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三世 理查三世 评价人数不足

真正的诗体译本

江流

“第四幕/第四场/第十六景

Windy attorneys to their client’s woes,

Airy succeeders of intestine joys,

Poor breathing orators of miseries!

Let them have scope: though what they will impart

Help nothing else, yet do they ease the heart.

说出的悲怆,如风过无痕,

如虚假的承诺,让人空乐一场,

如苦难的申诉者,声哽气咽,言义微茫!

把话都说出来吧;虽然话语说出,

于事无补,但能抚慰心灵的痛楚。”

叹为观止!

不仅清晰地解释原文的意思,更有汉语特有的调性,读起来很有韵律感。

翻译诗作难,翻译莎士比亚的戏剧诗更难。朱生豪先生翻译成散文体,最快一天可以翻译一万字。而翻译诗,一天只能是十几行,往往还不到一千字。

正如辜正坤先生在序言所讲:“话不是诗”、“不是分了行就是真正的诗”。诗歌的语言艺术有一整套修辞造句、音韵格律的规矩,翻译时也要同样遵守这套规则。

译者们在全套文集中使用的“有韵体诗词曲风味译法”、“有韵体现代文白融合译法”、“无韵体白话诗译法”,将译例念出来,确实节奏感很强,有诗的风...

显示全文

“第四幕/第四场/第十六景

Windy attorneys to their client’s woes,

Airy succeeders of intestine joys,

Poor breathing orators of miseries!

Let them have scope: though what they will impart

Help nothing else, yet do they ease the heart.

说出的悲怆,如风过无痕,

如虚假的承诺,让人空乐一场,

如苦难的申诉者,声哽气咽,言义微茫!

把话都说出来吧;虽然话语说出,

于事无补,但能抚慰心灵的痛楚。”

叹为观止!

不仅清晰地解释原文的意思,更有汉语特有的调性,读起来很有韵律感。

翻译诗作难,翻译莎士比亚的戏剧诗更难。朱生豪先生翻译成散文体,最快一天可以翻译一万字。而翻译诗,一天只能是十几行,往往还不到一千字。

正如辜正坤先生在序言所讲:“话不是诗”、“不是分了行就是真正的诗”。诗歌的语言艺术有一整套修辞造句、音韵格律的规矩,翻译时也要同样遵守这套规则。

译者们在全套文集中使用的“有韵体诗词曲风味译法”、“有韵体现代文白融合译法”、“无韵体白话诗译法”,将译例念出来,确实节奏感很强,有诗的风味。

值得夸奖的是,全书中英文对照查看很方便,第几幕第几场第几景第几段,标注得很清楚,很快能找到对照文本,更能领略到两种不同文体的魅力。

有译本的辅助,细细读来,莎士比亚作品不再是高不可攀、摆在书架上的装饰,而成为领略人生百态、世间风韵的窗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理查三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