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创造的人物有灵魂吗?

花暖房

你可以把这些元素——吸引、冲突、反差、转变,运用于爱情、友谊、合作乃至任何类型的人物关系的创造中。

如果你问我,读过的故事里最难忘的人物是谁?

脑海中第一个闪现的人竟是李斯。

秦国宰相李斯被判腰斩,他和二儿子奔赴刑场时,他说:“儿啊!我多想回到上蔡老家,出东门,牵着小黄狗去逮野兔呀!”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不如逍遥的自由,这是李斯临行前的体悟。

你写的人物有灵魂吗?对小说家来说,这是一个艰涩问题。“创造难忘的人物”,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让我们换位思考,作为读者——你能读出人物的灵魂吗?

有没有一个指南针能同时为既可以为如何写活人物而发愁的作家指路,也能为“囫囵吞枣”的读者支招——如何读懂那些小说家呕心沥血编织的人物。琳达·西格所著的《创造难忘的人物》这本书就能达到这个效果。

我们来看看,到底如何才能创造出令人过目不忘的人物?

显示全文

你可以把这些元素——吸引、冲突、反差、转变,运用于爱情、友谊、合作乃至任何类型的人物关系的创造中。

如果你问我,读过的故事里最难忘的人物是谁?

脑海中第一个闪现的人竟是李斯。

秦国宰相李斯被判腰斩,他和二儿子奔赴刑场时,他说:“儿啊!我多想回到上蔡老家,出东门,牵着小黄狗去逮野兔呀!”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不如逍遥的自由,这是李斯临行前的体悟。

你写的人物有灵魂吗?对小说家来说,这是一个艰涩问题。“创造难忘的人物”,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

让我们换位思考,作为读者——你能读出人物的灵魂吗?

有没有一个指南针能同时为既可以为如何写活人物而发愁的作家指路,也能为“囫囵吞枣”的读者支招——如何读懂那些小说家呕心沥血编织的人物。琳达·西格所著的《创造难忘的人物》这本书就能达到这个效果。

我们来看看,到底如何才能创造出令人过目不忘的人物?

沉思的贺涵

1.一切从观察开始

“当研究人物时,我首先从仔细观察他们的面孔开始。面孔就是灵魂的地图。我还会仔细地听他的语调、口音和笑声。”《证人》的编剧威廉·凯利是这样寻找原型人物的。

《畅销作家写作全技巧》的大泽在昌说:“怎样才能塑造出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充满魅力的角色呢?关键只有一点,就是‘观察’。观察别人,仅此而已。”

他提到一个观察别人的要诀:

去看对方的视觉尽头。通过观察视线,能够了解对方的兴趣所在。比如,看见一个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妙龄女郎的大腿,就能知道“这家伙是个色狼”。看见一个在电车里认真阅读文化学校张贴的广告,就能想到“这个人现在想提高技能”。

反复训练“观察和想象”是塑造有魅力角色的第一步。

2.添加矛盾性

矛盾性会给一个人物添彩。比如一个数学家、密码学家,大家公认他对科学的态度一丝不苟。若当你得知,他说话时满嘴笑话,还时不时地来一段脱口相声。这位数学家也因他身上的矛盾性显得可爱起来。

《红楼梦》中,李纨在丈夫贾珠去世后,“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如果人物塑造到这里,她今后的生活无非就是为丈夫守节、孝敬公婆、教育孩子,毫无波澜和生趣。

李纨与黛玉论诗

但恰恰是李纨搬进大观园以后,尤其是起诗社以后,她开始活跃起来。第六十三回,探春抽到一个诗签,要罚酒,探春不肯喝,“却被史湘云、香菱、李纨等三四个人强死强活灌了下去。”

第五十回,李纨评宝玉的诗最差,要罚他,便说:“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支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她。如今罚你去取一支来。”众人都觉得这罚又雅又有趣。

这里的李纨和“槁木死灰”判若两人。据北京语言大学教授周思源分析,这种矛盾性源于环境的改变。她迁入大观园以后,不用整天陪着贾母、王夫人等说话,只要晨昏请安就行了。“李纨在大观园里面成了地位最高的人,弟弟妹妹都归她管,获得了相对的自由。李纨进入大观园的年龄不超过二十八岁。在宽松的环境中,已经被扼杀的人性得到了复苏。”

