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向西流的河 一条向西流的河 评分人数不足

又见那条河(5)——西窗烛

qucp
那时并不是所有人都善良,有一件事让我后怕。
       那年春节前,我和朋友打算回北京。早上从村里出发,沿着河边的土路走一段路,蹭一段老乡赶的板车,到了县里已经是下午了,只能乘第二天的汽车去临汾。记得当时知青探亲需要先到县里知青安置办打招呼。安置办主任十分热情,笑眯眯地给了我们一把钥匙:“照顾你俩女娃,就在隔壁的临时招待所休息吧。”
      屋里的床冷冰冰的,被子也是冷冰冰的。为了避免惹上虱子,我俩尽可能少穿,以便第二天换下来隔离处理。突然,朋友从好不容易捂暖的被窝里跳了出来,冻得哆里哆嗦地跑到门边,把门又插了一道。朋友没说什么,我也没在意。
      半夜里,忽然听到一阵悉悉簌簌开门锁的声音,我惊愕地抬起头看着门。朋友见我醒了,把食指放在嘴边对着我“嘘…”。我俩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等了一会儿声音没有了,朋友凑在我耳边小声告诉我:“白天他给我们钥匙时,我就看他眼神不对。”
      我俩再也睡不着了,天刚蒙蒙亮就赶紧蹑手蹑脚地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
我怎么都想不...
显示全文
那时并不是所有人都善良,有一件事让我后怕。
       那年春节前,我和朋友打算回北京。早上从村里出发,沿着河边的土路走一段路,蹭一段老乡赶的板车,到了县里已经是下午了,只能乘第二天的汽车去临汾。记得当时知青探亲需要先到县里知青安置办打招呼。安置办主任十分热情,笑眯眯地给了我们一把钥匙:“照顾你俩女娃,就在隔壁的临时招待所休息吧。”
      屋里的床冷冰冰的,被子也是冷冰冰的。为了避免惹上虱子,我俩尽可能少穿,以便第二天换下来隔离处理。突然,朋友从好不容易捂暖的被窝里跳了出来,冻得哆里哆嗦地跑到门边,把门又插了一道。朋友没说什么,我也没在意。
      半夜里,忽然听到一阵悉悉簌簌开门锁的声音,我惊愕地抬起头看着门。朋友见我醒了,把食指放在嘴边对着我“嘘…”。我俩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等了一会儿声音没有了,朋友凑在我耳边小声告诉我:“白天他给我们钥匙时,我就看他眼神不对。”
      我俩再也睡不着了,天刚蒙蒙亮就赶紧蹑手蹑脚地离开了那个可怕的地方。
我怎么都想不明白,屋里有两个人他也敢进来?而我当时怎么就那么无知,多亏了朋友,要是我一个人……

       我和朋友相互依赖着,听天由命地融入这小小的山村。一天,当朋友满脸幸福地告诉我说她有男朋友了,我傻了。我甚至记恨那男生,是他抢走了我的伙伴。朋友常常和他约会,留下我一个人在屋里感到空落落的。我开始想家了,我对着昕水河说,我必须、马上、立即回家!
       那时爸刚从牛棚出来,被下放到内蒙五七干校,妈也陪了去。我一个人赶到内蒙探亲。妈告诉我说:“北京各文艺单位都在排演革命样板戏,不少单位因人手不够开始招收学员,你马上去吧。”我匆忙从内蒙又赶往北京。
      报考部队文艺兵,这是我离开农村唯一的出路。可到了北京才发现我迟了,部队招生已经结束了。一位招生老师好心告诉我,还有北京部队通讯兵文工团没招够人。通讯兵文工团的确缺人,我只拉了一首曲子,招生老师就同意接收了。老师看过我写的简历,问了一下爸的情况。我告诉说爸已跟单位一起下放到了五七干校。老师说:“明天我们会去你父亲单位外调,看看单位给你父亲写的结论,只要没有历史问题、不是反革命就行。”
      第二天我又赶到文工团。大家正忙着准备出发下部队演出。我和老师坐部队吉普车到爸的单位。大楼里空荡荡的,大部分人已经分别去了各地的干校,只剩下留守人员。当老师从楼里出来时,我已有种不祥的预感。“很遗憾,你爸的情况还没有结论。我们恐怕不能接收你了。其实我们已把你的衣服都准备好了。”
      那天,我崩溃了,哭了一个晚上。
      我一直没有把这事告诉爸,后来他还是知道了。这是一把刀,在他累累伤痕的心上又狠狠地划开了一个口子。文革后,虽然爸参与了不少大型的引进项目,部里也给他不少荣誉,一直工作到70岁,但直到今天他仍然不能释怀,还是反复地说:既然我没有问题为什么要整我!整了我为什么不给我正式平反!那些整人的人为什么不向我公开道歉!
     在插队的两年多后,仍然是小提琴给了我第二次机会,虽然并没有如愿回到北京,却总算艰难地迈出了第一步。终于能够离开了,这是我梦寐以求期盼着的,我逃离一般头也不回地走了。
而40多年后的今天,又见昕水河时,我要对她说什么呢?
      我美丽的昕水河,和生活在这片纯洁土地上可爱善良的乡亲们,还有我那同甘共苦的姐妹弟兄,我没忘了你们,你们一直都珍藏在我的记忆深处。

       我写这些真实回忆的意图是想告诉大家,一只羽翼未丰的小燕子是如何在狂风暴雨的环境中挣扎,如何生存下来并逐渐坚强起来的,同时希望把我们这一代人的委屈用文字记录下来留给我的后辈。历史不能光靠史学家的评述,还需要点点滴滴的真实记录才能让它丰满起来。
       感谢《一条向西流的河》的作者。是他帮我回忆起那些不应该遗忘的经历。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昔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条向西流的河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