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9.0分

生活本来的姿态

Phi Phenomenon

无论是法国大文豪萨特与马尔罗或加缪,在许多书中皆提出了虚无主义的哲学,作为使加缪名声大震的一部短篇小说,《局外人》全篇贯穿着虚无主义的思想。

默尔索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向读者揭开了神秘的虚无主义的一角。在小说的前半部分,不难发现主人公的特殊之处———按社会所界定的道德伦理来看,他显得冷漠无情,没有一丝渴求———即便有,也转瞬即逝,被理性所控。

没有什么能主宰他———当然,有时除了生理需要。

对此,社会简直要怕了他———怎么会有这等人存在?!这样的冷酷心肠,不是反社会分子是什么?

人,真的不能做到如默尔索一般吗?

我以这种方式过,我也可能以另一种方式生活。我干过这,没有干过那,我做过这样的事,而没有做过那样的事。而以后呢?似乎我过去一直等待的就是这一分钟,就是我也许会被判无罪的黎明。

没有什么是重要的。

生存,死亡,这些于默尔索而言都是定律一般,没有人可以逃脱。既然一切都无法改变,那又有什么重要?没有什么是不能预见的,因为不论如何变化,结局都已注定。

黎明,默尔索知道,是通向生路的希望。活着比起...

显示全文

无论是法国大文豪萨特与马尔罗或加缪,在许多书中皆提出了虚无主义的哲学,作为使加缪名声大震的一部短篇小说,《局外人》全篇贯穿着虚无主义的思想。

默尔索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向读者揭开了神秘的虚无主义的一角。在小说的前半部分,不难发现主人公的特殊之处———按社会所界定的道德伦理来看,他显得冷漠无情,没有一丝渴求———即便有,也转瞬即逝,被理性所控。

没有什么能主宰他———当然,有时除了生理需要。

对此,社会简直要怕了他———怎么会有这等人存在?!这样的冷酷心肠,不是反社会分子是什么?

人,真的不能做到如默尔索一般吗?

我以这种方式过,我也可能以另一种方式生活。我干过这,没有干过那,我做过这样的事,而没有做过那样的事。而以后呢?似乎我过去一直等待的就是这一分钟,就是我也许会被判无罪的黎明。

没有什么是重要的。

生存,死亡,这些于默尔索而言都是定律一般,没有人可以逃脱。既然一切都无法改变,那又有什么重要?没有什么是不能预见的,因为不论如何变化,结局都已注定。

黎明,默尔索知道,是通向生路的希望。活着比起死去,在这一刻,他一些渴望活下去,毕竟能自由自在的浮游在大海中的感觉是很美妙的。

但也不是非如此不可。

每天都是一如既往的生活,不管在哪里,过着怎样的日子,正因为一切都早已安定,或许死亡将在不久的某一个日子来临,我们不必欢喜,也不必悲凉。

一切的七情六欲皆可压制,皆可忘却。

每一个都有自己的脚步,自己的生活,死亡是所有人最终的终点站,所以他人的事,他人的活法于我又有何干?

我们没有评论任何人的资格,也许评论本就不该存在。

默尔索过着事不关己的生活,然而,他对自己也漠然到一种境界。他可以在星期天无所事事一整天,随便买几个面包果腹———饿了就吃,渴了便喝,想干什么边干,不值得去做的便不做———除了解决生理的需求,一切欲望在他眼里都是没有必要的。

社会容不下他,因为他丝毫没有社会性需求,也不在乎所谓的道德。

他是一个社会的局外人。

不论社会如何改变,虚无主义者总是超越世俗,漠视一切,对他们来说,一切都没有意义。

法律制裁的了罪犯,制裁的了革命者,却永远无法制裁视生死于常态的虚无主义者。他们只能是社会的局外人,无法容入体制,无法与常态人一样,他们不需要被社会拯救,因为他们有着自己心中的社会。

在如此一个信仰缺失的年代,人们总是习惯于将自身投入社会,听着道德伦理的安排,糊里糊涂的全盘接受。

………而我,我好像是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但我对自己很有把握,对我所有的一切都有把握,比他有把握的多,对我的生命,对我即将到来的死亡,都有把握。是的,我只有这份把握,但至少我掌握了这个真理,正如这个真理抓住了我一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