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 彷徨 9.3分

从中国现代文学看婚姻法之婚姻自由原则社会现状——以鲁迅《伤逝》为例

耳夜

本文是一篇涉及学科交叉的研究文章:以我国《婚姻法》中婚姻自由原则为法学出发点,以作家鲁迅《彷徨》一书中的《伤逝》为文学出发点,从问题研究背景、法学和文学的联系、婚姻自由原则的社会现状、后期问题预想共四个方面出发,结合学术界现有的对婚姻自由、文学作品分析的研究成果、思考婚姻自由原则在我国当下社会中需解决的问题,如思想与行为不符所产生的矛盾、婚姻法中部分规定是否过于强硬等等,并简单提出一些可解决的途径,以达到让自身不断反思、向公众不断宣传这一原则的基本目的。

一、笔记写作背景及目的

2017年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这是婚姻法于1950年颁布之后出台的第四个司法解释。作为新中国成立之后颁布的第一部法律,它使中国人眼中的“头等大事”开始变得有法可依,调整家庭关系上更有不可或缺的作用。婚姻法虽从颁布后经历了一次修订、补充了四次司法解释,但从1950年开始这部法律就一直体现着的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一系列原则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婚姻自由原则,具体包括结婚自由和离...

显示全文

本文是一篇涉及学科交叉的研究文章:以我国《婚姻法》中婚姻自由原则为法学出发点,以作家鲁迅《彷徨》一书中的《伤逝》为文学出发点,从问题研究背景、法学和文学的联系、婚姻自由原则的社会现状、后期问题预想共四个方面出发,结合学术界现有的对婚姻自由、文学作品分析的研究成果、思考婚姻自由原则在我国当下社会中需解决的问题,如思想与行为不符所产生的矛盾、婚姻法中部分规定是否过于强硬等等,并简单提出一些可解决的途径,以达到让自身不断反思、向公众不断宣传这一原则的基本目的。

一、笔记写作背景及目的

2017年2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公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这是婚姻法于1950年颁布之后出台的第四个司法解释。作为新中国成立之后颁布的第一部法律,它使中国人眼中的“头等大事”开始变得有法可依,调整家庭关系上更有不可或缺的作用。婚姻法虽从颁布后经历了一次修订、补充了四次司法解释,但从1950年开始这部法律就一直体现着的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一系列原则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婚姻自由原则,具体包括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不许任何人侵犯、也不允许任何人滥用——这是人民精神进步、人权利益争取的象征,更是值得今天的我们反复论证的意识。

与此同时,1950年的文学界刚刚结束了自1917年开始的三十年现代文学,鲁迅、郭沫若、茅盾、老舍、巴金等大小作家点亮了这个时代的辉煌。各位作家笔下的感情世界虽有喜有悲,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些文学作品中体现出来的思想、感情与心理与同时期中国所发生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全面现代化的历史进程相适应,展现了人对自我的认识、发展与描绘,是心灵的变动与思路的历程,这种关于“人”的探讨,人与人、人与社会关系的探讨对其它学科领域的研究将起到不可或缺的基础性思想建设作用。

因此,本文将同时从法学和文学角度出发,以现代文学大家鲁迅唯一的一篇爱情小说《伤逝》为例,从两位主人公的经历看我国当下婚姻自由原则中“结婚自由”的现状,并简单提出一些可解决的途径,以达到让自身不断反思、向公众不断宣传这一原则的基本目的。

二、法学与文学两学科的联系

对事物的说明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因此在正式讨论之前,应先看到它们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共同之处、类似的学科交叉学习有什么好处。

有学者将法律和文学都归结到哲学的层次,认为二者都是“人类社会的上层建筑,是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产物,都共同反映作为社会上层建筑的社会关系和阶级关系”。我不反对这个观点,因为哲学正是一门寻找理性本源和物与物之间关系的学科,它为我们生活中许多看似不可解答的难题提供了答案。但如果单纯用哲学来论证,我却觉得颇有种“万金油”的味道。所以,我把这一观点与现实生活中的具体事例相结合,为后面内容提供更有说服力的支持。

