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品译注 诗品译注 7.6分

呐~我是周振甫一生黑,不喜请折叠。

劳繁拟
得益于之前曾翻阅周振甫先生那让人哭笑不得的《周易译注》和《诗经译注》(据中华书局总编徐俊的回忆【《春雨润物细无声——周振甫先生琐忆》,载于《中华读书报》2011年8月10日】,《诗经译注》是周先生生前最后著作。另据已忘出处的一种说法,《诗经译注》只是托弥留之际的周先生之名的集体创作,所以也不能全部归责于周先生。),《诗品》译成这样倒也算意料之中。翻译不准确的地方不一而足(最典型的就是多处对于“气”这个字的翻译很莫名其妙),不需译的地方强译(例如作为助词的“之”一定会被强行译成“的”),当详解的地方略过(比如多处以字或职指代的人没有译成人名。像下品“齐黄门谢超宗 齐浔阳太守丘灵鞠 齐给事中郎刘祥 齐司徒长史檀超 齐正员郎钟宪 齐诸暨令颜则 齐秀才顾则心”里的“余从祖正员尝云”译成“我的从祖(祖父的兄弟)钟宪曾经说”似更妥,而非简单地直接译成“我的从祖正员曾经说”【关于钟宪:陈延杰云:“嵘之从祖也。”许文雨云:“据本品所云,知宪为嵘之从祖,仕至正员常侍,余不详。”转引自王叔岷的《钟嵘诗品笺证稿》】)。此等译注有何面目见钟嵘于地下?以及,真的有做到“注释《诗品》,参考陈注和古笺”吗?仅举非常致命的一例...
显示全文
得益于之前曾翻阅周振甫先生那让人哭笑不得的《周易译注》和《诗经译注》(据中华书局总编徐俊的回忆【《春雨润物细无声——周振甫先生琐忆》,载于《中华读书报》2011年8月10日】,《诗经译注》是周先生生前最后著作。另据已忘出处的一种说法,《诗经译注》只是托弥留之际的周先生之名的集体创作,所以也不能全部归责于周先生。),《诗品》译成这样倒也算意料之中。翻译不准确的地方不一而足(最典型的就是多处对于“气”这个字的翻译很莫名其妙),不需译的地方强译(例如作为助词的“之”一定会被强行译成“的”),当详解的地方略过(比如多处以字或职指代的人没有译成人名。像下品“齐黄门谢超宗 齐浔阳太守丘灵鞠 齐给事中郎刘祥 齐司徒长史檀超 齐正员郎钟宪 齐诸暨令颜则 齐秀才顾则心”里的“余从祖正员尝云”译成“我的从祖(祖父的兄弟)钟宪曾经说”似更妥,而非简单地直接译成“我的从祖正员曾经说”【关于钟宪:陈延杰云:“嵘之从祖也。”许文雨云:“据本品所云,知宪为嵘之从祖,仕至正员常侍,余不详。”转引自王叔岷的《钟嵘诗品笺证稿》】)。此等译注有何面目见钟嵘于地下?以及,真的有做到“注释《诗品》,参考陈注和古笺”吗?仅举非常致命的一例。看过《诗品》的朋友应该都有印象,下品里出现了很诡异的“晋文学应璩”(实当称“魏文学应玚”)。古直对此的注:“魏志曰:‘应玚为五官将文学。玚弟璩,官至侍中。’此已误玚为璩,又误魏为晋也。魏志曰:‘汝南应玚,字德琏,被太祖辟为丞相掾属,转为平原侯庶子,后为五官将文学。’”(我也未曾得见古直的《钟记室诗品笺》。此处转引自王叔岷的《钟嵘诗品笺证稿》)而周先生的注释:“应璩(190-252):字休琏。魏汝南(在今河南省)人。官至侍中,著《百一诗》。此误作晋。”(另附中品里“魏侍中应璩”的注释:“应璩(190-252):字休琏。三国魏汝南(郡治平舆,今河南汝南县东南)人。官至侍中,著有《百一诗》,讽刺时政。”)
一分为二,周先生的《文心雕龙今译》还是不错的,虽然仍有些地方翻译可能欠妥当,但总体还是能通读的(os:振甫同志啊,咱们别跟别人比成绩,要跟自己比进步。)。
最后,要说《诗品》推荐的本子的话,中华书局出的王叔岷(傅斯年的爱徒,王利器的同门,极有才性)的《钟嵘诗品笺证稿》当是善本。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郭绍虞的《诗品集解 续诗品注》、曹旭的《诗品笺注》(不知道跟上海古籍的《诗品集注》有多大的区别)虽然都没看过,但想来应该也都是极佳的本子(人文社早年间出的陈延杰的《诗品注》是《诗品》近代以来第一个全注本,但也因为是“第一个”所以疏漏颇多,并不推荐)。
三处手民误植:
1.前言 《诗品序》的分合 第三段,“因为上品诗人只有十‘二’人”误,“上品诗人只有十‘一’人”
2.中品 “晋‘宏’农太守郭璞”误,“晋‘弘’农太守郭璞”。
3.下品 “汉令史班固 汉孝廉郦炎 汉上计赵壹”里“斯人也,而有斯困”去逗号改为“斯人也而有斯困”似更佳。钟嵘当是仿“斯人也而有斯疾也”(《论语·雍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一般不需加停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品译注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品译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