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一用是书生》 读唐诗有感

明月秋风

《百无一用是书生》 读唐诗有感

2017.08.6

2017读书清单之33 读《唐诗三百首》第33本

中华传统文化经典注音全本第二辑《唐诗三百首》, 可算作2017年度第33本读物。东南大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全书33万字,248页。

今年读书不少,但次序乱,不系统。时有加塞儿之事,年度散文、年度小说以及由此观看的王剑冰的《驿路梅花》、铁凝的系列、清末的谴责小说、王蒙的天机,都是爱屋及乌的结果,问题是结果都不好。铁凝的文章分两段,前一小段的铁凝女士是美好清新的,后一大段的铁凝不好,不过另一个钻裤裆的莫言而已;而王剑冰的梅花、王蒙的天机不过是文学垃圾罢了;魏碧海的军事文学小说,也不过是材料的堆积而已;而清末的谴责小说从文学角度,相当不成熟。

当然看过的好书也不少,如孙郁《鲁迅忧思录》、徐贵祥《历史的天空》、资中筠《美国十讲》,以及其翻译的德波顿《哲学的慰藉》、谭伯牛《战天京》、《正念的奇迹》、《远大前程》、张建平翻译的《绿野仙踪》、任蓉蓉翻译的《夏洛的网》计9册。但相比于32本的总量,好书有...

显示全文

《百无一用是书生》 读唐诗有感

2017.08.6

2017读书清单之33 读《唐诗三百首》第33本

中华传统文化经典注音全本第二辑《唐诗三百首》, 可算作2017年度第33本读物。东南大学出版社2010年出版,全书33万字,248页。

今年读书不少,但次序乱,不系统。时有加塞儿之事,年度散文、年度小说以及由此观看的王剑冰的《驿路梅花》、铁凝的系列、清末的谴责小说、王蒙的天机,都是爱屋及乌的结果,问题是结果都不好。铁凝的文章分两段,前一小段的铁凝女士是美好清新的,后一大段的铁凝不好,不过另一个钻裤裆的莫言而已;而王剑冰的梅花、王蒙的天机不过是文学垃圾罢了;魏碧海的军事文学小说,也不过是材料的堆积而已;而清末的谴责小说从文学角度,相当不成熟。

当然看过的好书也不少,如孙郁《鲁迅忧思录》、徐贵祥《历史的天空》、资中筠《美国十讲》,以及其翻译的德波顿《哲学的慰藉》、谭伯牛《战天京》、《正念的奇迹》、《远大前程》、张建平翻译的《绿野仙踪》、任蓉蓉翻译的《夏洛的网》计9册。但相比于32本的总量,好书有些少。

唐诗三百首、唐诗更宽泛至古诗,读了很多年,读了很多篇,看了很多本书。但说到心得,固然不能说没有,确实真心不多;而且多是走马观花,看过即忘的。

自今年3月份开始,幼儿园要求小朋友学习诗歌,儿子的妈妈要求更上层楼,要求儿子能够背诵,这任务自然落在了我的头上。

于是自此始,每天晚上八点,一老一少开始学习诗歌。到目前为止,边学边玩,边玩边学,居然背诵了47首诗词,以及《弟子规》“入则孝出则悌”两部分,当然大部分的诗歌都是唐诗而且是绝句、律诗为多。

我一直非常怀疑自己的记忆背诵能力,从小学开始,老师要求背诵的课文总是记不住、背不过。可是,在教育儿子背诵的过程中,我终于明白,一遍一遍的重复,也即孔子老头讲的“学而时习之”,就是这样简单,没有记不住的东西,没有背不熟的东西。

在学习唐诗的过程中,也在思考诗歌的妙处以及诗人的自傲而无用。

李白杜甫:无酒不成诗

讲唐诗,绕不开李白杜甫。

先说李白同学:

《下终南山过斛山人宿置酒》“欢言所得憩,美酒聊共挥”。

《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没有人陪,和月亮干上了。

《金陵酒肆留别》,“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

《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不高兴的时候要喝!!

《行路难》“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

《将进酒》“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高兴的时候更要喝!!

《赠孟浩然》“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其实固然是送孟浩然的,更是诗人的自我写照。

更有那著名的《赠汪伦》,虽然没有写酒,其实酒也是主题。起因是,王伦这老头是李白的粉丝,邀请李白去他那里,欣赏十里桃花、品尝万家酒店。李白喝的很HIGH,临别留诗一首,到成就了汪伦的千古大名。

李白的确是个天才的大诗人,没有李白杜甫,唐诗、甚至中国诗歌当逊色不少,如《梦游天姥吟留别》“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焉?” 《行路难》“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写的气势磅礴、大义凛然。但由此认为“李白同学气节高、怀才不遇政治抱负不得施展”,也是不正确的。

李白骨头硬吗?看看《与韩荆州书》,“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对一个韩荆州,那个肉麻劲?骨头硬?非常值得怀疑。再看看李白的婚姻,李白一生数次婚姻,每次都是娶的有钱的小寡妇,用现在的说法,叫什么吃软饭来着?

李白怀才不遇吗?看看安史之乱初,李白帮着永王李林闹腾了不过一个月,几十万人马,瞬间灰飞烟灭。李白也就是个诗人而已。

李白是个好男人嘛?天天喝酒,高兴了喝烂醉,苦闷了喝醉烂。哪个女人受得了?

虽然李白是个好诗人,但骨头未必硬,节气未必高,也未必是居家好男人。

虽然李白骨头未必硬,节气未必高,也未必是居家好男人,但真正是个好诗人。诗仙之名不虚传。

杜甫在《赠李白》中对李白同学有个精到的评价:“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这可能才是现实中的李白,

再说杜甫同学:

《赠卫八处士》“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寄韩谏议注》“星宫之君醉琼浆,羽人稀少不在旁。”

《奉济驿重送严公四韵》“远送从此别, 青山空复情。几时杯重把? 昨夜月同行。”

《客至》“盘餐市远无兼味,樽酒家贫只旧醅。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杯。”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与李白一模一样,高兴了喝!!

