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歌 长恨歌 8.2分

格子里的人

好一朵王朵朵

这本书可真是操蛋。

看着费劲不说,糜烂的气息力透纸背,全书没一个讨人喜欢的人物,个个牙尖嘴利,鄙俗不堪。王琦瑶一生莽足了劲儿往世俗外面钻,却是越来越陷到世俗里面,颜面一点一点扫了地,最后一点儿体面都不剩的死了。她是书里头旧时代的人里活得最长的一个,李主任,蒋莉莉,程先生都死在她前头,可她其实是最短命的一个,早早就夭折在了电影棚里头。

王安忆写的上海,大概是得了病的。外头看着鲜亮,芯子里却是烂的。全城的人都住在一个个水泥格子里头,唯一的本能就是算,在格子里头算着自己的命,算到头总是个死,悲哀是真真切切,却绝没不服的胆子,只会垂头丧气的蹉跎日子。人和人之间,那绝对是没有一点儿相干的,格与格之间没有一扇门窗,密密麻麻的墙倒是一堵一堵的垒起来了。拿自尊垒一堵,再拿聪明垒一堵。两个同病相怜的人隔墙对望,难得的缘分啊,不过还是要先算过。于是又开始算,咱俩之间,算到头也是个死,呜呜地一同哭一会儿,今生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什么共同的抵抗,什么携手的担当,哪个也不敢说出口,甚至想也不敢想。为什么呢?

我实在是不明白,不过联系另一本书,我想明白了另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

显示全文

这本书可真是操蛋。

看着费劲不说,糜烂的气息力透纸背,全书没一个讨人喜欢的人物,个个牙尖嘴利,鄙俗不堪。王琦瑶一生莽足了劲儿往世俗外面钻,却是越来越陷到世俗里面,颜面一点一点扫了地,最后一点儿体面都不剩的死了。她是书里头旧时代的人里活得最长的一个,李主任,蒋莉莉,程先生都死在她前头,可她其实是最短命的一个,早早就夭折在了电影棚里头。

王安忆写的上海,大概是得了病的。外头看着鲜亮,芯子里却是烂的。全城的人都住在一个个水泥格子里头,唯一的本能就是算,在格子里头算着自己的命,算到头总是个死,悲哀是真真切切,却绝没不服的胆子,只会垂头丧气的蹉跎日子。人和人之间,那绝对是没有一点儿相干的,格与格之间没有一扇门窗,密密麻麻的墙倒是一堵一堵的垒起来了。拿自尊垒一堵,再拿聪明垒一堵。两个同病相怜的人隔墙对望,难得的缘分啊,不过还是要先算过。于是又开始算,咱俩之间,算到头也是个死,呜呜地一同哭一会儿,今生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什么共同的抵抗,什么携手的担当,哪个也不敢说出口,甚至想也不敢想。为什么呢?

我实在是不明白,不过联系另一本书,我想明白了另一件事情,那就是在这个世界上,只身一人应该是很难好好活着的。太平盛世倒还好,不过过得苦一些罢了,一有什么天灾人祸,那基本上就要完蛋了。一样都是闹文革,程先生自杀死了,许玉兰吃着许三观藏在白米饭底下的红烧肉过来了;一样都是害了大病,蒋莉莉病死了,许一乐被许三观卖血救了回来。《长恨歌》里头的人为什么一个比一个惨,我估摸着是他们活得太独了。叫另一个人进到你的格子里,真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许玉兰把许三观给绿了,一乐又不是他的种,可许三观把自己的血给他们用,让他们进了格子。后来饥荒啊,病痛啊,全都挨了过来,一家五个,一个都没少。他们虽然土气了点儿,但是活着,可以算是赢了命的。王琦瑶啊,蒋莉莉啊,程先生啊,毛毛娘舅,甚至老克腊他们,要么就是肉死了,要么就是灵死了。

唉,这真是挺怪的,聪明的全死了,糊涂的到好好活着。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恨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恨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