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的世界奇妙物语

我是小书虫

我特别喜欢看日本的一档电视连续剧——《世界奇妙物语》,每一个短片都有着奇妙的世界观设定,像这是个长得漂亮就需要纳税的世界,这是个别人对你的评价会变成贴纸贴在身上的世界,这是个死后灵魂会被回收利用的世界,荒诞的故事总能影射出真实的社会与人性。而沈大成的《屡次想起的人》同样借助奇思妙想的设定,住在出版社阁楼的小说家、装着义耳的人、任何事物都能折叠的国度、天生长着口袋的口袋人,在书中上演着中国版的世界奇妙物语!

“小说家杀死了大量的自己”,住在出版社阁楼的小说家,一心一意投入到写作当中,与书中的角色战斗,与过去未来的自己战斗,出现在出版社各个角落的小说家尸体,不正是他对打磨作品的疯狂执着吗?

“下班后卸下两只义耳才高兴”,为了躲避外来纷扰,选择装上义耳,想听时带上,不想听时就摘下,可是不倾听,是没有办法真正走入别人的内心,一直追求着的安静是自由还是寂寞?

“这个人只想擦玻璃”,没有多少别的想法,只想将自己的全部人生投入到擦玻璃当中,其实征途是星辰大海与一个好的擦玻璃人,是同样伟大的!

“少年的胸口长出了口袋”,奇怪的基因在身体中流淌,口袋人只因为自身的不同,吸引着来...

显示全文

我特别喜欢看日本的一档电视连续剧——《世界奇妙物语》,每一个短片都有着奇妙的世界观设定,像这是个长得漂亮就需要纳税的世界,这是个别人对你的评价会变成贴纸贴在身上的世界,这是个死后灵魂会被回收利用的世界,荒诞的故事总能影射出真实的社会与人性。而沈大成的《屡次想起的人》同样借助奇思妙想的设定,住在出版社阁楼的小说家、装着义耳的人、任何事物都能折叠的国度、天生长着口袋的口袋人,在书中上演着中国版的世界奇妙物语!

“小说家杀死了大量的自己”,住在出版社阁楼的小说家,一心一意投入到写作当中,与书中的角色战斗,与过去未来的自己战斗,出现在出版社各个角落的小说家尸体,不正是他对打磨作品的疯狂执着吗?

“下班后卸下两只义耳才高兴”,为了躲避外来纷扰,选择装上义耳,想听时带上,不想听时就摘下,可是不倾听,是没有办法真正走入别人的内心,一直追求着的安静是自由还是寂寞?

“这个人只想擦玻璃”,没有多少别的想法,只想将自己的全部人生投入到擦玻璃当中,其实征途是星辰大海与一个好的擦玻璃人,是同样伟大的!

“少年的胸口长出了口袋”,奇怪的基因在身体中流淌,口袋人只因为自身的不同,吸引着来自人类或善意或恶意的关注,人类,终究是欲望的动物,狼与羊成为朋友终身相伴的故事只可能在童话故事中。

“谁才是纯粹的理发师”,以头发为食的理发师,为了不被当成怪物,为了活下去,注定无法在一个地方找到归属感,只能流浪漂泊,与孤独为伴,好在,他们并不是只一个人。

“我发现隔壁房间正在生产人”,隔壁房间会冒出不同的住客,原来那个房间在生产着人类,可是无所谓,在这个淡漠的社会中,无人会关心住在隔壁的会是谁,谁又能知道自己是不是被生产的呢?

接下去,还有更多的奇妙物语,“有重量的想象力不会飘去天际,而是带你钻入现实,做一次怪诞冒险”,我不知道自己对故事的理解是否正确,毕竟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可在阅读的过程中,每一个天马行空的设定总能引起我对现实生活的思考。书中的角色虽然生活在怪诞的世界当中,但,每个身上都有我们身边,实实在在活着的人的影子,他们或是为工作而疯魔,或是干着最简单却不平凡的事,或是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感到寂寞,或是消极避世,稍加留心,总能发现身边存在的这些“屡次想起的人”。

“我讨厌漫无目的假、不真挚的假”,我想正是作者秉持着这种信念,才让每个故事都有着让人忍不住读下去欲望,因为角色不仅仅只是角色,而是“奇怪境况中的亲切的人”。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屡次想起的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屡次想起的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