的一种不可抑制的狂热与渴求,如他所说,战争把他原有的自然恬静,悠悠缓缓的生活方式给带走了,他不得不面对现实裹挟而来的巨大的洪流,原本诗意,音乐与书籍相伴的一种缓慢的步调,一种美妙的梦是永不复返了,他感到痛苦,迷茫和压抑,不止一次地希望逃离现实,他既敬佩也渴望思嘉的那一种永远对生活保有的激情,勇敢和希望,诚如前面所言,他真的爱思嘉,但这一次却再次使我迷惑,他真的如他多次冲破内心的压抑和痛苦而表白的那样,对思嘉是爱,而对媚兰只是生活与责任吗?我觉得不是。回顾前面,嘉乐洞悉思嘉对希礼的心思时,也曾不止一次地强调他们是不合适的,即便希礼在他眼里也是极具涵养,优雅,待客友好的好孩子,但因他那种为听一场戏剧与音乐会,为购进新的书籍,而不惜四处奔跑,去到欧洲,花巨资在上面以得到一种愉悦的感受,终究是与他们不同的。不知道有没有人曾注意到,在思嘉因为嘉乐的不理解,而萌生的疑惑:郝嘉乐和郝埃伦,他们的天性,行为,性格如此不同,却走在了一起,他们难道不是幸福的吗?而后面作者也直接描述了郝嘉乐曾经是如何运用他那爱尔兰人清醒和睿智的头脑一步步建立起塔拉的,他与埃伦门不当户不对又是如何走在了一起,但这从不是出于一种对等的爱的,埃伦的心早已随着表哥菲利普的死而掩埋在了萨凡纳,尘世中大概再没有什么能挑动她的心弦了,在她伤寒弥留之际,她大概是看见自己年轻岁月爱的人了,也许是梦魇,她一直喊着“菲利普”的名字,她至始至终只爱着在她青葱年纪里那个俊郎的表哥。看到这里我不禁感慨,也许郝嘉乐是真正爱着埃伦的,但埃伦对嘉乐却只有感激,用她那宽厚仁慈的心替嘉乐管着种植园里的黑奴,账单等等琐碎却又重要的事,这绝不是爱情的本来模样。这里作者已经告诉我,两个不同天性的人也许能走在一起,缺乏的却是爱。然后我想,假如希礼和思嘉真的走在一起,他们余生的日子又将如何度过呢?希礼从来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终生也摆脱不了音乐,歌剧,油画和书籍这些家族从他出生起便已加之于他的东西,他不像当时同龄的或不同龄的南方人,对打扑克,威士忌,骑马等等寻欢作乐之事如此热衷与沉迷,也许嘉乐对他们家族的评价“他们天生就是怪人”,本身就很贴切,至少是对佐治亚北部人就如此。多么透彻啊!而思嘉,她骚动不宁,精力充沛,狂放自然的性格,与希礼原本追求也将终生追求的悠然缓慢的旧生活,停留在旧时光,继续做那场永远都模模糊糊,却又恬静的梦,又是多么的不同,思嘉永远也无法理解希礼的生活方式,无法理解他的思想,他的灵魂,即便她又是如此执着地痴迷于他的这种朦胧与神秘,但也仅仅是这样而已,一旦这层神秘的外壳剥落,那爱也不复存在,这只能是年轻一种对爱的憧憬,终究是要逝去的。希礼,他矛盾又复杂,像一个忧郁的诗人,他的沉稳,缓和,压抑,梦境,一成不变,他也许会曾有生活在别处的念头,面对与他相反的自然,冲动,热情,奔放,勇敢,无拘无束,在现实的生活里奋斗,进取向上这些精神就是他渴望的,人总渴望那些他没有的东西,而拥有这些精神的思嘉就是那个“别处”。但最后希礼会发现,即便他渴望这些,但他也不会多踏出一步,勇敢地追求,在经历战争的洗礼后,他真正想要的仍是回到旧的坍塌的文明里去,思嘉早已在新的文明里渐渐扎根了,她依旧无法理解他的一切一样。我相信希礼对她,是渴望,但不是爱,他最本质的爱已经留给了他一直做的那个虚化的梦,留给了旧的生活方式,正如思嘉爱自己的土地远胜于爱他一样。人们总乐于去相信,真正的爱是要灵肉交融的,我也不例外。但没有接受过多少教育的思嘉从来都不能踏及他在心底构想的那诗意的美好的寂静的世界。希礼爱不爱媚兰呢?也许是爱的,但这种爱虽然有思想的交流,灵魂的碰撞,却缺乏了肉体的激情,谁又知道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飘的更多书评

推荐飘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