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的一辈子

果子林001

我在看《我这一辈子》里突发其想,老舍1966年受文化大革命恶毒攻击和迫害,被逼无奈含冤自沉北京太平湖是不是和他十五岁时当学徒,学裱糊匠有点关系。1899年出生的老舍,原名舒庆春,因生于阴历立春,父母为他取名庆春,是庆贺春来,前景美好之意。后来,他自已更名为舒舍予,即含“舍弃自我”“忘我”之意。老舍,满族正红旗人,出生于清未1899年,距清帝退位(1912年)不过数载。他一生历经多朝更迭、战乱动荡和民不聊生之艰辛,后好不容易新中国成立,不想又遭遇文革屈辱,灰心意冷,绝望自沉----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老舍当学徒时正值1914-1915年,此时,中国也被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世界不太平,到处死人。裱匠的生意好,不愁没饭吃。老舍当学徒学了三年,学会糊“倒头车”“接三”“一七”“五七”等等,一共六十天的死人排场。所以,只要是有钱人去逝,一套排场下来,裱糊匠总有饭吃。还学了伺候神仙,不过因为破迷信,破四旧,这些道道都不提了。给活人做的事是糊顶棚,以前不是像现在刷墙玻璃窗什么的,而是用纸糊,糊墙糊窗。这些如今看来都是旧事旧风俗了。做学徒,也不像现在去学什么教师傅钱即可,那时的学徒得受得了委屈,晚睡早起是日常,有眼泪肚...

显示全文

我在看《我这一辈子》里突发其想,老舍1966年受文化大革命恶毒攻击和迫害,被逼无奈含冤自沉北京太平湖是不是和他十五岁时当学徒,学裱糊匠有点关系。1899年出生的老舍,原名舒庆春,因生于阴历立春,父母为他取名庆春,是庆贺春来,前景美好之意。后来,他自已更名为舒舍予,即含“舍弃自我”“忘我”之意。老舍,满族正红旗人,出生于清未1899年,距清帝退位(1912年)不过数载。他一生历经多朝更迭、战乱动荡和民不聊生之艰辛,后好不容易新中国成立,不想又遭遇文革屈辱,灰心意冷,绝望自沉----真是让人扼腕叹息。

老舍当学徒时正值1914-1915年,此时,中国也被卷入第一次世界大战,世界不太平,到处死人。裱匠的生意好,不愁没饭吃。老舍当学徒学了三年,学会糊“倒头车”“接三”“一七”“五七”等等,一共六十天的死人排场。所以,只要是有钱人去逝,一套排场下来,裱糊匠总有饭吃。还学了伺候神仙,不过因为破迷信,破四旧,这些道道都不提了。给活人做的事是糊顶棚,以前不是像现在刷墙玻璃窗什么的,而是用纸糊,糊墙糊窗。这些如今看来都是旧事旧风俗了。做学徒,也不像现在去学什么教师傅钱即可,那时的学徒得受得了委屈,晚睡早起是日常,有眼泪肚子里吞是常理,受师傅师娘的夹板气是寻常,三年下来“顶倔强的人也得软了,顶软和的人也得硬了”----被板子打硬的。

这三年的的学徒经历对老舍一生至关重要,年少时为了生存不能不忍受委屈,不能不挨打受气,说得好听点是磨炼心气,说得不好听就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如此。我们看老舍的文章,总觉得他的文字平和乐活,话语之中自带幽默,可没有人说这是他从生活的磨砺中咀嚼出的生命力。地道北京话,独特的京韵,浓郁的生活气息,质朴自然......这些美誉之辞外,都是他本身便是来自人民,来自生活的结晶。胡风评价老舍说,“舍予是经过了生活底甜酸苦辣的,深通人情世故的人,但他底‘真’不但没有被这些所湮没,反而显得更凸出,更难能而且可爱。”

老舍在《我这一辈子》一文中说,“现在想起来,这种规矩与调教实在金子。受到这种排练,天下便没有什么受不了的事啦”,“这种排练教我遇到什么苦处都能硬挺,外带还是挺和气”,“我所受的苦处给我打下了做事任劳任怨的底子,我永远不肯闲着,做起活来永不晓得闹脾气,耍别扭,我能和大兵们一样受苦,而大兵们不能像我这么和气”,“裱糊的手橄没有给我带来官职和财产,可是它让我活得有趣;穷,但是有趣,有点人味儿”。可是,这么和气,这么能受苦,又能硬挺的人,还是败在文革面前,悲剧。从这个侧面来看,十年文革真是丧尽天良,制造的白色恐怖,人性沦丧,一场人间浩劫。

以前读老舍,常常注重分析他的作品、人物、风格、艺术成就等,较少看这个人。但从《我这一辈子》中,我看到少年老舍成长经历对他一生的影响,也正是因为少年多磨难,所以老舍才可以在数不清的大风大雨中坚持平和,坚持日常平凡之中挖掘贫民的生活和命运,写他人,揣摩他人,他对老北京世情的描摩,对民族精神和命运的思考,何尝不是他对自身命运的投影。

深切缅怀,也惟愿逝者安心走好。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这一辈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这一辈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