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 重读 8.4分

重读

l兰台万卷l

“唯有重读,才是真正的阅读”,对一个刚开始读点书的年轻读者来说,有大量的好书急迫着去读,重读的经验的确很少,可能唯一多次重读的书就是《红楼梦》了,但这仅有的经验也是相通的,每次重读都有新发现,就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突然发现他还有自己不了解的精彩一面,顿生惊喜与佩服之情。《重读》这本书读起来并不容易,不是能轻松愉快读完的书评文章,每篇都长达三四十页几万字的体量,内容都是主题写作,对唐诺来说,重读的那本书也只是个引子,他所思考的与表达的,关于历史的、宗教的、文学的、政治的、哲学的、艺术的,许多比原作要深入的多。在论述语言与政治的关系时,唐诺写道“语言的权力冠冕,一般我们称之也好进步,由新的某一个视角、某一套逻辑和某一组特定语汇所构成,当它奔权成功站上所谓进步思潮的最顶峰,它便从诸多平等并列的对手中单独拔升出来,成为是非善恶的终极标准。”在评论现代小说时唐诺写道;“现代小说的发展可清晰看出一些不回头且直线加速的单行道,其中一道便源于这个不相信。思维的除魅,或用本雅明诗意而意象丰饶的话来说,是人的生命和天上的星辰逐渐断去了联系并持续远离,人依旧被命运拨弄,唯已不再是有意义有目的的操控。”...

显示全文

“唯有重读,才是真正的阅读”,对一个刚开始读点书的年轻读者来说,有大量的好书急迫着去读,重读的经验的确很少,可能唯一多次重读的书就是《红楼梦》了,但这仅有的经验也是相通的,每次重读都有新发现,就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突然发现他还有自己不了解的精彩一面,顿生惊喜与佩服之情。《重读》这本书读起来并不容易,不是能轻松愉快读完的书评文章,每篇都长达三四十页几万字的体量,内容都是主题写作,对唐诺来说,重读的那本书也只是个引子,他所思考的与表达的,关于历史的、宗教的、文学的、政治的、哲学的、艺术的,许多比原作要深入的多。在论述语言与政治的关系时,唐诺写道“语言的权力冠冕,一般我们称之也好进步,由新的某一个视角、某一套逻辑和某一组特定语汇所构成,当它奔权成功站上所谓进步思潮的最顶峰,它便从诸多平等并列的对手中单独拔升出来,成为是非善恶的终极标准。”在评论现代小说时唐诺写道;“现代小说的发展可清晰看出一些不回头且直线加速的单行道,其中一道便源于这个不相信。思维的除魅,或用本雅明诗意而意象丰饶的话来说,是人的生命和天上的星辰逐渐断去了联系并持续远离,人依旧被命运拨弄,唯已不再是有意义有目的的操控。”再摘录唐诺书中几段比较有意思的表达:“过度喧嚣的孤独,不是列维斯特劳斯所说孕育个人独特性的必要孤独,而正是本雅明所说的那种断裂无援而且逐渐失去话语能力的孤独。”“真正美学的问题就是认识问题;真正的幽默也同样如此,它是偏见的、流露的,它是聪明洞视的美好表述,在有限的哲理论之前、之中和之后。”“把民间文化和知识分子的思维传统分开对立起来,它自身独立且平行于后者的不同观看世界方式、运行方式和叙述表现方式。”“文学正朝散文的方向走去,这让我们获得了许多,须知散文是如此地位低下,因此能够走到任何地方去,没有一个地方是那么低下那么污秽那么简陋使它不能进去。(伍尔芙《狭窄的艺术桥梁》)”“唯物史观只是木偶外壳,真正藏身机器装置里操控棋子的侏儒棋艺大师是神学(本雅明)。”“说自由完成就只能是个悖论,自由是永恒的不确定不完成,它要询问的不是答案,而是关系,和一切成形事物的适当关系,也因此,自由的核心难题总是权力的,在权力的讨论讨价还价中消长进退的关系。”这些段落能体现这本书的特点,虽然读起来并不轻松,到这种思想的快感也是很吸引人的。有机会要重读《重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重读的更多书评

推荐重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