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居月诸,思无邪

果子林001

孔夫子说,“《诗》三百,一言一蔽之,曰:‘思无邪’。”《诗经》,不愧是诗歌的源头,《诗经》中的诗真性情,真情谊,至情无虚,读来非常感人。写“情”之鼻祖,写“情”之楷模,当之传统文化的瑰宝,取之不竭的灵感源泉。

钱红丽点评《诗经》,将诗经篇章中的情具象化、故事化、拓展化,并将之演绎升华为对当下有促进作用的美好反思之情,这一点和许多将《诗经》解读为心灵鸡汤者略有不同。以美入文,以情入骨,以情入思,钱红丽的《诗经》,是让我们走入灵魂深处,引领我们再次品味最古老最悠长的朴素之情,再次触摸先民的情思节奏,感受《诗经》之美和《诗经》的无穷智慧。

《周南·苤苡》(fuyi)和《魏风·十亩之间》是写劳动场景,《苤苡》采车前草,《十亩之间》采桑女。前者是劳动中快乐的采摘小调,“不知其情之何以移,而神之何以旷”(清方玉润《诗经原始》)。后者是劳动后的轻松愉悦,“雅淡似陶”(陈继揆《读风臆补》)。

《日出东方》作者解读得不太让人信服,这首齐风,也应该放之齐地的风俗中来看,虽说是赞美男女爱情热情洋溢,但在齐地,婚姻不避同姓,婚不亲迎。甚至还流行赘婚制,不是新郎上门迎亲,而是新娘上门看新郎,于...

显示全文

孔夫子说,“《诗》三百,一言一蔽之,曰:‘思无邪’。”《诗经》,不愧是诗歌的源头,《诗经》中的诗真性情,真情谊,至情无虚,读来非常感人。写“情”之鼻祖,写“情”之楷模,当之传统文化的瑰宝,取之不竭的灵感源泉。

钱红丽点评《诗经》,将诗经篇章中的情具象化、故事化、拓展化,并将之演绎升华为对当下有促进作用的美好反思之情,这一点和许多将《诗经》解读为心灵鸡汤者略有不同。以美入文,以情入骨,以情入思,钱红丽的《诗经》,是让我们走入灵魂深处,引领我们再次品味最古老最悠长的朴素之情,再次触摸先民的情思节奏,感受《诗经》之美和《诗经》的无穷智慧。

《周南·苤苡》(fuyi)和《魏风·十亩之间》是写劳动场景,《苤苡》采车前草,《十亩之间》采桑女。前者是劳动中快乐的采摘小调,“不知其情之何以移,而神之何以旷”(清方玉润《诗经原始》)。后者是劳动后的轻松愉悦,“雅淡似陶”(陈继揆《读风臆补》)。

《日出东方》作者解读得不太让人信服,这首齐风,也应该放之齐地的风俗中来看,虽说是赞美男女爱情热情洋溢,但在齐地,婚姻不避同姓,婚不亲迎。甚至还流行赘婚制,不是新郎上门迎亲,而是新娘上门看新郎,于是新郎有了姝“在我室兮”的感叹,实是齐女泼辣大胆、主动追求幸福。

说起“姝”,《国风·陈风·月出》一诗中有大量的美人描写,“佼(美好)”“僚(娇美)”“舒(娴雅)”“窈纠(曲线美)”“懰(liǔ)(妩媚)”“燎(姣美)”“夭绍(风姿绰绝)”,一诗之中极尽表达美人之美,这些词之间的纤细微妙之感大约都是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另一首《陈风·东门之池》也有“彼美淑姬”等等。《诗经》中用词丰富、不重复,由此处绝对可见一斑,让人赞叹。陈国,现今河南淮阳、柘城和安徽亳州一带,受陈楚文化影响,巫风盛行,又因处南北之要道,好美人,多绮靡。

郑地,今河南的三门峡市西,与东周王畿接壤,地处中原。因受殷商文化影响颇深,故郑风中的女性和热情奔放的齐女比较起来,则显得内敛保守而有男子气概。比如《将仲子》一诗,男子情热想越墙约会,而女子斥之“无逾我里,无折我树杞”,你可以思念,只因为“畏”父母、诸兄、里人说闲话。本来只是描写郑女既爱又怕的情态,将之解读为女子受压迫上纲上线,则过了。

同是郑风的《出其东门》《风雨》《女曰鸡鸣》《野有蔓草》同样是表现女子的坚强、勤劳、朴实。《出其东门》中,即便“有女如云”,可是我独爱“缟衣綦巾”“缟衣茹藘”的那一位。不过是东门聚会中一瞥,从此一见钟情,侧面描写郑女的美好。《野有蔓草》同样是春日丽人图,画面漂亮、干净、澄亮,很有些不期而遇的幸福感;“邂逅相遇,适我愿兮”依然是一见钟情,一往情深。而《风雨》一诗中“云胡不夷”“云胡不瘳”“云胡不喜”则更直观地抒发郑女内敛、情不外露,相思成病,只有借风雨凄凄与绵绵情意两相辉映,到“既见”之时却早已是喜不自胜,让人感动女子的痴情。《女曰鸡鸣》则是男耕女织共话桑麻的田园生活,有种鸡鸣即起,努力奋斗加餐饭的小确幸即视感。总的说来,这几首郑风都积极向上,爱情观很正。

现今河南省内的邶地的《邶风》中《绿衣》《燕燕》《匏有苦叶》《柏舟》《日月》《击鼓》《二子乘舟》《简兮》等诗中,《柏舟》是描写女性忧思郁结,又心志坚定。这女子情思辗转,情绪有起有伏,叙事完整生动。《日月》看似悲怨,却在结尾痛彻觉悟“报我不述”,谴责渣男之渣。哀而不怨,作者并不满足这一点,而是赞叹地说,它“也是一首孤独的诗,自我梳理的诗”,这里的女子“是个相当有格局的人”,因为忍受孤独,免不了伤痛,但也能从容走出。《燕燕》依依惜别情,分别在即,不忘叮嘱莫忘父辈遗志。《绿衣》则是悼念亡妻的能干,贤德。具体而微,非常感人。《匏有苦叶》一诗,处处暗示婚姻将近的喜悦和等待。古代婚嫁,用剖开的匏瓜,做“合卺”喝的酒器。匏瓜叶枯,大雁南飞,野雉求偶,正是秋令嫁娶好时节。女子等在渡口,细心叮嘱“深则厉,浅则揭qi”,水深直接泅渡,水浅提着衣摆渡。反正无论船夫怎么招呼,都是“人涉卬否”,“卬须我友”,一定要等到他来。

钱红丽品《诗经》,以自己的理解方式重新解读,读来让人对“情”又多了一层理解,但因作者并未对国风各地的小有差异做一解说,所以,她笔下的男儿女郎情态显得千篇一率,混为一团,而没有了独属当地特色的风骨。此外,部分字眼的解读也有差异,此两处略有瑕。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