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等待刀尖已经太久

Scarlett

“你与另一个女人过得如何?更容易一些?/ 如何,只是和明信片一起活着?你这个登上过西奈山的人。/ 如何,和一个尘世的陌生人,/ 如何,领略过卡拉拉大理石后,你怎能和石膏碎屑一起生活?/ 你幸福吗?在一个幽不可测的深渊里,你如何生活?/ 这是否艰难得,如同我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时一样?”

没有这最后一句,她就是那个“宝座上的女皇”,别的女人和她相比,不过是明信片,石膏碎屑,深渊和尘世的陌生人。她是茨维塔耶娃呀!她当然有资格这样讲。

有了这最后一句,这骄傲的女皇便从宝座上黯然褪去,她就是那个写下“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忠实爱我,所有人都有,唯独我没有。”的一个女人,智慧又浪漫,知尘世绝望仍满怀希冀,却优雅得遗世独立的一个女人。

茨维塔耶娃怎会缺人爱,只是她要求的爱绝对纯粹又不设防,怎可能有,在这尘世。

我喜欢她写 “ 假设你躺着 —— 我喜欢那样的你:懒散,冷漠,无所谓。偶尔,火柴发出 '嗞' 的一声。”

这就像她自己,我情愿做那只火柴,她手里的那只香烟,会扑向这焰火。

显示全文

“你与另一个女人过得如何?更容易一些?/ 如何,只是和明信片一起活着?你这个登上过西奈山的人。/ 如何,和一个尘世的陌生人,/ 如何,领略过卡拉拉大理石后,你怎能和石膏碎屑一起生活?/ 你幸福吗?在一个幽不可测的深渊里,你如何生活?/ 这是否艰难得,如同我与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时一样?”

没有这最后一句,她就是那个“宝座上的女皇”,别的女人和她相比,不过是明信片,石膏碎屑,深渊和尘世的陌生人。她是茨维塔耶娃呀!她当然有资格这样讲。

有了这最后一句,这骄傲的女皇便从宝座上黯然褪去,她就是那个写下“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忠实爱我,所有人都有,唯独我没有。”的一个女人,智慧又浪漫,知尘世绝望仍满怀希冀,却优雅得遗世独立的一个女人。

茨维塔耶娃怎会缺人爱,只是她要求的爱绝对纯粹又不设防,怎可能有,在这尘世。

我喜欢她写 “ 假设你躺着 —— 我喜欢那样的你:懒散,冷漠,无所谓。偶尔,火柴发出 '嗞' 的一声。”

这就像她自己,我情愿做那只火柴,她手里的那只香烟,会扑向这焰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茨维塔耶娃诗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茨维塔耶娃诗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