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 第二性 8.7分

[笔记] 第二性(未完待续)

dudubiubiu~
导言
P5 女人正在完蛋,女人已经完蛋。
P6 因此,并非一切女性必定是女人;她必须具有这种神秘的、受到威胁的实在,也即女性气质。女性气质是由卵巢分泌出来的吗?还是凝结在柏拉图学派的天地里?只消穿一件窸窣响的衬裙,就可以让它降落在人间吗?尽管有些女人殚精竭虑地要表现出女性气质,却从来没有树立确证的典范。有人想用模糊的、闪光的词汇去描绘它,这些词汇似乎是从女占卜者的词汇中借用来的。
  今日之所以不再有女性气质,是因为从来就没有女性气质。
  特别是美国女人认为,女人再也不存在了
  《现代妇女:失去性别的人》:那些将女人当做女人来对待的书,我不敢苟同……我的观点是,所有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不论我们是谁,我们都应该被看做是人
P11 任何主体不会一下子和同时确定为非本质,他者并非将自我界定为他者来界定主体:他者是因为主体将自己确认为主体,才成为他者的。但是,为了不致使他者反过来成为主体,就屈从于这种被看成异邦人的观点。
P12 女人之所以变成非本质,再也回不到本质,是因为女人不会自动进行这种返回。
女人的行动从来只不过是象征性的骚动;她们只挣到男人肯让给她...
显示全文
导言
P5 女人正在完蛋,女人已经完蛋。
P6 因此,并非一切女性必定是女人;她必须具有这种神秘的、受到威胁的实在,也即女性气质。女性气质是由卵巢分泌出来的吗?还是凝结在柏拉图学派的天地里?只消穿一件窸窣响的衬裙,就可以让它降落在人间吗?尽管有些女人殚精竭虑地要表现出女性气质,却从来没有树立确证的典范。有人想用模糊的、闪光的词汇去描绘它,这些词汇似乎是从女占卜者的词汇中借用来的。
  今日之所以不再有女性气质,是因为从来就没有女性气质。
  特别是美国女人认为,女人再也不存在了
  《现代妇女:失去性别的人》:那些将女人当做女人来对待的书,我不敢苟同……我的观点是,所有人,无论男人还是女人,不论我们是谁,我们都应该被看做是人
P11 任何主体不会一下子和同时确定为非本质,他者并非将自我界定为他者来界定主体:他者是因为主体将自己确认为主体,才成为他者的。但是,为了不致使他者反过来成为主体,就屈从于这种被看成异邦人的观点。
P12 女人之所以变成非本质,再也回不到本质,是因为女人不会自动进行这种返回。
女人的行动从来只不过是象征性的骚动;她们只挣到男人肯让给她们的东西;她们什么也没有夺取到:她们接受。这是因为她们没有具体的方法汇聚成一个整体,这个整体只可能在对抗中自我确立。
P13 生理需要——性欲和延续后代的愿望——使男性处于男性的支配之下,却没有从社会上解放妇女。主奴双方因互相的经济需要而团结起来,这种需要却没有解放奴隶。只是因为在主奴关系中,主人没有提出他对另一方的需要;他掌握满足这种需要的权力,但没有从属于这种权力;相反处于附属地位的奴隶,处于期待或恐惧,将对主人的需要内化;虽然这种需要对双方都是一样的,却总是有利于压迫者而不利于被压迫者
P14 女人如果不是男人的奴隶,至少始终是他的附庸;两性从来没有平分过世界;今日仍然如此,虽然女人的状况正在变化,但仍是处于严重不平等的地位。几乎在任何国家里,女人的合法地位与男人不一样,男人往往让女人处于极为不利的处境。即便女人的权利得到抽象的承认,但长期养成的习惯也妨碍这些权利在风俗中获得具体表现。在经济上,男女几乎构成两个阶层;凡事都一样,男人拥有更有利的处境,工资更高,成功的机会比他们新近遇到的女竞争对手更多;男人在实业、政治等等方面占据多得多的位置,正是男人掌握最重要的岗位。他们除了握有具体的权利以外,还拥有这样一种威信,孩子的全部教育都维持着这种威信的传统:现今包含着往昔,过去的全部历史是有男性创造的。当女人开始参与规划世界时,这个世界仍然是属于男人的世界:男人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而女人也几乎察觉不到。拒绝成为他者,拒绝与男人合谋,对女人来说,就等于放弃与高等阶层联合给她们带来的一切好处。男人——君王在物质上保护女人——忠君者,前者负责保护后者的生存:女人在回避经济上的危险的同时,也回避自由带来的形而上学的危险:这种自由要孤立无援地创造目的。凡是个体都力图确定自身是主体,这是一种伦理上的抱负,事实上,除此之外,人身上还有逃避自由和成为物的意图:这是一条险恶的道路,因为人被动、异化、迷失,就会成为外来意志的牺牲品,与其超越性分离了,被剥夺了一切价值。不过,这是一条容易走的路:这样就避免了本真地承担生存带来的焦虑和紧张。这样,将女人确定为他者的男人,会发现女人扮演了同谋的角色。这样,女人并不需求成为主体,因为女人没有成为主体的具体办法,因为女人感觉到与男人相连的必要联系,而不再提出相互依存,还因为女人往往乐于担当他者的角色。
