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8.9分

呼兰河传唤起的印象

蜉蝣

第一第二章讲风土最为深刻,也是第一第二章的试读吸引了我继续看下去,细节的描写让人好像真切的看到了感受到了书中景一样,而后的篇章将农村小人物也写得活灵活现,完全就是身边人的缩写。

那冯歪嘴子看来倒很像我村子里以卖垃圾为生的一个老人,现已年至80,头发发白,凌乱在空中,却像是刚理过的,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头发是长过耳背的,想来是经常理发的了。老人有个神志不清的老婆,老婆每天都神神叨叨的,不管哪个时刻都是傻笑着的,衣服也总是脏脏的,没有怕羞的概念,在人多的地方把衣服撩起放着,露出同样脏脏的胸脯,经常是到了晚上就喊叫起来,又或者用双手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老人还有一个儿子,瘦得跟个猴子似的,连身高也差不多是猴子般高,小学的时候跟他儿子一个学校,后来听爸爸讲他儿子早早就辍了学外出打工。我想,他那样的年纪,十来多岁,身子那么弱,能做什么呢?没办法去想象,后来也作罢了。

老人有亲戚吗?大概没有,从来没听过或者见过有其他人到老人家去过。据闻他的父亲原是一个乞丐,这么说来他是比他父亲强了。

虽然已经80多岁,却依旧拉着推车到处去收垃圾,再每天走上两多公里路去卖垃圾,背佝偻着,双手抓...

显示全文

第一第二章讲风土最为深刻,也是第一第二章的试读吸引了我继续看下去,细节的描写让人好像真切的看到了感受到了书中景一样,而后的篇章将农村小人物也写得活灵活现,完全就是身边人的缩写。

那冯歪嘴子看来倒很像我村子里以卖垃圾为生的一个老人,现已年至80,头发发白,凌乱在空中,却像是刚理过的,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头发是长过耳背的,想来是经常理发的了。老人有个神志不清的老婆,老婆每天都神神叨叨的,不管哪个时刻都是傻笑着的,衣服也总是脏脏的,没有怕羞的概念,在人多的地方把衣服撩起放着,露出同样脏脏的胸脯,经常是到了晚上就喊叫起来,又或者用双手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老人还有一个儿子,瘦得跟个猴子似的,连身高也差不多是猴子般高,小学的时候跟他儿子一个学校,后来听爸爸讲他儿子早早就辍了学外出打工。我想,他那样的年纪,十来多岁,身子那么弱,能做什么呢?没办法去想象,后来也作罢了。

老人有亲戚吗?大概没有,从来没听过或者见过有其他人到老人家去过。据闻他的父亲原是一个乞丐,这么说来他是比他父亲强了。

虽然已经80多岁,却依旧拉着推车到处去收垃圾,再每天走上两多公里路去卖垃圾,背佝偻着,双手抓着小推车往前拉的时候,已不像小时候看见的那样利索,现在看他,拉着车子每走一步都是哆嗦的,嘴巴微张,颤抖着双唇,在烈日的照耀下,额头蒙着一层汗,衬着黝黑的皮肤,衬得发亮,抓着小推车的手,哪里还像一双手,只像一层厚厚的牛皮纸包裹着骨头罢了,原本单薄的身子,看起来更加无力了。有时他傻老婆会跟着他一起走那两多公里路,然而更多的是他自己一个人走。

闻者伤心,看者流泪,可是村子里从来也没有谁特别接济过他,尽管大家都同情他,但不过是在他收垃圾的时候把自家可回收的垃圾给了他拉去罢。

可是,就是这样一副单薄的身子,竟然一撑,撑到了现在,可知单薄的身子是有力量的。

平凡呵平凡,平凡人身上负担了一个沉重的人生,像余华笔下的福贵。

呼兰河传让我想起的何止一个老人,还有儿时挑着担子进村卖马拉糕的叫卖声,“马拉糕,马拉糕……”,远远的听见了,赶紧揣着两三块钱冲着下楼去买,有时买不着了,心里发恨,想着下次一定要赶上才是,可是,慢慢的,不知这叫卖声何时停了,再没有出现过,后来连其他样的叫卖声也停息了,再没有听见过进村的叫卖声。

还有许多许多,因为呼兰河传,一并记忆起来了,身边的人和事,若是都要细细的写起来,恐怕也能写出一个某某村传来,当然,这里说的是篇章幅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呼兰河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呼兰河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