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处的发烧状态

慈斯基

叙述者总是自称在''养病'',在我看来,他是将病养出了自己的节奏和艺术。

首先,这病赋予他敏锐的感受力和观察力。他常会与众不同,看到事物为人忽略的另一面(比如当见到埃尔斯蒂尔神话题材的绘画后,反而认为画家太太的姿色增添了几分),使其与日常生活节奏本身拉开距离。而一旦承认这一点,主人公就也因此''虚弱''出了属于自己的新节奏。他总在强调自己的病,似乎病是种缺陷同时又是种优越,而他的叙述本身也像反复的''发烧''——忽而是执着躁狂,忽而又在过于冷静寒意逼人后退留一丝温情脉脉。

在同少女相遇前,''我''同画家有过一段交往,细思十分有趣。因为我们的注意力总是会被吸引到和我们自身特点相关的人和事物上去,因此不难发现,观察者本身就是在以艺术家的眼光来看待周围的人和事:常人加诸自身的矫饰只需一瞥便可将之摧毁,他们反而会竭力在最平凡的事物中寻找美。

其中给人印象很深刻一处是他在旅馆窗前看云彩和大海的情景。明暗、色彩、线条,描摹之细让人想到画者笔触,艺术表达在不同介质间就这样反复游动,流逝在时间中的''看''在记忆的笔下''写''成了涂满空间的''画''。我们当然有理由追问:从小窗中看到的风景真是这个样子吗?...

显示全文

叙述者总是自称在''养病'',在我看来,他是将病养出了自己的节奏和艺术。

首先,这病赋予他敏锐的感受力和观察力。他常会与众不同,看到事物为人忽略的另一面(比如当见到埃尔斯蒂尔神话题材的绘画后,反而认为画家太太的姿色增添了几分),使其与日常生活节奏本身拉开距离。而一旦承认这一点,主人公就也因此''虚弱''出了属于自己的新节奏。他总在强调自己的病,似乎病是种缺陷同时又是种优越,而他的叙述本身也像反复的''发烧''——忽而是执着躁狂,忽而又在过于冷静寒意逼人后退留一丝温情脉脉。

在同少女相遇前,''我''同画家有过一段交往,细思十分有趣。因为我们的注意力总是会被吸引到和我们自身特点相关的人和事物上去,因此不难发现,观察者本身就是在以艺术家的眼光来看待周围的人和事:常人加诸自身的矫饰只需一瞥便可将之摧毁,他们反而会竭力在最平凡的事物中寻找美。

其中给人印象很深刻一处是他在旅馆窗前看云彩和大海的情景。明暗、色彩、线条,描摹之细让人想到画者笔触,艺术表达在不同介质间就这样反复游动,流逝在时间中的''看''在记忆的笔下''写''成了涂满空间的''画''。我们当然有理由追问:从小窗中看到的风景真是这个样子吗?究竟是教堂像悬崖还是悬崖像教堂?这显然又回到''风景如画''这个好问题了,在这几页对光色和谐效果的追求中,普鲁斯特给出了属于他的答案。

这本的总题是《在少女们身旁》或《在少女花影下》,所有关于少女群像的描绘都极为动人,恋爱中人眼若追光,先是摇晃扫射,最终定格在那一人身上。因此,主人公的爱并不像友情那样是一种敞开的交流状态,它始于远距离的窥视,发展于阐释和想象,并要靠对方的不知情得以维系。(我们能够隐隐感到斯万对奥黛特、我对希尔贝特的那种状态似乎又再重复)但我更认为,群的多声部同样重要。这很像茫茫海上英雄见到一群水中仙,他爱上了其中一人。但与此同时,他是爱上了他们所有人。''少女们''同''大海''一样,既是背景,又是主角,其要义在形状之不固定,即永远不间断更新带来的无法把握之感。

同样有趣的,是少女们并不知的,她们的目光给少年留下的深刻印象。晃似不经意般奇迹的一瞥,像光投在墙上对方却因此得以变得立体、确认自己的存在。就是这样的一瞥造成的深刻印象,让''我''在记忆中将她们的转瞬即逝的表情塑了像,处于一种不可得的追逐状态中。

荡远一点说,塑像后的结果就是''追''。想想古今中外多少作品里写这些爱塑像的故事,大理段氏公子爱的是那无量洞中璧人目光难以捉摸,红白蓝之白里理发师逃亡也要将至抱走,祖与占遇见卡特琳之前在墓园看见塑像后有这样一句:

他们有见过这样的笑容吗?

没有。

若有幸遇上呢?

必穷追不舍。

这样向前跑,"终不可得"护佑着,便没有任何可以阻拦想象。而当你意识到这些时,便在有把握抓够到的一瞬间有片刻茫然,选择放手。

这是神赐的单人游戏。

我突然又想起

老歌 you are beautiful ,歌里给我触动最深的一句就是 cause i will never be with you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追忆似水年华 Ⅱ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