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再读一遍

小说大量引用莎士比亚的句子和当时流行的科学理论和思想,导致我不敢确定自己确实彻底理解了这本科幻小说,对的,它确实是科幻的,只是文学的意味很浓,混淆了科幻的本质。读完后我脑袋很混乱,作者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我想我还是明白的,只是感觉很多细节的东西可能很重要而我没有发现,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小说前面对“美妙的新世界”的描写固然让现代普通人觉得可怕甚至恶心,但“保留地”中“野蛮人”的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其实“文明人”和“野蛮人”都不过是动物,只不过一面是圈养的动物,被规划,一面是野生的动物,保留着古老的文化和传统,无所谓哪个更好,只是在“混沌或疯狂”(序言原句)做选择罢了。而“清醒”又“特立独行”的人,小说里并没有交代,序言中写作者想要描写这样一个由清醒的人组成的社会(具体经济政治我就不说了,因为不敢苟同),但他保留了原本的小说框架,我想这个决定是明智的。小说重点还是在最后几章,有关艺术、科学、孤独、上帝的讨论非常精彩,直击心灵,就好像序言中说的,真正的革命是心灵上的(但序言中的心灵革命另指让人类热爱奴役的革命)。幸福在本书中拿出来讨论的部分回答了多年来为什么我对自己和别人格格不入的困惑...
显示全文
小说大量引用莎士比亚的句子和当时流行的科学理论和思想,导致我不敢确定自己确实彻底理解了这本科幻小说,对的,它确实是科幻的,只是文学的意味很浓,混淆了科幻的本质。读完后我脑袋很混乱,作者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我想我还是明白的,只是感觉很多细节的东西可能很重要而我没有发现,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小说前面对“美妙的新世界”的描写固然让现代普通人觉得可怕甚至恶心,但“保留地”中“野蛮人”的生活也好不到哪里去,其实“文明人”和“野蛮人”都不过是动物,只不过一面是圈养的动物,被规划,一面是野生的动物,保留着古老的文化和传统,无所谓哪个更好,只是在“混沌或疯狂”(序言原句)做选择罢了。而“清醒”又“特立独行”的人,小说里并没有交代,序言中写作者想要描写这样一个由清醒的人组成的社会(具体经济政治我就不说了,因为不敢苟同),但他保留了原本的小说框架,我想这个决定是明智的。小说重点还是在最后几章,有关艺术、科学、孤独、上帝的讨论非常精彩,直击心灵,就好像序言中说的,真正的革命是心灵上的(但序言中的心灵革命另指让人类热爱奴役的革命)。幸福在本书中拿出来讨论的部分回答了多年来为什么我对自己和别人格格不入的困惑,总统说:【...要把强调真与美转轨为强调舒适和幸福。】确实,选择不同,但是,我从不为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或遗憾,我既不想做个“美妙的新世界”的一员(无论是阿尔法加或是伊普西隆),也不想做个野蛮人,我想做个清醒的人。比起小说本身,我对序言倒是更有兴趣,回头又读了一遍,我才发现其实里面有很多讽刺。所谓的乌托邦在作者眼里更像是集权主义对人类的控制,但是你甘于被控制,自觉是乌托邦而已,但谁来告诉你这种乌托邦是对人性的践踏和对自由的亵渎呢?作者对于“清醒”抱有更大的希望,可这样的社会,谁能保证呢?他自己也在小说里写,全部是阿尔法加的社会里,人们最后分裂并要求被奴役,我想起在上一本书【常识】中能读到的,【旧约·撒母耳记】记载,犹太人要求立王统治自己。人类作为一个群体,似乎从来没有清醒过,清醒只是少数人的“幸运”或不幸,从不是“特权”,我们从没有过任何力量,有时我们通过文字想要产生一些影响力,但种子好像从未成长成大树,人们喜欢激情,舒适和“幸福”,不喜欢清醒,当你需要力量时,最好的办法是煽动,而非冷静。
      文章里“唆麻”对人精神产生的作用描写非常细致,我对这个倒是不感兴趣,但已经买了他的【知觉之门】,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发现它的意义吧。
      这本书不是读一遍就可以束之高阁的,我确定里面有更多的宝藏供我去挖掘,更何况莎士比亚的戏剧,只言片语怎么能说我已明白他在说什么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妙的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妙的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