吸引与欣赏

这种矛盾性也体现在宝玉身上。他有个绰号叫“怡红公子”。《红楼梦》中的“红”代表少女,“怡”有快乐之意。贾宝玉的使命就是使这些女孩子快乐。但在《红楼梦》中并不总是如此。比如,因他而跳井的金钏儿。他唯一的补救就是耐着性子、低声下气,用莲叶羹逗笑金钏儿的妹妹玉钏儿。后来,晴雯被撵出去到死去,宝玉也没采取任何措施,只是任其发生。周思源解释这是宝玉的文化基因——玉石的两重性所致。贾宝玉身上有很多美好的人性,但也有又粗又大又笨的石头本性。这种矛盾性,让人物不能用单纯的“好人与坏人”来区分,既增加了人物的厚度,也让读者思考这个人物为什么会这样做?换做自己是否也是同样的做法……

小说家伦纳德·图尔尼把矛盾性看作创造绝妙人物的关键:

“如果人物由各种东西混合而成,其中包含着彼此敌对的因素,他们就会更加有趣。要创造这些敌对的因素,你先得建立其中一个,然后再问自己,确定了这个因素以后,这个人身上有没有什么其他因素能够创造出冲突来?”

《创造难忘的人物》一书中总结了“塑造人物六步”:
★通过观察和体验,得到第一个想法。
★对人物进行粗线条刻画。
★寻找人物的核心,以创造人物的连贯性。
★寻找人物身上的矛盾之处,以创造人物的复杂性。
★添加情感、态度和价值观,进一步充实人物。
★添加细节使人物非法而独特。

3.添加价值观、态度和情感

“如果你想基本一步深化人物,那么还有其他一些你可以添加的品质——你可以在价值观、态度和情感上拓展他们。”琳达·西格在《创造难忘的人物》指出,在增添了一些矛盾性让人物变得独特以后,还得再加点别的料!

态度涵盖了观点、视点、人物在特定情境下采取的特定倾向。他们可以深化和定义人物,显示一个人物如何看待生活。

《红楼梦》第三十三回,虽然只写了一出宝玉挨打的戏,却把很多人物的情感、态度,甚至是价值观也带了出来。

最毒舌——贾环:向父亲贾政搬弄是非,说宝玉因强奸金钏儿不遂,打了一顿。金钏儿便赌气投井死了。贾环本来就不招读者待见,这下估计讨厌他的人更多了。

最无情——聋婆子:宝玉得知贾政要揍他,便向这个婆子求助向外面传话。谁知这个婆子却说:“有什么了不得的事?老早的完了。太太又赏了衣服,又赏了银子,怎么不了事的!”宝玉听后估计心都凉了,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这聋婆子对金钏儿之死的态度,太冷漠!

最狠心——贾政:原本是小厮们打,他嫌打得轻了,一脚踢开掌板的,自己夺过来,咬着牙狠命盖了三四十下。后来见王夫人进房来,更是火上浇油一般,那板子越发下去的又狠又快。如果有打过孩子的经历,还真是越有人劝,打得越狠……不过,他倒是说了一句话“明日酿到他弑君杀父,你们才不劝不成!”也许这句话只是气话,也许大有深意,贾政怕宝玉疏于管教、无法无天,弄出弑君杀父的罪名,可就无法挽回了。

最煽情——王夫人:先哭宝玉,后哭喊着贾珠来。“别人还可,唯有李纨禁不住也放声哭了。贾政听了,那泪珠更似滚瓜一般滚了下来。”我觉得这处写得极为动情,看到这里心里忽然酸酸的,有几许体会到王夫人和贾政的丧子之痛以及李纨的丧夫之痛。

最无辜——薛蟠:宝玉的小厮焙茗说薛蟠挑唆,忠顺府才来贾府讨琪官,毕竟这是宝玉挨打的一个导火索。袭人听后,说与薛宝钗,宝钗回家说与薛姨妈,正好薛蟠回到家,二人一同埋怨他。不过这回他是受冤枉的,骂道:“难道宝玉是天王?他父亲打他一顿,一家子定要闹几天。那一回为他不好,姨爹打了他两下子,过后老太太不知怎么知道了,说是珍大哥哥治的,好好的叫了去骂了一顿。今儿越发拉上我了!既拉上,我也不怕,越性进去把宝玉打死,我替他偿了命,大家干净。”薛蟠的这段话一来宣泄自己被冤枉的情感,二来也说明了他的态度:别人家孩子挨打很正常,怎么偏宝玉就打不得?打完了还得找人低过?

