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代人的故乡

量子

在读沈书枝的这本书时,不时勾起我的童年回忆。偶尔陷入了沉思,竟然想起了我早已埋在记忆深处的童年。

我和沈书枝、妹妹是同一代人。我们这一代人生在一个转折点上。

我们经历过每晚上停电,点着煤油灯写作业。经历过白天停水,提前在水缸里储存一周的用水量。经历过小学5块钱学费,初中拿瓶瓶罐罐装饭菜去学校。经历过站在书店蹭书来读。还有,小学老师带我们排队去村庄里喊口号,家族亲戚们在田地里共同劳作,早晨天没亮就背起书包去学校。还有,多年之后回到农村,当年我还觉得特别广阔的小学,如今看起来很小,而且早已荒废。还有很多,不一一说起。

80/90年代很特殊。2000年之后的孩子们再也没经历过停电。他们生来就有互联网。他们从未担忧过吃饭吃肉。他们再过20年,也不会经历这种文化、经济、生活水平上的巨大变更。

我认为故乡不仅是一个地理概念,还有文化、生活上的回溯感。我们这代人很“可怜”,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回溯童年的很多元素。这些元素是旧时代被抛弃的“落后”,如今杳无痕迹。

近两年我回童年的农村,每年2至3次。我和儿时的拜把兄弟们见面吃饭,已有很明显的隔阂,除了喝酒之外,已经无法深入到对方的内心。...

显示全文

在读沈书枝的这本书时,不时勾起我的童年回忆。偶尔陷入了沉思,竟然想起了我早已埋在记忆深处的童年。

我和沈书枝、妹妹是同一代人。我们这一代人生在一个转折点上。

我们经历过每晚上停电,点着煤油灯写作业。经历过白天停水,提前在水缸里储存一周的用水量。经历过小学5块钱学费,初中拿瓶瓶罐罐装饭菜去学校。经历过站在书店蹭书来读。还有,小学老师带我们排队去村庄里喊口号,家族亲戚们在田地里共同劳作,早晨天没亮就背起书包去学校。还有,多年之后回到农村,当年我还觉得特别广阔的小学,如今看起来很小,而且早已荒废。还有很多,不一一说起。

80/90年代很特殊。2000年之后的孩子们再也没经历过停电。他们生来就有互联网。他们从未担忧过吃饭吃肉。他们再过20年,也不会经历这种文化、经济、生活水平上的巨大变更。

我认为故乡不仅是一个地理概念,还有文化、生活上的回溯感。我们这代人很“可怜”,因为我们已经失去了回溯童年的很多元素。这些元素是旧时代被抛弃的“落后”,如今杳无痕迹。

近两年我回童年的农村,每年2至3次。我和儿时的拜把兄弟们见面吃饭,已有很明显的隔阂,除了喝酒之外,已经无法深入到对方的内心。他们是被时代抛弃在了农村,而我有幸进入了大城市。

我还去过一些北方的农村,去找偏僻的地方做一些星空摄影。我发现很多农村已经基本衰落,人去村空,田地荒芜,20年前偌大的上百户人家的村庄,如今只剩个位数的留守户。他们更“可怜”,地理上的故乡都没有了。

去台湾,专门拜访了一些眷村。他们那代人,还活着的话,也是花甲耄耋之年。童年无处可寻,原址上建起了台北101。

所以,很多年后,上世纪80/90年代的痕迹所剩无几时,我们这代人再去哪里寻找童年?也许我太敏感了,人啊,还是往前看,拥抱新时代吧。而过去就是过去,现实意义上,和做梦、虚幻一样,不必太回忆其中。

这本书很好,推荐有过农村童年的70/80/90后们读一读。

1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的更多书评

推荐燕子最后飞去了哪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