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白雪巴人,只关风月

夏瑜
一直以来,对诗经有种神秘而敬畏之感,印象中除了那些穿越千年依然脍炙人口的名篇,余下的就是晦涩难懂的语言和早已弥散在岁月里的韵味了。今收到朋友推荐的钱江丽这本关于诗经的小书,忽然重读诗经的兴致又被勾起,私心想借作者的著作使自己对古今中外最负盛名的以情诗著称的诗经有些新的了解。

      诗三百的风、雅、颂之中,于今日最难懂却也最浪漫的莫过于风。国风收录的是承载着先秦各地风土人情的民歌,它的魅力在于为我们展开一幅先民的生活巨画,画面感极强,勃勃生气扑面而来,往往寥寥数语,诗中人便跃然纸上,情节语言思之有趣。然而诗经距离我们的时代已太过久远,语言也早已不通,后人若想领略诗经之美,就要有所借助。本书以诗经内的诗歌原文结合文化元素和作者的理解,将诗歌所附含义进行陈述,深入浅出,一气呵成。小书篇幅不长收录有限,但细细读来收获颇丰。
      
显示全文
一直以来,对诗经有种神秘而敬畏之感,印象中除了那些穿越千年依然脍炙人口的名篇,余下的就是晦涩难懂的语言和早已弥散在岁月里的韵味了。今收到朋友推荐的钱江丽这本关于诗经的小书,忽然重读诗经的兴致又被勾起,私心想借作者的著作使自己对古今中外最负盛名的以情诗著称的诗经有些新的了解。

      诗三百的风、雅、颂之中,于今日最难懂却也最浪漫的莫过于风。国风收录的是承载着先秦各地风土人情的民歌,它的魅力在于为我们展开一幅先民的生活巨画,画面感极强,勃勃生气扑面而来,往往寥寥数语,诗中人便跃然纸上,情节语言思之有趣。然而诗经距离我们的时代已太过久远,语言也早已不通,后人若想领略诗经之美,就要有所借助。本书以诗经内的诗歌原文结合文化元素和作者的理解,将诗歌所附含义进行陈述,深入浅出,一气呵成。小书篇幅不长收录有限,但细细读来收获颇丰。
      

      作者说诗经是最古老的情歌,这话没错。诗经里面关于爱情,有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千斤重诺,有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的离乱感伤,有“既见君子,云胡不喜”的踏实随性,有“瞻望弗及,泣涕如雨”的无奈哀痛……作者在每每介绍一处诗歌时,都会将自己多年来对诗经研究的心路历程给大家进行展示,与不同年代的同类别的诗歌进行比较,比如在写《君子于役》时,会提到杜甫的《渭川田家》。同时,作者还极具批判精神,几乎针对每一首诗歌都会提到市面上出现的某些断章取义的释义。比如在写诗歌《燕燕》时,批判了《毛诗序》里面针对本诗歌的曲解,说它以讹传讹,以致错得百草寸生,让看书的人都快变得荒芜起来;批判闻一多先生的《说鱼》,说他将《诗经》里出现过的跟“鱼”这个意象有关的诗篇通通收归一旁,钉上“性”和“淫”的标签,等等。足以看出作者也属于真性情之人,不矫揉造作,敢想敢言。作者写作还有一大特点就是引经据典。每一个篇幅都会拿老子、庄子、孟子等大家们的杰作或者故事和诗歌所阐述的意境进行比较,以期给读者一种身临其境之感。而且善于旁征博引,无论是古代大家还是近现代的名人轶事都会被她借用过来帮助大家理解诗经里的诗歌带给大家的真情实感。比如在《女曰鸡鸣》里面讲“爱在一粥一饭间”时,联想到了钱钟书和杨绛之间的感情,简直如出一辙;在《击鼓》里面提到了张爱玲,在《大车》中将邓丽君的歌作为了结尾,等等。作者的语言很平易近人,能让人饶有趣味地读下去。理解了诗歌的大致含义之后再回头读一遍诗歌,你仿佛能置身其中,很快的理解这首诗歌的含义。

       插一句题外话,何为阳春白雪,何为下里巴人?风雅颂的名篇当今读来自是阳春白雪,可在两千多年前这些先民们的流行歌应该没有今日的地位,之所以如此可能是历史积淀和文化传承变迁的结果。于是我想艺术的形式与内容可能千万种不同,阳春白雪也好,下里巴人也罢,只要它是从生活中来又到生活中去,能真实的反映了人类的真善美,就会像诗经这样,经两千年而不朽,虽历久而弥新。
      正如作者所言,人的精神世界是慢慢地一步一步走向开阔深远的。《诗经》于她于我,都是值得用一生的时间去翻去读的,不同的年龄都会有别样的感悟。于广大读者,此言善矣。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诗经:最古老的情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