最幽默——黛玉:宝玉挨打后,黛玉独立在花阴下,见薛宝钗回家去,眼上有哭泣之状,大非往日可比。黛玉便在后面笑道:“姐姐也自保重些儿。就是哭出两缸眼泪来,也医不好棒疮!”黛玉不知道薛宝钗哭过是因为和薛蟠置气,但是这突如其来的两句话,倒教人觉得她想象力丰富,幽默感挺足。

曹雪芹塑造人物的方法都值得我们去学习。我最佩服他通过一件事,就能写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感觉,带动书中大部分人物活跃起来。比如,刘姥姥进大观园、元妃省亲、起诗社等。不仅展现出人物的情感,也容易通过人物对事件的态度刻画出其性格。

4.创造人物关系

人物极少单独存在,而是存在于关系之中。因而,创造一个丰满的人物关系极为重要。

小说家伦纳德·图尔尼强调了人们的关注点在20世纪的变化:“成对的人物在小说和电影中日渐重要起来。”

在《我的前半生》中,有三组组奇妙的人物组合。唐晶和子君是闺蜜;贺涵与唐晶是恋人;陈俊生和子君曾经是夫妻。

《我的前半生》一开始,子君满脸写着“我是贵妇”两个字:好逸恶劳、刁钻、目中无人、矫情……这样令人讨厌的品质怎么能入得了贺涵的眼?

人物之间究竟靠什么相互吸引?

子君离婚“落魄”后,贺涵在帮助她的过程中,不断地对她的印象改观,曾经讨厌的人竟慢慢走近自己的心里。这“火花”在作为观众的我看来,擦得既险恶又不可思议。将柔弱装进坚强,在挫折面前的隐忍……成了人物的共同点,即人物之间的吸引力,拉近他们的距离并使他们密不可分

唐晶误会贺涵与薇薇安的暧昧,贺涵却不愿过多解释。子君曾试图挽留陈俊生,离婚后,努力摆脱曾经对前夫的依赖。这种人性中的骄傲也许是贺涵和子君骨子里的一个共同点。他们彼此同情各自的遭遇,对各自体现出品质又相互吸引。

子君说:“任何女人被你贺涵爱上,都是无比幸福的。但那个女人不能是我!”

子君和贺涵心知肚明,横在二人进一步吸引的因素——唐晶。一边是闺蜜,一边是恋人,这种冲突总是不断地威胁他们的关系,并使他们分离。在电视结局中,子君和贺涵在同一个码头,思念彼此,心中都萌生出“哪怕只是一起看看海,该多好的”简单愿望!

子君与贺涵之间的关系只是浩瀚人海中的一种复杂的关系。你是否想过为自己的小说创造一组令人难忘的人物关系?

琳达·西格为读者支了几招:

关系式的故事强调人物之间的化学反应。而大多数“火花”都是来自以下组合:
★人物的共同点,即人物之间的吸引力,拉近他们的距离并使他们密不可分。
★人物间的冲突威胁到他们的关系,并可能使他们分离,这为剧本提供了戏剧性(有时是戏剧性)。
★人物具有对立的品质获成为对手。通过编排,这可以创造新的冲突并加强人物。
★人物由向彼此(或好或坏)转化的潜力。

冲突来自人物的反差。把不同的志向、动机、背景、需求、目标、态度和价值观强加于对方就可以产生冲突。

在爱情小说《荆棘鸟》中,在玫瑰盛开的草地上,梅吉以为会与拉尔夫共度浪漫的一生。她不能理解拉尔夫的选择是教会,而不是爱情。两人的需求、价值观不同而导致的冲突。

二人分开之后,梅吉浑浑噩噩地嫁给一个与拉尔夫有一些相似的工人;拉尔夫在教会蒸蒸日上,如鱼得水。但是二人总是在吸引和冲突中碰撞、擦火花……如果作者把握好人物的冲突,很创造出很好看的故事!

你可以把这些元素——吸引、冲突、反差、转变,运用于爱情、友谊、合作乃至任何类型的人物关系的创造中。”这是琳达·西格在《创造难忘的人物》给我们的答案。试想如果子君离婚后没有自力更生、努力照顾好自己和孩子的转变,子君留给贺涵的印象就不会出现反差,让她转变成贺涵喜欢的女人,编剧也是费心了!

2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创造难忘的人物的更多书评

推荐创造难忘的人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