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园里的守望者

北冥何道

我对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厌倦了,在纽约甚至没有一所他妈的正经学校,一想起那些假模假式的室友,假模假式的老师我就忍不住想呕吐。我想离开这个地方,想在郊外随便找一个工作,装又聋又哑,这样就不用和任何人说话,你知道的,和那些虚伪的人奉承总是令人作呕。 菲比就坐在前面的旋转木马上,在那个老旧的棕色木马上——她喜欢旧的东西,她跟其他小女孩多么不一样啊——她笑的多开心,她很快把头撇过去了,但是她一定在拿眼角偷看我,她又想起来正在生我的气呢。 我的右手搭在她的小行李箱上,我自己的两个行李箱还寄存在车站哩,我甚至都不准备那两个行李箱了,我将独自离开,一路搭顺风车,一直到够远的地方。我将在树林边上独自生活,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这里度过,我要定一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虚伪的事,谁要做谁就滚。 我摸了摸上衣口袋,里面还有那张字条:“一个不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轰轰烈烈地死去,而一个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谦恭地活下去。”这话真他妈矫情。 等到转台停止旋转以后,菲比下了木马向我走来。“这次你也骑一下吧,”她说。 “不,我光是瞧着你骑。我光是想瞧着你...

显示全文

我对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厌倦了,在纽约甚至没有一所他妈的正经学校,一想起那些假模假式的室友,假模假式的老师我就忍不住想呕吐。我想离开这个地方,想在郊外随便找一个工作,装又聋又哑,这样就不用和任何人说话,你知道的,和那些虚伪的人奉承总是令人作呕。 菲比就坐在前面的旋转木马上,在那个老旧的棕色木马上——她喜欢旧的东西,她跟其他小女孩多么不一样啊——她笑的多开心,她很快把头撇过去了,但是她一定在拿眼角偷看我,她又想起来正在生我的气呢。 我的右手搭在她的小行李箱上,我自己的两个行李箱还寄存在车站哩,我甚至都不准备那两个行李箱了,我将独自离开,一路搭顺风车,一直到够远的地方。我将在树林边上独自生活,我要赚钱建一个自己的小木屋,余生就在这里度过,我要定一个规矩,谁都不能在这做虚伪的事,谁要做谁就滚。 我摸了摸上衣口袋,里面还有那张字条:“一个不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轰轰烈烈地死去,而一个成熟的人的标志是他愿意为了某个理由而谦恭地活下去。”这话真他妈矫情。 等到转台停止旋转以后,菲比下了木马向我走来。“这次你也骑一下吧,”她说。 “不,我光是瞧着你骑。我光是想瞧着你骑。” 我说着,又给了她一些她自己的钱。“给你。再去买几张票。” 她从我手里接过钱。“我不再生你气了,”她说,“我知道。快去——马上就要转啦。” 接着她突然吻了我一下。随后她伸出一只手来,说道:“下雨啦。开始下雨啦。” “我知道。” 接着她干了一件事——真他妈的险些儿要了我的命——她伸手到我大衣袋里拿出了我那顶红色猎人帽,戴在我头上,“你不要这顶帽子了?”我说。 “你可以先戴一会儿。” “好吧。可你快去吧,再迟就来不及了,就骑不着你的那匹木马了。” 可她还是呆着不走。 “你刚才的话说了算不算数?你真的哪儿也不去了?你真的一会儿就回家?”她问我。 “是的,”我说,我说了也真算数。我并没想向她撤谎。“快去吧,”我说。“马上就要开始啦。” 她奔去买了票,刚好在转台开始转之前入了场。随后她又绕着台走了一圈,找到了她的那匹木马。随后她骑了上去。她向我挥手,我也向她挥手。 我还是不走了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麦田里的守望者的更多书评

推荐麦田里的守望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