1.法学研究需要一定语言文字应用能力

追本溯源,法律是一门是需要实践的学科。无论是想要写得一手漂亮的论文、法律文书,亦或是培养雄辩的口才,都少不了与“文字”打交道,这正是语文里工具性与人文性结合的体现。有学者在论证我国大学语文课程开设的必要性时,也提到了文学与其他学科交融之必要的说法,我对此非常同意。因为如果在语言文字上(或者说是母语上)没有一定功底,就很难在术业上专攻出个人独立的、具有一定逻辑性的看法,即使以外国语为主要工作用语也是如此。

2.法学研究需要文学阅读提供广阔思路

处理法律事务往往不像法学界局外人所想象,可以从法条中直接找到答案,还要考虑到现实生活中种种“只有想不到,没有不可能”的情况。且近一段时间以来让全社会所震惊的“于欢辱母杀人案”、“雅戈尔动物园老虎咬人事件”正是对此观点的最好解释。

如此看来,为了让法学专业的学生对这样一个处处充满“神转折”的世界有所思考,阅读文学作品便成了极佳选择,因为文学世界总是充满想象,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举例来说,在我国著名当代文学作家余华的作品《现实一种》中,用冷静理智、有条不絮的语言讲述了亲人之间相互残杀的故事,“亲人相杀”的案件在法学界虽屡见不鲜,但每每听说也总是骇人听闻,阅读本书则可以更好地让法学学生打开对类似真实案件的思路。

综上所述,法学与文学之间、或者说多元学科之间的交融已是势在必行。

三、婚姻自由原则的社会现状

婚姻自由原则主要包括两方面:结婚自由和离婚自由。结婚自由指男女双方必须本人完全自主、自愿,不允许任何一方强迫或任何第三方干涉。离婚自由指夫妻双方有依法解除婚姻关系的自由,同理也不允许他人干涉。本文将就“结婚自由”为主要论点展开议论。

在现代文学三十年的时间里,婚恋问题的主题小说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礼教约束深深刻在人们心里,不知是包办婚姻麻痹了人们心中的情意,还是当时社会让人拥有了与生俱来的冷漠,让他们顺其自然地接受了这种所谓命运的安排。

不自由的婚姻、冰山般的情感和莫须有的义务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如同掉在地上的一团乱麻,人们不想弯腰捡起、更不会把它们择开,甚至连扫走也不愿意。然而,总是要有人站出来,让这几条“线”恢复它们原来的样子,而这个复杂的“理线”过程,是《婚姻法》立法势在必得的体现,更是婚姻自由原则一步步推进的过程。

1.思想上的婚姻自由

“我是我自己的,他们谁也没有干涉我的权利!” ——子君

《伤逝》这部作品中的主人公涓生和子君是五四时期成长起来的新一代知识分子,是个性解放的一代。出于对自由恋爱的追求,二人冲破了封建家庭牢笼并走到了一起,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该小说写于1925年,也就是说鲁迅早在婚姻法立法的前25年,就向世人发出自己对于社会爱情自由观的呼唤。然而有学者指出,直至2017年的现在,因为工农、城乡、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这几大差别的存在,我国仍然着存在包办婚姻的问题。我对此观点虽然认同,但也觉得有许多可补充之处。因为这一观点并未将婚姻自由的现状概括完整,毕竟相比于旧社会,“婚姻自由”、“恋爱自由”实际上早已被大多数人认可。如果一定要举例的话,那么文化产业中数不胜数的爱情类型作品(包括文学、音乐、影视)应是对当下社会的最好折射。可能有人在听到本人这篇文章是探讨“婚姻自由”的时候都会嗤之以鼻,毕竟,这是一个连中学生恋爱都在被逐渐接受的时代。

“我只记得那时以前的十几天,曾经很仔细地研究过表示的态度,排列过措辞的先后,以及倘或遭了拒绝以后的情形。可是临时似乎都无用,在慌张中,身不由己地竟用了在电影上见过的方法了。” ——涓生告白的心理状态

爱情酥痒着人的心底,是一种义无反顾的执着,更是对自我的重新认识。如果没有婚姻自由,人生的情感历程必定难全。由此也可以看出,鲁迅留下的绝不只有他笔下涓生和子君的幸福,更留下了让千千万万人幸福的婚姻自由观。

