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唐宋词十七讲》三章,从温庭筠到韦庄

明月心
读《唐宋词十七讲》三章,从温庭筠到韦庄,略有所思,小记之。

一、词之为体,要眇宜修

《沧浪诗话》、《人间词话》等著作很早就在我书架上了,但真正理解的句子不多,因为这等评论都很精炼,寥寥数语,含义是极深的,还得有人细细解释才成。

比如王国维说:“词之为体,要眇宜修,能言诗之所不能言,而不能言尽诗之所能言。诗之境阔,词之言长。”仅“要眇宜修”一词就格外耐人寻味,可以看出词是写一种女性的美,是最精致最细腻最纤细幽微的,而且带有修饰性的非常精巧的美。

以往我对诗的喜爱要远胜于词。一方面,词虽然以长短句格式丰富著称,一般认为在限制性方面比诗要小,所以创造性更佳,但我认为这是不懂填词的人在胡说八道。诗以诵咏为主,而词是用来唱的,受限于音律曲调,除了字数方面的长短限制,词在平仄、用韵等格律方面要求非常严格,要不怎么会有“为赋新词强说愁”一说呢——比如词人明明想写月光,但苦于平仄不合,可能就要转而写断桥、红花,这样想来,诗的境阔,才是得益于限制少,宜抒怀。

有一天我在容的办公室看见他抄苏轼的《临江仙·送钱穆父》,我口出狂言,认为全词只有最后一句“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显示全文
读《唐宋词十七讲》三章,从温庭筠到韦庄,略有所思,小记之。

一、词之为体,要眇宜修

《沧浪诗话》、《人间词话》等著作很早就在我书架上了,但真正理解的句子不多,因为这等评论都很精炼,寥寥数语,含义是极深的,还得有人细细解释才成。

比如王国维说:“词之为体,要眇宜修,能言诗之所不能言,而不能言尽诗之所能言。诗之境阔,词之言长。”仅“要眇宜修”一词就格外耐人寻味,可以看出词是写一种女性的美,是最精致最细腻最纤细幽微的,而且带有修饰性的非常精巧的美。

以往我对诗的喜爱要远胜于词。一方面,词虽然以长短句格式丰富著称,一般认为在限制性方面比诗要小,所以创造性更佳,但我认为这是不懂填词的人在胡说八道。诗以诵咏为主,而词是用来唱的,受限于音律曲调,除了字数方面的长短限制,词在平仄、用韵等格律方面要求非常严格,要不怎么会有“为赋新词强说愁”一说呢——比如词人明明想写月光,但苦于平仄不合,可能就要转而写断桥、红花,这样想来,诗的境阔,才是得益于限制少,宜抒怀。

有一天我在容的办公室看见他抄苏轼的《临江仙·送钱穆父》,我口出狂言,认为全词只有最后一句“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平实中蕴含哲思,意味深长,有唐诗风采(后来证明真是化用自李白诗句),和前面略带矫揉造作的写景抒情风格不一致。现在想来,我是见识浅薄,错怪了东坡。

词之为体,要眇宜修,它本身就是属于“工丽”的,就好像拿写意山水的意境辽阔去评价工笔花鸟,便任它再好也觉得做作。填词是戴着镣铐跳舞,越想舞得轻盈如若翩鸿,越要有功力,还需要点运气和灵感,要求一首词像陶潜、摩诘诗一样天然雕饰并不公平。

二、词之品读,追本溯源

逾70页的讲稿,只围绕温庭筠一首《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旁征博引不下二十处,真叫我领会什么叫精读。

叶嘉莹教会我们一种品读诗词的方法:当你对一个词语具体指代什么不明确时,要从更早期其他诗词文章的用法中寻求印证。

从诗经到诸子百家,汉赋唐诗宋词,中国古典文学是一脉相承的。高中时语文老师为了提高我们诗词阅读题分数,让我们背“折柳代表送别,鸿雁代表思乡,美人暗喻志向……”这当然是很笨的方法,让学生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但它也不全是无用的,柳、鸿雁、美人等中国古典文学中的语码(code),古往今来文人墨客们都如此使用它作为某种隐喻,于是这种隐喻就变成大家熟知的明喻了,自然要从这方面去解读。

理解语码,在于积累,不仅是诗词阅读数量的积累,也在感官感情的积累。读“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我是真切地感伤和惆怅,好像自己就站在此处访古追思;读《江城子》,为这深情自思量,倘若东坡是我身边相熟的朋友,那真够教我心疼……每一次想象诗词营造出来的画面并令自己置身其中,都是一种体会训练,我走进诗词中,诗词走进我心里。

三、词之赏析,不拘一格

曾经最不认同的诗词赏析之法,是对一部分诗词过分解读攀附“托物言志”。

比如温飞卿这几句“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叶先生认为“懒起”不代表靡靡之音,“画蛾眉”可以从李商隐“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都画长”中印证这是爱美要好的品格,和屈原描绘种种幽兰芳草寄寓精神追求是相通的。我却并不十分认同。

一个美女,在日光影映中睡醒了,她翻个身,绵柔的长发正如波浪流淌在白皙俏丽的脸上。她慵懒地起来,对镜描眉,梳洗啊化妆啊,都是缓缓地一点不着急……

仅字面意思理解,不也很美么?这是很写实的生活场景,显得女子尤为真切可爱啊!

试想,作为一个美女,她平日里在公众场合应该是很注重形象的,粉面黛眉精修细描,一举一动都要得体。可现在她在闺房里,没有人看着她,她要赴的约也许时间还长,她要等的人也还没来,她处于很放松的状态,平时端着的神态都松懈下来,自然是一副慵懒的模样。这可是很难得一见的呢,所以词人把它描绘下来,为什么一定要往政治寄托上靠呢?

诗词之本意,作“看山是山”解,还是“看山不是山”解,读者应该有选择的自由,如果强行解释,恐怕招致反感。

好在讲到韦庄时,叶先生又表示,比兴寄托和纯美学欣赏这两种解构方法都要用,又都不能过分僵化。欣赏温庭筠的角度,和欣赏韦庄的角度是不同的——温词之美在感官形象、声音美和语言符号语码给人的联想;韦词之美在于真率的感情,把词从客观的没有个性的歌词往前推进了一步。

不拘一格,正是我意:该联系作者生平、品格意趣时不能读得浅薄,该欣赏纯文字时不必多虑。

读书最妙是有所思有所得,有时写于前面的笔记小注,在后面先生的讲述中得到验证,也是一种得意和快乐,哈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唐宋词十七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唐宋词十七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