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 8.1分

花发多风雨,人生足别离

妮可妮可酱

唐诗的五言绝句里,有一句“人生足别离”。我的一位前辈将这句话翻译为:唯有“再见”才是人生。翻译得真好。相逢时的喜悦,总是倏忽消散尽逝,唯有离别时的伤心,残留绵远。若说我们是始终生活于经常面对惜别的世界里,是绝对不为过的。 因此,我将这篇文章取名为Goodbye。若用来指现代绅士淑女的别离百态,或许言重了,但若能由是描绘出各式人生的别离模样,那便为我幸。——太宰治 人间失格指的是丧失了做人的资格。整本书都是在自我否定、自我堕落,想到了的松子“生而为人,对不起”,应该是因少年时受到忽视、虐待而产生的伴随一生的低自尊人格。大部分人或许不会有这么彻头彻尾的绝望,但读太宰治的文章,多少还是会有些共鸣。 序 三张照片:童年、少年、中年。 第一手札 幼年的小叶。用滑稽的言行讨好他人。 “与人相处,我总是恐惧得颤抖,对同样身为人的自己的言行举动丝毫没有自信。我将孤独的苦恼暗藏于心,拼命地用天真无邪的乐天派模样掩饰内心的忧郁和敏感,逐渐成为一个爱做戏的怪人。” 夏日穿毛衣作怪,虽不想要礼物,为了迎合父亲还是偷偷写上礼物讨他的欢心,在学校也逗大家开心。家中男佣女佣侵犯小叶,却一直沉默,认为诉苦终究是徒劳的,无法...

显示全文

唐诗的五言绝句里,有一句“人生足别离”。我的一位前辈将这句话翻译为:唯有“再见”才是人生。翻译得真好。相逢时的喜悦,总是倏忽消散尽逝,唯有离别时的伤心,残留绵远。若说我们是始终生活于经常面对惜别的世界里,是绝对不为过的。 因此,我将这篇文章取名为Goodbye。若用来指现代绅士淑女的别离百态,或许言重了,但若能由是描绘出各式人生的别离模样,那便为我幸。——太宰治 人间失格指的是丧失了做人的资格。整本书都是在自我否定、自我堕落,想到了的松子“生而为人,对不起”,应该是因少年时受到忽视、虐待而产生的伴随一生的低自尊人格。大部分人或许不会有这么彻头彻尾的绝望,但读太宰治的文章,多少还是会有些共鸣。 序 三张照片:童年、少年、中年。 第一手札 幼年的小叶。用滑稽的言行讨好他人。 “与人相处,我总是恐惧得颤抖,对同样身为人的自己的言行举动丝毫没有自信。我将孤独的苦恼暗藏于心,拼命地用天真无邪的乐天派模样掩饰内心的忧郁和敏感,逐渐成为一个爱做戏的怪人。” 夏日穿毛衣作怪,虽不想要礼物,为了迎合父亲还是偷偷写上礼物讨他的欢心,在学校也逗大家开心。家中男佣女佣侵犯小叶,却一直沉默,认为诉苦终究是徒劳的,无法信任世人。 “双方互相欺骗,但居然都相安无事,甚至没察觉出那是欺骗——我认为,这种单纯、明朗的互不信任,在人类生活中比比皆是。我对这种欺骗行为并没有多大兴趣,因为我本人也一天到晚装腔作势,欺骗他人。那些互相欺骗又同时过着单纯、明朗生活的人,抑或那些互相欺骗却过得理所当然的人,着实让我迷惑不解。人类终究未能教会我其中奥秘。若我知晓那奥秘,也许就不会如此惧怕人类,也不会对每个人都尽力讨好,更不会与人的生活对立,以至夜夜遭受身陷地狱般的苦痛。我从未向任何人揭发男佣女佣的丑恶罪行,原因并非对人类的不信任,更不是受基督教义的影响,而是人类已然对我——这个名叫叶藏的人——紧紧地关上了信任的外壳。” 第二手札 少年的小叶。中学时第一次离开故乡,仍旧作怪。竹一看穿了他,喜欢上画画。高中来到东京,从一位画室同窗堀木身上学会了酒精、香烟、妓女、当铺以及左翼思想等事物。参加共产主义的秘密活动,“社会上的合法事物太过可怕(它们对我来说高深莫测),结构也往往复杂混乱,我无法忍受坐在没有窗户的阴冷房间内。相较而言,即使外面是不合法的汪洋大海,我也愿纵身跳入,等待那即将来临的死亡。”有三个女人对他抱有好感,后来认识了有夫之妇常子相约自杀,镰仓跳海,常子死了,小叶被救回。 第三手札 “人的态度变化之快,竟如此容易不过吗?人类的善变让我感到卑劣,或许称为滑稽更准确些。 ” 镰仓殉情后退学,成为一个三流画家,寄居在“比目鱼”家。 “这世上每个人的说话方式,都是如此拐弯抹角,含糊其辞,总有一种试图撇清责任的复杂与微妙。他们总是徒劳地不留下话柄,随时都在应变取巧,这让我十分困惑,最终也只能随波逐流。” 在堀木家认识了静子,同她还有她的女儿茂子同居。 “如果是真的,我真想向神明祈祷。神啊,请赐予我钢铁意志,让我通晓“人类”的本性吧。一个人排挤另一个人,难道这不是罪吗?我甚至连神明都惧怕。我不相信神爱众生,只相信神的惩罚。所谓信仰,不过是为了接受神的鞭笞而在审判台前低头。我相信地狱存在,却不相信会有天堂。” “人类啊,明明完全不了解对方,错看对方,却将彼此看做唯一的挚友,一生无法察觉对方的真性情,待对方驾鹤西归,还要为他哭泣着念诵悼词。” “世间”又是什么?是“人”的复数吗?“世间”的实体究竟是什么样子?迄今为止,我一直以为“世间”定是一个强大可怕又严苛的事物。” “世间——我似乎也懵懂地理解了到底何谓世间。世间就是个人之间的斗争,而且这斗争是随时随地发生的。人活着只是为了在斗争中取胜。一个人不可能服从于另一个人,即使是奴隶,也会有自己渺小的报复方式。除了当场决出胜负之外,他们没有其他的生存 方式。他们冠冕堂皇,却只针对个人,战胜一个之后再去迎战下一个,令人费解的世间就是令人费解的个人。大海指的不是世间,而是个人。如此一想,我顿时减轻了对世间这片捉摸不定的无边大海的恐惧,不再像以前那样无休止的焦虑,开始只考虑眼前的需求,于是我变成了一个厚颜无耻的人。” 后来遇到纯洁少女祝子,结婚后过起了貌似平淡的生活,直到祝子被玷污,又回到酒精、毒品的生活。自杀未果,后被送去精神病院,后去乡下疗养,终此一生。“我丧失了做人的资格。或者说,我已经被世间除名。” “只是一切都会过去。迄今为止,我在所谓世间之中摸索前行,唯一愿意视为真理的,就只有这句话。只是一切都会过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失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失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