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可以通俗地来说——读《那把柳叶刀》

一个江南小镇的
慕景强:《那把柳叶刀——剥下医学的外衣》,浙江大学出版社,2012年
20170805


偶然的机会我在我的书单里购置了这本书,说实话我从未听说过此书和作者,能引起我购买欲望的是她的题目《那把柳叶刀》。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开始关注医学人文,也搜集了一些资料,不过我的印象里却不曾有这样一本书,因为似乎很少有人提及这本书。既然读到,其实也是缘分,我就自己阅读的心得做一个总结和记录。
按照作者自己的说法,这是一组医学史科普小文章的集结,是作者三四年间在《健康报》上的专栏文章集结。这似乎是一种趋势,不少学者也会按这个思路编辑出版自己的文集,如罗志田几乎除了一本胡适传,其余的都是他的论文集。两线宣传,打开市场,增加知名度。根据作者本人的分类,他将文集分为6个部分,分别是:史海钩沉、工具寻踪、科技的脚步、说古论今、另类医学和大史记。具体内容而言,就是挑选普通民众可能感兴趣的医学知识,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形式来呈现。如在史海钩沉中重...
显示全文
慕景强:《那把柳叶刀——剥下医学的外衣》,浙江大学出版社,2012年
20170805


偶然的机会我在我的书单里购置了这本书,说实话我从未听说过此书和作者,能引起我购买欲望的是她的题目《那把柳叶刀》。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开始关注医学人文,也搜集了一些资料,不过我的印象里却不曾有这样一本书,因为似乎很少有人提及这本书。既然读到,其实也是缘分,我就自己阅读的心得做一个总结和记录。
按照作者自己的说法,这是一组医学史科普小文章的集结,是作者三四年间在《健康报》上的专栏文章集结。这似乎是一种趋势,不少学者也会按这个思路编辑出版自己的文集,如罗志田几乎除了一本胡适传,其余的都是他的论文集。两线宣传,打开市场,增加知名度。根据作者本人的分类,他将文集分为6个部分,分别是:史海钩沉、工具寻踪、科技的脚步、说古论今、另类医学和大史记。具体内容而言,就是挑选普通民众可能感兴趣的医学知识,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形式来呈现。如在史海钩沉中重点讲述了西医来华最初的尴尬、民国时期的两次废除中医事件始末等等。其实我的认识是全书基本是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医学史的角度(包括一些重要的医学发展史上的事件和医学科技的发展史)、另一个是类似于社论,谈古论今(面对先进医学领域的问题,从古代资源中寻找一些启示)。总体而论,这是一种非常值得肯定的形式,其主旨也是我最为欣赏的,即让普通人能够了解复杂医学的底细(即所谓“剥下医学的外衣”)。医学虽说可能是科学与人文的综合学科,但我们更多的关注与技术层面的问题,而忽略了人文层面。所以,一般人很少去主动阅读论证详细、结构复杂的医学科学,而偏爱市场上的“养生之道”,因为这种说道让一般人能看得懂,听得进。所以,现在又很多网络写手都按照这个套路写作,以故事的精彩性和叙述的艺术性来吸引眼球。我们往往乐于阅读其中,了解一些标题党的奇闻异事。
但是另一方面,虽然这些写手擅长捕捉读者,但往往因为学科训练的不足而造成言之无据,信口胡说。作者虽然也有医学硕士学位和教育学博士学位,但对一些医学史的描述还是存在很大问题。以下我仅仅举几个例子:
20-24页的“民国时期的两次废除中医事件始末”,作者文末表明是“本文部分观点及史料参考借鉴了华东师大郝先中的博士论文《近代中医存废之争研究》”。吹毛求疵点,对于废除中医这个历史事件,如果仅仅是对一篇博士论文的借鉴,似乎尚显不足,因为这仅仅是郝先中的研究,而并非代表了现在历史学界的一般认识或论断,如果真的强调科学性,强调所说有出处,就应该参考学界各种文献,通过爬梳史料、理顺历史发展脉络,力求做到描述的准确。可能就因为依据二手资料,而且偷懒仅仅阅读一篇文献,故而我发现作者写作中出现很多表达不清或不准确的地方。