P15 人们明白,性别的二元论就像一切二元论一样,是由一个冲突体现出来的。人们明白,倘若两者之一成功地确立了优势,这种优势就应该作为绝对优势得到确立。
但凡男人写女人的东西都是值得怀疑的,因为男人即是法官又是当事人。 ——普兰·德·拉巴尔
P16 女人拒绝接受传入人间的法规一点儿也没错,因为这是男人撇开她们制定的。在她们和我们之间,自然存在阴谋和不公。 ——蒙田
P17 女人同男人一样都是人。 ——狄德罗
P21 对女人最有同情心的男人,却根本不了解女人的具体处境。
P23 但是我们也不混淆私人利益的概念与幸福的概念,这正是人们常常遇到的另一个观点;闺房中的女人难道不比一个女选民更幸福吗?家庭主妇难道不比一个女工更幸福吗?幸福一词的涵义还不太清楚,更不清楚的是它包含哪些真正的价值;决不可能衡量他人的幸福,而且宣称别人强加于他的处境是幸福的,这总是很容易的事:特别是那些被束缚于困境中的让你,有人以幸福是静止不动为借口认为他们是幸福的。我们不会参照这种概念。我们采用的观点是存在主义的道德观。一切主体都是通过计划,作为超越性具体地确立自己的;它只有通过不断地超越,朝向其他自由,才能实现自由;除了向无限开放的未来扩张,没有其他为当下存在辩解的方法。每当超越性重新回到内在性,存在会贬抑为“自我”、自由贬抑为人为性;如果这种堕落为主体所赞同,那么它就是一种道德错误;如果它是被强加的,它就会采取侵占和压迫的形象;在这两种情况下,它都是绝对的恶。凡是处心积虑要为自身存在辩解的人,都感到他的存在是一种自我超越的不确定需要。然而,以特殊的方式去界定女性处境的是,她作为整体的人,作为一种自主的自由,是在男人逼迫她自认为他者的世界中展露自己和自我选择的:人们企图把她凝固为客体,把她推至内在性,因为她的超越性不断被另一种本质的和主宰的意识所超越。女人的悲剧,就是这两者之间的冲突:总是作为本质确立自我的主体的基本要求与将她构成非本质的处境的要求。一个人在女性的条件下怎么才能自我实现呢?向她打开的是什么样的道路呢?什么样的道路会导致死胡同呢?怎样在附庸的状态中重新获得独立呢?什么状况限制了女性的自由呢?她能超越这些状况吗?这就是我们想澄清的主要问题。就是说,我们对个体的机遇感兴趣,将不用幸福这个词,而是用自由这个词去界定这些机遇。
P20 米歇尔·卡鲁:“人们一点不希望有女人的神话,而是希望只有一群厨娘、接生婆、妓女、女才子,她们的作用是给人取乐或者能派上用场!”就是说,据他看来,女人没有自为的存在;他只在男性的世界中看到女人的职责。女人的目的在男人身上;于是,实际上,可以更看重女人的诗意“作用”,而不是其他作用。问题正在于要知道为什么要相对男人而言来界定女人的作用

第一部 命运
第二部 历史
P195 对女人来说,结婚是最体面的生涯,能使女人完全不用参与集体生活。就像在原始文明中,做爱是她有权让人或多或少直接付费的一种服务。除了在苏联,到处都允许现代女人把自己的身体看做一笔可以利用的资本。卖淫是被容忍的,卖弄色相受到鼓励。允许已婚女人受丈夫供养;再者,她拥有比单身女人更高的社会尊严。风俗不准单身女人拥有与单身男人同样的性自由;特别是她几乎被禁止生育,未婚母亲是丑闻的对象。灰姑娘的传说怎会不保留它的全部价值呢?一切都仍然在鼓励少女期待从“白马王子”那里获得财富和幸福,而不是独自尝试困难而不一定成功的征服。特别是,她可以期望依仗他进入高于她的阶层,这个奇迹是她工作一辈子也不能带来的。但这样一种希冀是有害的,因为它将她的力量和利益分割开来;这种分割对女人来说兴许是最严重的障碍。父母抚养女儿是为了让她结婚,他们并不想鼓励她的个人发展;她在婚姻中看到那么多的利益,以至她本人希望结婚;这就使得她往往不如她的兄弟们受到那么多的专业训练,受到那么扎实的培养,她不是那么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职业中;由此,她注定要处于低下的地位;恶性循环形成了:这种低下加强了她要找到一个丈夫的愿望。凡是利益背面总有负担;但如果负担太严重,利益就无异于束缚;……