《登高》“潦倒新停浊酒杯”

《曲江二首》“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与李白一模一样,不高兴了更喝!!

《饮中八仙歌》“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因为杜甫没有李白那样的娶有钱的寡妇,就一直过着贫穷的小日子,他没有钱喝美酒,只能喝旧醅浊酒,但是仍然喝的很 HIGH,没有钱不要紧,当了衣服也要喝的烂醉如泥。

杜甫是诗圣,得到后人的景仰是非常自然的事情。我就记得有一篇分析“曲江二首”的文章,说杜甫是看到朝政腐败不堪,内心苦闷才借酒浇愁的。其实没有必要这个样子的。这样如何解释“白日放歌须纵酒”呢?

后人也多有替杜甫惋惜的。首先是没有中进士,一生郁郁不得志。杜甫有政治抱负,但问题在于他有政治才能吗?志大才疏的多去了。不止杜甫一个,李白就是一个。

应该说,历史给杜甫的机会相对少一些,但不是没有。比如,安史之乱后,他投奔了主政四川的节度使严武,而大权在握的严武与杜甫是私家世交,也很器重杜甫。可惜杜甫是一个小事不愿干、大事干不了的角色。他,就是个诗人,是个杰出的人,是诗圣。除了诗,他没有什么。

当然。作为男人与父亲,相比于李白,杜甫要好一点点。尽管杜甫也是经常烂醉如泥,毕竟这个家还是靠他微薄的薪资支撑,这微薄的薪资他大部分喝了浊酒,小部分用来养活女人孩子,还是老婆孩子热炕头。而李白呢,娶了有钱的寡妇,就拿着钱浪游,花钱大手大脚,“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这几个寡妇冤死了,带着这么多钱嫁过去,钱尽着男人乱花,却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其实还是寡妇一个。

杜甫在《壮游》中对自己也有个评价:“性豪业嗜酒,嫉恶怀刚肠。脱略小时辈,结交皆老苍。饮酣视八极,俗物皆茫茫”。喝高了,什么都是俗物,能成大事吗?

但无论怎么说,李白杜甫这两个人的诗,那是真好!!

关于《蝉》的诗

唐诗里写蝉的诗,我知道的有名的三首:

一是虞世南的《蝉》:“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

二是骆宾王的《在狱咏蝉》“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李商隐的《蝉》“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三个诗人分别是唐开国、初唐与盛唐间、晚唐。三首诗的意境也不一样,虞世南的诗,高洁明快,一看就是成功人士,流露的是得意之情。骆宾王的诗满是悲怨之情,蹲班房了,能不喊冤吗?而李商隐的诗,让人感觉是清高、怨愤,大有怀才不遇、郁郁不得志的味道。从对蝉的演绎层面,三首诗的文字风格,由初唐的简单明快到晚唐的晦涩难懂,由初唐的意气风发到晚唐的徒呼奈何,也能够看出唐帝国从蒸蒸日上到日薄西山的意境。

说实话,李商隐的这首诗,如果我不看解读的话,我真心看不懂,可是问题在于,解读的人他就一定懂吗?

这里再次遇到另一个怀才不遇、悲愤难自已的诗人李商隐。但千万别太拿诗人(文人)的政治抱负当回事。写诗的才能与干政治的才能,根本不是一回事。李白杜甫就是最好的例子。

写诗也有规律或者套路

1、李白:两岸猿声啼不住,两岸青山相对出。

2、李白: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

杜甫: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王湾: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突然觉得,多读读《声律启蒙》或《笠翁对韵》,绝对有益于作诗,呵呵。

关于名诗的要素:

名诗一定是朗朗上口的、有意境的、言人欲言而不能言的,而且缺一不可的。

譬如李白白居易孟浩然的诗多朗朗上口,而杜甫的诗歌多意境深远,李商隐的诗又多言人欲言而不能言的,典型的如:心有灵犀一点通、一寸相思一寸灰、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近来读王湾的《次北固山下》,仔细琢磨之下,觉得也挺有意境,但背诵起来居然吃力,何也?在朗朗上口这方面,似乎有缺憾,这也导致了诗的普及性不够。

现抄录王湾的《次北固山下》如下:“客路青山下,行舟绿水前。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你可以背背试试看。

何必巾襟计较?

初唐诗人王勃在《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中写到:“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读了这许多年诗歌,从来没有想到“儿女共沾巾”的“巾”居然是个错字?

近来读《中国诗词大会》,讲到王勃的这首诗,其中就提到“巾”字不对,应为“襟”。仔细想想,王立群、康震、立波这群专家们是对的。

可是我有查阅百度、360,查阅我的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华书局、齐鲁书社、人民出版社等多家出版社的版本,包括小学生古诗必读,都是“巾”。都错了!!!既然都错了,何不将错就错?又何必巾襟计较??

须知语言是发展的,约定俗成也就是了,譬如:“偃旗息鼓”,原来是个褒义词,现在应该带有贬义成分了吧?“三思而后行”,论语中孔子是不赞同的,现在呢,标准的褒义词。“说项”呢,唐代诗人杨敬之《赠项斯》:“几度见诗诗总好,及观标格过于诗。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那是怎样的褒扬啊?如今说项成了典型的贬义词了。类似的很多很多,那么我们说,这都错了,要改过来吗?当然没有必要,也不可能。

既然如此,专家们又何必巾襟计较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中华传统文化经典注音全本(第2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