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雾 花与雾 9.8分

致以安的《花与雾》 文/蓟北之树

宁以安
文/ 蓟北之树

     蓝色的封面上绽开一朵红艳的花,花瓣末端有一滴鲜红似血。扉页里一张秀霞的小照,端庄娴雅,低首书写,一如平日里的恬淡安静,也如她的笔名宁静安祥。一口气读完这本小书,心潮涌动,久久难平。

     80后的作者(其实已接近90后)竟然能去触碰战争题材,令人钦佩。写战争的场面,以及战争带给人的创痛,如在目前,直抵心灵深处。

    小说展开的空间、时间跨度之大,确如史诗般恢弘。北平,香港,北京,硝烟四起的战场,恐怖的集中营,充满人间烟火味的油麻地,隐藏着昔日秘密的新西苑,和平阳光下的燕山酒店。在这些场景中展开跨越近一个世纪的爱恋、牵挂、纠葛、创痛与回忆。

    而其间对生活、对爱情的理解和感悟,着实让我惊叹。“年少时的爱情,得有一颗强壮的心脏,需要充沛的心力、体力、激情来支撑”,“在以漫长的时日里,惊涛骇浪慢慢平静下来,那种爱成了渗透进他血液与细胞里的一种存在,笃定,迟缓”。尤其对美琪这个人物的处理,以及天泽对美琪的态度,不恨也不憾,真是对人生痛彻的开解,让人扼腕又唏嘘。人...
显示全文
文/ 蓟北之树

     蓝色的封面上绽开一朵红艳的花,花瓣末端有一滴鲜红似血。扉页里一张秀霞的小照,端庄娴雅,低首书写,一如平日里的恬淡安静,也如她的笔名宁静安祥。一口气读完这本小书,心潮涌动,久久难平。

     80后的作者(其实已接近90后)竟然能去触碰战争题材,令人钦佩。写战争的场面,以及战争带给人的创痛,如在目前,直抵心灵深处。

    小说展开的空间、时间跨度之大,确如史诗般恢弘。北平,香港,北京,硝烟四起的战场,恐怖的集中营,充满人间烟火味的油麻地,隐藏着昔日秘密的新西苑,和平阳光下的燕山酒店。在这些场景中展开跨越近一个世纪的爱恋、牵挂、纠葛、创痛与回忆。

    而其间对生活、对爱情的理解和感悟,着实让我惊叹。“年少时的爱情,得有一颗强壮的心脏,需要充沛的心力、体力、激情来支撑”,“在以漫长的时日里,惊涛骇浪慢慢平静下来,那种爱成了渗透进他血液与细胞里的一种存在,笃定,迟缓”。尤其对美琪这个人物的处理,以及天泽对美琪的态度,不恨也不憾,真是对人生痛彻的开解,让人扼腕又唏嘘。人生原本就是这样吧,爱过、痛过,欢笑过、惋惜过,恨不起来,爱又难再,只看着“远逝的年华,顿已成烟”。这些对人生对爱情的感悟真的有超越年龄的透彻。正像秀霞后记里说的那样,可能是“年岁教会了我些什么”吧。

     每个章节的前言选取都别有匠心,皆是作者平日阅读的撷取,又都巧妙地契合本章节内容。如第一章的《诗经·郑风》“既见君子,云胡不喜”,表现忆城与天泽的初见。秀霞就曾经出过一本关于《诗经》植物记的专著《草木有本心》。书中忆城看的《浮生六记》,也是秀霞平时喜欢读的。在写到第十二章重归西苑时,则用了《汉乐府》的“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想到主人公大半生辗转,终于重回故地,令人唏嘘。

      情节张弛有序的安排,自然不刻意,从不故弄玄虚,忆城的秘密最后揭出,也是在善意地保护一份美好。

      最爱的还是语言。描述细腻、浅淡,是一种温和的热烈,或者说热烈都含蕴在温和的述说里,什么都恰到好处,一如作者的性情。“忆城一边安静地听着,一边抬头去看天泽,他的侧脸,在黄昏幽微的光线中,被少年特有的激情光芒照亮,眼睛也熠熠发光。非常明亮,非常动人。”

     “秋天的时候,刮的是西北风,风浩浩荡荡地过来,挟着苍凉和风沙”。这些句子写尽北国的秋景,且都可做写作的范本。“脸颊上还有两朵尚未褪去的婴儿肥,她开怀大笑的时候,鼻头便会皱起来”,这里写到的忆城,便也是我熟悉的作者平日里的样子了:纯净可爱,温秀可人。

      想起当年秀霞初来时我们的对话,所幸她没有辜负自己的才华,没有在繁忙的琐细里迷失了自己,有书为证,可喜可幸。

     天泽接过苏昔带给他的弹壳,唱机里正播放牡丹惊梦: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泪水霎时夺眶。

     天泽天泽,天未给予此恩泽;忆城忆城,倾城佳人难追忆。跨越生界与死界的爱恋,隔世悲欢,今夕何夕。

     感谢以安带给我们的故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花与雾的更多书评

推荐花与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