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当讲故事训练的材料。。。

木炭18
去过越南,逛过非洲,得过梅毒,当过间谍。一个每天都在放飞自己的莽汉,彪悍二字完全配不上格林的人生。见过山川和大海与远方,应付过乞丐政客和恐怖分子。丰富的经历,对人的犀利观察造就了格林说的一手好故事(吹的一手好逼)在我有限的阅读生涯中,无论文学评论家亦或是作者同行,都对格林推崇备至,这在文人相轻的世界实属异常,起码说明两个问题:第一,格林的文学造诣的确达到一个很高的水准。第二、格林做人很不错,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学本来就是个评判标准模糊的事物,只要想黑总能找到理由,只能说他在圈内真的吃的开...也难怪,能周旋于政客和恐怖分子之间,情商如果不高的发指,分分钟就给毙了,如何能活到84岁的高龄呢?人艰不拆,也是给逼的。

        格林写的绝非欧亨利式的短篇,那种耍滑头式的反转,在机关被道破之后就毫无趣味可言,更无吝说它自有一套定式可套用,让那些本来没什么才华更没什么话可说的作者也能像模像样的写一两篇东西出来。也不是科塔萨尔式的先锋作品,写作全凭一时灵感火花的迸发,非亲自卒读不可意会那种奇趣,无可复制,也无法被转述。读格林的短篇,你会有一种马上把它讲给别...
显示全文
去过越南,逛过非洲,得过梅毒,当过间谍。一个每天都在放飞自己的莽汉,彪悍二字完全配不上格林的人生。见过山川和大海与远方,应付过乞丐政客和恐怖分子。丰富的经历,对人的犀利观察造就了格林说的一手好故事(吹的一手好逼)在我有限的阅读生涯中,无论文学评论家亦或是作者同行,都对格林推崇备至,这在文人相轻的世界实属异常,起码说明两个问题:第一,格林的文学造诣的确达到一个很高的水准。第二、格林做人很不错,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学本来就是个评判标准模糊的事物,只要想黑总能找到理由,只能说他在圈内真的吃的开...也难怪,能周旋于政客和恐怖分子之间,情商如果不高的发指,分分钟就给毙了,如何能活到84岁的高龄呢?人艰不拆,也是给逼的。

        格林写的绝非欧亨利式的短篇,那种耍滑头式的反转,在机关被道破之后就毫无趣味可言,更无吝说它自有一套定式可套用,让那些本来没什么才华更没什么话可说的作者也能像模像样的写一两篇东西出来。也不是科塔萨尔式的先锋作品,写作全凭一时灵感火花的迸发,非亲自卒读不可意会那种奇趣,无可复制,也无法被转述。读格林的短篇,你会有一种马上把它讲给别人听的冲动,它恰恰继承了“故事”本身最原始的特性,被讲述。就像酒桌上的段子和朋友间的逸闻趣事,有一种淳朴、天然的质感。

        


        以下尝试用口语转述我喜欢的两个故事,先录音,然后很忠实的转成文字:

        《毁灭者》。就是有一群半大不小的熊孩子嘛,组成了一个“帮派”,然后这个帮派就喜欢做一些恶作剧,就像是比如说两人一组去搭公交车,然后不买票,比谁能连续逃票次数最多不被抓到,然后他们活动的区域,有一个和气的先生,他们就莫名的很讨厌他,觉得他很猥琐又小气,然后他住在一栋很豪华的房子里,那个豪宅呢,在当地应该属于文化遗产一样的存在吧。然后他们就计划把它给拆了,真的是把他家给拆了哦。终于等到有一天,那个人去出差了,他们就去他家里,把他所有窗户打碎,家具用斧子砍掉,把他抽屉里的东西丢到地上,一个一个的踩碎,把电线从墙皮里抽出来,甚至这样他们还觉得不够,说只是这种程度花点钱就能修复了嘛。所以他们决定要做就做绝一点,要完全把这个房子给夷平才算彻底。但是那个先生已经回来了,他们就想办法把他骗到房子旁边的小柴房里,关起来,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到旁边房子里传来轰隆隆隆隆的声音,他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他家门口有个坪嘛,有个司机总是在傍晚的时候把卡车停在那里,然后第二天开走,那天早上,当他启动车子的时候,发现怎么车子好像动不了,然后他就踩了一脚油门,听到背后传来了轰隆一声,房子塌掉了,与原来熊孩子们把一根绳子系在了房子的承重柱子上面。关在隔壁柴房里的先生从破碎的墙壁里看出来,很茫然的看到自己的房子变成了一片瓦砾,他嚎啕大哭,但是那个司机却哈哈大笑。额,这一段我觉得还是把原文摘出来比较好。

        “你竟敢笑!它是我的房子,是我的房子啊!”“对不起”司机鼓起非常大的勇气说道,不过他想起货车那突然一下的阻滞,砖石的纷纷下落,就又忍不住前仰后合了。片刻之前,那房子像个戴高顶黑色大礼帽的男人庄严的矗立在被轰炸的废墟之中,然后,砰,哗啦啦,什么都不剩了——一件不留。“对不起”他说“我忍不住,先生。这不是针对你个人的,不过你得承认,这很滑稽。”

        小说半途提到过那个先生看到孩子们在街上玩,会掏出巧克力一一分发给孩子们,因为小朋友的数量真的很多,有时候零食不够分,他就会很抱歉的说:哎呀不好意思,这个没有了,我这里还有点饼干可以吗?可见他不是坏人。所以这不是一个恶有恶报的罗宾汉故事。所以说这个故事是暗喻这个世界存在一种无缘无故的恶吗?但是故事结尾司机的大笑又让人觉得难以作此解释,我个人是理解成一种幽默,格林只是讲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也许在对于B先生个人而言是个悲剧,但对于听到它的人来说,就是个趣闻了,你们不要深究背后的东西,好玩就行了。

        《纯真》。讲一个男的在夜场勾搭上一个女的,然后开车兜风,居然不知不觉开到那个男的的故乡,他看到那些街道和建筑居然和自己小时候一样,都没有变,自然就触景生情,想起自己以前在这里的日子,很单纯,很充实,突然他就觉得旁边的那个女的画风和现在这个情况格格不入,觉得她好像玷污了这个地方,然后他就找了个借口把她甩掉,自己去街上逛,逛着逛着,就想起他的初恋。其实20世纪初的美国是很保守的嘛,像我们这里一样小男孩女孩之间是不怎么说话也不一起玩的,然后他和那个女孩虽然互相喜欢,但是也就是每个星期的合唱团会有点交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但是那个男的一直念念不忘,他就想起来以前学校里有个秘密的地方,放着他给那个女的写的情书,他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找,果真找到了当年写的东西,打开一看,震惊了,居然画着一个裸体的女孩和一个裸体的男孩。和他记忆里的“纯真”完全不一样。

        一般的小说家也就到此为止了。无非解构所谓怀旧是一种情愫,记忆会被美化,过去并非白璧无瑕,人把对当下的不满寄托到对过去的无限怀念之中。。。但如果只是这样就不是格林了。结尾突然杀出这样一段:他说:“我开始明白那幅画的纯真。当时的我认为这幅画情深意美,只是当我觉得这幅画不堪入目时,三十年的光阴已然逝去了。”世界没有纯真过,是我不再纯真了,事物的价值不完全取决于它本身,更取决你怎么看待它。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二十一个故事的更多书评

推荐二十一个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