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渡北归 南渡北归 8.5分

明月虽择沟渠而照,亦是将心安照明月

[已注销]
2017-08-06 12:19:53
八二李敖,终有生命绝响。生死在天,只是在他,文字终究不死,直到生命最后一秒。近来这个生于上个世纪30年代的文字斗士生生死死受到关注,但他并不是“南渡、北归、离别”三部曲中的任何一部中的主角,说来只是在“离别”曲中,他与去往台湾的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有些交集。也即前者一心想进中研院,在被后者拒绝之后,因爱转恨,愤而以字为匕,做起攻击。此时,傅斯年仍旧主政史语所。而这位站在台大椰林大道尽头的老校长,执掌台湾大学寥寥一些日子,却成为台大的精神所在。因爱智,及乌于对智慧追逐的学子。特殊的时代,大军压校,以苍老之身,伫立于校门,“你们要是敢伤害我一个学生,我就跟你们拼命”,傅老之言,大意如此。生命凋零之日,亦有风华之时,那时,还在对岸的大陆。
要从“南渡”讲起。向来北平就是文化中心,今日如此,昔日还是那样。对一个国家终极的摧残,应该是文化的连根拔起,因之,北平成了鱼肉。为自保,只得南下,走到湖南成立了长沙临时大学,继续走到云南成立了西南联合大学,不过十载,大师辈出,人才、奇才、怪才,不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也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八年抗战,终有结束之日,举国欢腾,知识分子亦是如此,他们也琢磨着该

...
显示全文
八二李敖,终有生命绝响。生死在天,只是在他,文字终究不死,直到生命最后一秒。近来这个生于上个世纪30年代的文字斗士生生死死受到关注,但他并不是“南渡、北归、离别”三部曲中的任何一部中的主角,说来只是在“离别”曲中,他与去往台湾的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有些交集。也即前者一心想进中研院,在被后者拒绝之后,因爱转恨,愤而以字为匕,做起攻击。此时,傅斯年仍旧主政史语所。而这位站在台大椰林大道尽头的老校长,执掌台湾大学寥寥一些日子,却成为台大的精神所在。因爱智,及乌于对智慧追逐的学子。特殊的时代,大军压校,以苍老之身,伫立于校门,“你们要是敢伤害我一个学生,我就跟你们拼命”,傅老之言,大意如此。生命凋零之日,亦有风华之时,那时,还在对岸的大陆。
要从“南渡”讲起。向来北平就是文化中心,今日如此,昔日还是那样。对一个国家终极的摧残,应该是文化的连根拔起,因之,北平成了鱼肉。为自保,只得南下,走到湖南成立了长沙临时大学,继续走到云南成立了西南联合大学,不过十载,大师辈出,人才、奇才、怪才,不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也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八年抗战,终有结束之日,举国欢腾,知识分子亦是如此,他们也琢磨着该是“北归”了。
只是,我们都知道,好景不长,内战爆发。从划江而治,到退守台湾,文人墨客,那个时代,尤其是那些举世皆知的知识分子,多多少少与大小政权相关,政权之间的回合,他们的去留成了问题。离别虽终有时,但却不知,是这极度欢腾之时。各种因素的考量,亲人别、师生别、朋友别、同事别……人间惨剧?人间悲剧?
南渡、北归、离别,人生也就几十载,折腾着、折腾着,人老,发白。离别之后,台湾的戒严,大陆的文革,人生的不如意,多是在悲伤之间做选择,选出那个不那么悲伤的。看着别人死,自己走向死亡,才会有“人间热泪已多无”。胡适、蒋梦麟、梁思成、林徽因、吴宓、傅斯年、董作宾……终究一死,成了绝响,也引人深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渡北归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渡北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