  男人拥有的经济特权,他们的社会价值,婚姻的威望,得到一个男人支持的益处,这一切鼓励女人热烈地要取悦男人。她们整体还处于附庸地位。因此,女人并非为其所是,而是作为男人所确定的那样认识自己和做出选择。因此,我们必须首先按照男人所想象的那样描绘女人,因为“她为了男人而存在”是她的具体境况的基本要素之一。
第三部 神话
P326 如果在历史上找到的女性天才那么少,那是因为社会剥夺了她们的一切表达方式。“一切生来是女人的天才,为了公众的幸福而毁灭了;一旦她们偶然有办法显露自己,请看她们会表达出最了不起的才能。”她们要承受的最恶劣的不利条件,就是使她们变得愚笨的教育;压迫者总是力图压抑被压迫者;男人有意拒绝给予女人机会。……错误在于她接受的教育。需要给女人同给男孩一样多的教育。……在把她们变得残缺不全以后,便迫使她们接受反常的法则;人们让她们违反自己的心意去结婚,期待她们忠实,甚至离婚也被责备为无行。人们迫使大量女人无所事事,而在工作之外是没有幸福可言的。这种情况使司汤达感到愤慨,他从中看到责备女人的一切缺陷的根源。她们既不是天使、魔鬼,也不是斯芬克司:愚蠢的风俗把她们变成半奴隶状态的人。
P332司汤达笔下的女人,在她们的心向她们提出意想不到的问题时,她们是动人的:任何法则、任何方法、任何论证、任何来自外界的榜样,都不再能引导她们;她们必须独自做决定:这种孤独是自由的极端时刻。……在怀疑中,她也是独自一人,她以自尊来冒险,她把这个看得比生命还重要。这是穿过无知、偏见、欺骗的黑暗,在爱情摇曳的炽热光芒中热烈地寻找真正的生活理由,这是幸福或死亡、崇高或羞耻的无尽冒险,而这种冒险给女人命运以传奇般的光荣。……司汤达在少女周围竖起各种各样可以想象的障碍:她是贫穷的,是个农妇,无知,由充满各种偏见的人粗俗地培养;可是,一旦她明白了“真蠢”这两个字的全部含义,她便撇开自己道路上的各种道德障碍。她的思想的自由运作允许她将好奇、雄心、快乐的各种意念为己所用;面对这样坚定的心灵,物质障碍不会不被铲平;对她来说,唯一的问题将是在一个平庸的世界中安排一个适合她的命运。她要在犯罪和死亡中实现自我。对伟大的心灵来说,在一个这样的社会中是没有位置的:男女都同样处于困境。
P346 很少有神话比这种偏见更有利于统治阶层:这种偏见为这个阶层的所有特权辩护,甚至允许它加以滥用。男人不需要考虑减轻女人的命运加诸其生理上的痛苦和负担,因为它们是“自然的意愿”;男人以此作为借口,使女性状况变得越发悲惨,例如拒绝给予女人一切性快感的权利,让她像一头役畜那样干活。
  在所有神话中,任何一个都不比女性之“谜”的神话更深地扎根于男性的心中。它有很多优势。首先,它让人不用花力气便能解释一切看来难以解释的现象;不“了解”女人的男人,很高兴将客观的抗拒去替代主观的缺陷;他不但不承认自己的无知,反而认为在他身外存在一种神秘:这是一个托词,同时取悦怠惰和虚荣心。一颗恋爱的心灵,会这样去避免失望:如果意中人的品行是任性的,她的言词是愚蠢的,神秘就用作托词。最后,依仗这神秘,这种否定关系才得以延续下去,
P353 ……今日女人很难同时承担实现自主个体境况和女性命运;使她们有时被人看做“失落的性别”的愚蠢行为和苦恼,根源正在于此。无疑,盲目地忍受奴役,要比致力于解放自身更舒服:死人比活人更适合泥土。无论如何,回到昔日既不可能,也不值得期待。应该企望的是,男人从他们那方面毫无保留地接受正在出现的处境;只有这样,女人才能毫无痛苦地承受这种处境。那时,拉福格的愿望也就能满足了:“少女啊,什么时候你们能成为我们的兄弟、肝胆相照的亲密兄弟?什么时候我们能真正地握手呢?”那时,“梅吕齐娜也不再忍受只有男人施加的命运之重负的压迫,解脱了的梅吕齐娜……”将重新找到“她作为人的位置”。那时,她将充分地成为人,“女人将会挣脱无限的奴役状态,她将为自身和通过自身生活,男人——至今仍然是可恶的——将会让她自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二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