2.行动上的婚姻自由

“做菜虽不是子君的特长,然而她于此却倾注着全力;对于她的日夜的操心,使我也不能不一同操心,来算作分甘共苦。况且她又这样地终日汗流满面,短发都粘在脑额上;两只手又只是这样地粗糙起来。” ——涓生和子君同居之后的日子

然而,我们还要继续回到《伤逝》中涉及的内容——子君是一位受过新思潮洗礼、热爱谈论外国文学的典型现代知识分子女性,但正是因为思想上的先进,才让她对整日闲赋在家、局限在凝固般的生活里所不甘,然而经济上存在的种种困难让她无路可去。接二连三的矛盾冲突让子君选择回到旧家庭、逃避这一切,最后等待二人的都只有悲惨的结局……

当下社会里,虽然“包办婚姻”已经少了很多,但真正意义上的“婚姻自由”却并没有相应地实现。就结婚而言,父母不满意自己子女选择的另一半是很常见、甚至被很多人认为非常正常的一个问题,许多人也正是在这种压力下选择分手,但反过来想,这会不会已经成为了实现婚姻自由原则的一种阻碍?我国婚姻法中明确指出“不允许任何第三方干涉”,尽管父母的阻拦很可能是出于对子女未来负责等种种考虑,但在法律面前也不能成立。

与此同时,在离婚自由方面,需要提及的是两性的社会地位——即使在当下,我们也必须承认女性的地位相比男性仍有落后,有离异经历的女性在寻找第二次幸福时可能会有更大的困难。所以,女方家人可能会以年龄较大、孩子需要陪伴为理由从中制止,这些确实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但必须明确的是,离婚自由与结婚自由都属于婚姻自由,任何人都无权干涉,父母同样包括在内。由此再一次证实了:仍有部分人对婚姻自由的认可只是浮于表面、而没有内化到行动中。

3.婚姻自由的矛盾所在

“现在所有的只是初春的夜,竟还是那么长。我活着,我总得向着新的生路跨出去,那第一步,——却不过是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为子君,为自己。” “我仍然只有唱歌一般的哭声,给子君送葬,葬在遗忘中。” ——涓生在得知子君去世后的心理状态

其实,现实中不顾家人阻碍、义无反顾地选择对方作为自己终身伴侣的情况并不少见,更有甚者因此与父母对簿公堂。只是,不被家人支持的婚姻真的可以幸福吗?正如“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句话中所言,我们虽要捍卫法律中所呈现的婚姻自由,但我们可以对人的情感问题持有“同意”或“不同意”的观点。本人对该问题持保留态度,因为这只能在日后的生活中找到答案。

但至少就《伤逝》这部作品来看,涓生和子君的爱情同样是被家人所阻拦的,尽管理由是包办婚姻的旧思想约束,只是如果他们就此屈服于现实,是不是至少能避免子君最后死亡的悲剧呢。

四、笔记总结及后期问题预想

综上所述,通过法学与文学的结合,我认为婚姻自由原则的社会现状仍存在以下两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第一,当下社会里知道“婚姻自由”这一思想存在的人确实越来越多,不过自相矛盾的是仍有许多人并未真正落实到行动上,人们了解的只是这个观点的“存在”。将婚姻自由原则真正内化,还需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思想演变,这对于上千年来家庭伦理道德观浓厚的中国来说,更是如此。

第二,婚姻自由中的一组矛盾是不可忽略的,即婚姻法的理性与现实生活的柔软。我国婚姻法中不允许任何人干涉婚姻自由的规定是否太过强硬,或者说应至少让父母有权拒绝子女的婚姻?这都是值得以后再继续思考的问题,毕竟婚姻不止是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庭命运的联结。

鲁迅在他唯一的这篇爱情小说里,向世人说明个性解放与社会解放必须结合,否则只能是一个悲剧的道理。这一道理在今天的社会里也同样适用,婚姻自由的下一步发展暂时还缺少一个容纳它的社会环境,而我相信以上两个问题的解决将为这样的环境创造机会,具体如何去解决、之后达到怎样的社会状态,都有待于我们今后继续探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彷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