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山去 看那片海

莫言不败
最近在网络上关注到两本书,一本是《寿美子哲,越过山去》,一本是《平如美棠》。都是真人真事,写的都是关于爱和陪伴的。

书中的老者只有平如老爷爷尚健在,已经九十六岁高龄,依然思念着已故去多年的美棠奶奶,他把他们年轻时候的点点滴滴画了下来,说画下来,就好像美棠还在,我想所有人听到这样的言语都会为之动容。

而《寿美子哲,越过山去》,是今年全球首版,描写的是一个在日本都没有出版过的故事。作者大出哲老先生是日本知名的学者,是研究尼古拉斯-库萨方面的权威,是宗教,神学方面的知名大咖级人物。老先生的妻子寿美子在婚后第五年不幸患上风湿,很严重,最后完全生活不能自理并且伴随着周身的疼痛难忍,多年来全靠老先生悉心照顾,妻子唤老先生为“爸爸”,老先生则唤妻子为“小稚”。

如果家里有一个病人,对于全家来说都是非常辛劳的,中国人说的“久病床前无孝子”,更多的是表达那种无助和疲惫。

而这位日本的老先生,悉心呵护病妻,记录每天的病情,用药情况,甚至亲自清理妻子的排泄物和呕吐物。

越过山去,是他们之间的鼓励的话,因为病痛,就好像战斗一样,他总是鼓励妻子越过山去,就是忍耐一下,就会好的,就...
显示全文
最近在网络上关注到两本书,一本是《寿美子哲,越过山去》,一本是《平如美棠》。都是真人真事,写的都是关于爱和陪伴的。

书中的老者只有平如老爷爷尚健在,已经九十六岁高龄,依然思念着已故去多年的美棠奶奶,他把他们年轻时候的点点滴滴画了下来,说画下来,就好像美棠还在,我想所有人听到这样的言语都会为之动容。

而《寿美子哲,越过山去》,是今年全球首版,描写的是一个在日本都没有出版过的故事。作者大出哲老先生是日本知名的学者,是研究尼古拉斯-库萨方面的权威,是宗教,神学方面的知名大咖级人物。老先生的妻子寿美子在婚后第五年不幸患上风湿,很严重,最后完全生活不能自理并且伴随着周身的疼痛难忍,多年来全靠老先生悉心照顾,妻子唤老先生为“爸爸”,老先生则唤妻子为“小稚”。

如果家里有一个病人,对于全家来说都是非常辛劳的,中国人说的“久病床前无孝子”,更多的是表达那种无助和疲惫。

而这位日本的老先生,悉心呵护病妻,记录每天的病情,用药情况,甚至亲自清理妻子的排泄物和呕吐物。

越过山去,是他们之间的鼓励的话,因为病痛,就好像战斗一样,他总是鼓励妻子越过山去,就是忍耐一下,就会好的,就会舒服一些,而他,始终是不离不弃的。这本书大多数是记载着妻子生命里最后33天的一些情境,在老先生笔下,看不到无奈,看不到疲惫,看不到痛苦折磨,他永远把妻子画成一个小女孩的样子,并曾经说过“我这一生,真是好幸福好幸福啊!”

对于我们这些后来人,读到这样的绘本,总有感动,唏嘘。是不是只有老辈才有这样的爱情了?或许已经不是爱情那么简单。

我的理解,这种能在病榻前不离不弃的感情,都是有能为力的,因为爱与不舍,两位老爷爷都是不遗余力的,用尽全力的呵护着老奶奶,小稚会用一些微小的动作比如撅一下嘴唇来回应和感谢大出哲老先生,而美棠奶奶到了病的后期,已经失智,经常说一些莫名的话,可是平如爷爷还是言听计从的去做,哪怕是在87岁高龄还骑很远的自行车去买糕点,就是因为美棠奶奶说要吃,可是买回来,她又不要吃了。

爱只要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就要相信。透过这份爱,看到的是巨大的善与美。他们都是普通人,在家庭里,婚姻里,点点滴滴的琐碎怕是更多,在现在人看来,会厌倦,会烦躁,可是老辈的人觉得能一生相守是多么幸福。

越过山去,越过山去,越过山去就好了,就能看到那片海了,特别美丽。

我不禁想起我的外公和外婆,他们和平如美棠是一个时代的人,经历的人生也是国家从混乱,征战,到建国,建设的年代,他们见证的是一个国家的诞生,他们相濡以沫68年,没有生离,只有死别。其实外婆最后的日子自己非常难受,只能靠一个肺呼吸,可是每天还都要坐起身来,和外公聊聊天。外公外婆生了七个儿女,可是他们始终最关注和在意的,还是彼此,在外公眼里外婆永远是二十多岁时候的身材和样貌,我有理由相信他们看到的彼此以及整个世界,和我们看到的都是不一样的。外公留下很多照片,特别爱拍照,有不少晚年和外婆手拉手的照片,年轻的时候牵手其实真没什么,老了以后手拉手才更美。

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那个很多人吃不上饭的年代,外公外婆也只能吃一种叫“飞机包菜”的菜,因为天灾人祸,包菜都包不起来,所以得了个这种名字,可是后来听外公说过好几次,说“那个飞机包菜做的汤挺鲜的!很鲜!”

每个盛夏,全家二十几口人一起吃西瓜的时候,外公都会吃几片,但是几乎剩下三分之一的红瓤就不吃了,因为觉得已经不甜了。外婆就会用勺子刮到自己碗里,请老阿姨奶奶榨成西瓜汁,并且和我们这些孙子辈说浪费是不对的,叫我们别学外公。我们自然是都把红瓤吃光,外公则是永远只吃甜的部分。好像我们也问过他,为什么要浪费,就不吃完呢?可是记忆力没有外公的回答,他很快会岔开话题说别的事情了。

现在回忆起来,外公是极其讲究生活品质的,物资匮乏的时候他也能过的很开心,别人家吃飞机包菜可能吃的凄风苦雨,可是外公的眼光和感受就是那么化腐朽为神奇。

外婆走了之后,外公每天要放外婆喜欢听的歌,整理外婆的日记,撰写一些回忆文章,心情其实和平如爷爷是一样的,只是外公的文字没有出版而已。如果外公愿意接受现代医学的插管,鼻饲之类的,肯定还能多活很多年,可是他坚决不同意,坚决不去医院。其实我完全可以理解,一个吃西瓜都只吃甜的部分的老人,怎么可能去弄鼻饲之类的东西?所以他在外婆走后的八个月,也越过山去,离开了我们。

老辈总是要先走的,他们已经越过了那座山,见到了那片海,那里是天堂吧!应该是的,我们呢,只能告别与怀念。

老辈们的爱情,是基于怎样的基础呀?可以那么地久天长,深沉又温暖,哪怕战火纷飞,哪怕百病折磨。现在的人们,还有什么爱情吗?无法理解也无法回答。肯定还是有的吧,希望还是有能为力的。

“爱是什么,其实我们大多数人是不懂得的。爱也无从教育,无从费周章去习得。如果自己的骨里生不出这样的东西,听是听见,却不明白,看是看见,却不晓得。”(摘自《越过山去,寿美子哲》译者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寿美子哲,越过山去的更多书评

推荐寿美子哲,越过山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