21页,文中提到“籍医传教”,我理解的应该是藉医,即借助的意思,籍似乎没有这个意思,而且作者的表述,我查阅文献仅仅只有他本人,而藉医传教却有其他文献。故而我猜测是作者在阅读文献中讹误所致;同页有这样的表述“西医终以其先进的制度体系、技术水平以及教会医生所体现的人文关怀”,我不太清楚西医所谓的制度体系是什么,是否有这个提法,当然这是郝先中的提法,作者只是复述而已。还有教会医生所表现的人文关怀,用表现似乎更加有人的气息。同页,作者有这样的描述“俞樾这一思想的最初产生具有一定的偶然性,说是因为时运不济、家境的灾难、中医药的无助”,“这对后来学界废止中医思潮甚至政界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一观点亦和近些年来张功耀等人主张隐约可以看到师承关系。”然后作者这样描述,1905年废除科举,1912年教育部主持新学制改革。历史描述似乎太过随意。22页,就提到教育部部长一说,似乎北洋政府时期可能是教育总长。
57页,对水浒传智取生辰纲的描述,提到青面兽杨志“在运输上级的生日礼品行至中途时,因口渴在路边小摊喝了碗大碗茶”,据我所知,并经查阅,应该是行至途中,喝了酒,而不是茶。
68页 汉王莽时有太医对被杀者尸体进行过解剖。我查阅史料后发现,这时候是王莽建立的新朝天凤三年(16年),王莽要求对造反的王孙庆解剖,作为惩罚。而作者后来提到身体发肤,不敢毁伤,却缺乏对王莽事件的分析,似乎王莽对中国的解剖事业做出了特殊贡献一般。
作者对专家学者的一种近乎不屑的语气让人不适,如74页,“国内有十分自恋的专家考证出有文献记载的剖宫产”。196页,“有关专家说自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人类历史有多长,感冒历史就有多长,我说: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只考证出这一结果的专家不要也罢。”
118-119页,对医学界的“德日派”和“欧美派”描述的不清不楚,似乎并没有阅读相关文献,而人云亦云。
120 1866年博济医学校成立,应该是博济医学堂。
135页,西方有谚语“一两之预防,胜于一磅之治疗”(An ounce of prevention is worth a pound of cure),似乎翻译成“一盎司的预防,胜于一磅的治疗”合适。
193页,作者标题党的形式,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认为拿破仑的失败是因为痔疮的发作,让他不能骑马外出视察军队,也无法与战地军官们商讨战争局势,最终导致滑铁卢,改变了法国和世界的历史。
对于作者在一些史实上的讹误,我认为是作者习惯于百度、谷歌查阅资料拼凑文章造成的。作者在书中至少三次提到他擅长也习惯于谷歌检索社会事件。对于了解一般的史实,我觉得如此也无可厚非,如果要撰写文章,为公众提供一种知识,似乎应该抱着严谨的态度去查阅相关资料,虽不说把复杂问题论述清楚,至少论述的问题没有基本的硬伤。这也是现在很多历史公众号写手们不注意的地方,可能有的文章在相关学者看来就不值一驳。
另一方面,作者在社论部分的一些观点是很有启发性的,如139页的“中医为什么非要成为科学”,作者认为我们习惯于从西方视角来审视中医,争论中医是否是科学的,他认为中医为什么非要成为科学?不是科学又能怎么样呢?不是科学就不是中医了吗?他的观点认为科学知识一套话语体系和行为规范、价值取向,所以我们不需要拿中医去嵌入西医所设置的条条框框。这就让我们想到了什么是近代化的问题,近代化并非西方化,中国的近代化也不需要事事套用西方的模式。
最后,我还是希望相关专家也能在写作专业论文的同时,抽空为大众写写文章。而网络上的写手还是需要为自己的文字负责,做到言之有据。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那把柳叶刀的更多书评

推荐那把柳叶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