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辽阳 老辽阳 评价人数不足

转:由左权县城镇改造引发的话题

John Jay

留住昨天 创造明天   ——由左权县城镇改造引发的话题

  近50多年来,我国的城市基础建设走过了一条令人永远遗憾的曲折道路。今天,你从呼和浩特走到湛江的街上,已经无法感知这些城市的性格,因为在钢筋水泥的时代,所有的包工队在使用着相同的方法铸造我的城市。   这是不需要设计师的年代,开发商在所有的城市与乡镇忙碌着也偷笑着。房地产热毁掉了多少记忆已经无从知道。北京的胡同没有了,绍兴的味道没有了,定海古城消失了,孔府壁画水洗了……   破坏打着建设的旗帜所向披靡。大拆迁之风从北京、上海、西安、南京这样韵味独具的大城市,迅速席卷全国,波及到太行山上的小城。   左权太小了,它不是历史文化名城,因为近代以来它更加向往革故布新,几乎所有的古迹都遭受了灭顶之灾。左权人不善于向自己的历史学习,他们因为自卑,所以喜欢翻新,他们不重视自己先人倾注心血创造的一切。今天最受关注的麻田八路军总部,不也一再重建,拆除了与其周边环境的联系,拙劣得像一个乡政府大院。   八路军进入以前,这里没有发生过大事件,没有出现过大...

显示全文

留住昨天 创造明天   ——由左权县城镇改造引发的话题

  近50多年来,我国的城市基础建设走过了一条令人永远遗憾的曲折道路。今天,你从呼和浩特走到湛江的街上,已经无法感知这些城市的性格,因为在钢筋水泥的时代,所有的包工队在使用着相同的方法铸造我的城市。   这是不需要设计师的年代,开发商在所有的城市与乡镇忙碌着也偷笑着。房地产热毁掉了多少记忆已经无从知道。北京的胡同没有了,绍兴的味道没有了,定海古城消失了,孔府壁画水洗了……   破坏打着建设的旗帜所向披靡。大拆迁之风从北京、上海、西安、南京这样韵味独具的大城市,迅速席卷全国,波及到太行山上的小城。   左权太小了,它不是历史文化名城,因为近代以来它更加向往革故布新,几乎所有的古迹都遭受了灭顶之灾。左权人不善于向自己的历史学习,他们因为自卑,所以喜欢翻新,他们不重视自己先人倾注心血创造的一切。今天最受关注的麻田八路军总部,不也一再重建,拆除了与其周边环境的联系,拙劣得像一个乡政府大院。   八路军进入以前,这里没有发生过大事件,没有出现过大名人,也没有一处重要的历史文化遗存。如果不是八路军打仗来到了这里,它很可能就顶着辽县这个名称永远寂寞着也贫穷着,很难引起别人的兴趣。   于是,小城的去存似乎只是小城人的事,没有那个学者名流、传媒协会会在意。   然而,一个小地方因为没有名气就可以没有历史的记忆吗?一个小城因为没有吸引世界眼光的魅力就自我放逐吗?它毕竟有4000年自己的岁月,它毕竟有一代代生生不息的自己的子民。小城人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当然也有义务为子孙留下祖先的记忆。   诚如宋树元所言:也许有人认为我们这山区偏僻之地,不比通都大邑,哪有什么历史重器值得垂爱?或竟以历史兴废乃古今常事,云烟一过任其幻灭,也便算了。以自甘贬损、虚无主义,对待祖先珍贵遗物。此种态度若非无知,也显得太粗野了,更置前人用心于何地?

新城应建在老城之外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再一次温习了上个世纪末宋树元勾勒的上个世纪初小城的情景,这本油印本《辽城旧迹》是我远赴镇江看望宋先生带回来的。可惜这样一本用生命完成的著述到今天仍然以油印本的形式在小圈子里流传,宋树元死而有憾。   我在小城生活了三十年,我记忆中的小城与宋树元记录的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而今天,新的改造小城的方案已经出台,保护小城遗存已经成了当务之急。   我以为,小城值得整体保护,名之为“左权中区”或者“辽阳区”,完整保留下来。   保住老城区,小城是不是就不要发展了?非也。新左权可以在老城区之外,系统规划,走可持续发展之路。新的城区应该与老城区分开而又呼应,记录下历史的轨迹。   新城区(东、南、西、北四个)与老城区(中区)的关系:   一、北区——祝融区:行政管理中心(政府官员住宅区)   现在县政府所在地到火神庙及其周围的广大区域   二、中区——辽阳区:文化、商业中心(传统居民住宅区)   旧城:北街、大小南街、东西大街、东关、西关   三、西区——荤山区:教育中心(校园集中区)   七里店以东,太行师范、盘城中学、化肥厂、庙沟   四、东区——沐池区:交通中心(高尚商业住宅区)   蛤蟆滩以西,火车站到城镇中学   五、南区——漳河区:能源中心(产业工人住宅区)   漳河南岸,水泥厂、电厂、河南村一公里外

老城的保护重点

  第一、轮廓性建筑   尽管已经出版的《左权县志》将刚刚过世的宋树元先生经过严谨考证绘制的《左权旧城图》印错多处,但一个太行山小城在上个世纪前半叶的基本格局还是被记录了下来。我们不能要求先人为我们保存更其古老的辽阳风貌,因为在更遥远的年代,保护历史遗存尚未进入人类的视野,他们更习惯将有价值的信息埋在地下等待重见天日。   可能直到60年代,左权小城与清代《辽州志》上的记载还没有太多差别。虽然我们可以说小城没有进步,但小城的温馨与古朴还在。   古老的城墙,东门坡、西门坡,东街、西街的商业活动生气勃勃。大操场戏台还在批斗着现行反革命。以戏台为旧城中轴线的北起点,历经三元阁、衙门口、南街、钟楼到南门外清漳河,小城这样呈现了几百年的风采。   第二、标志性建筑   1、行政类建筑   州治、县衙所在地,今左权中学校园。到上个世纪70年代初还保存着正门、二门、大堂、二堂、三堂、四堂、五堂、假山。别致的小院落也有五、六处之多。五堂院是怎样与洋人的“育贤学校”相互交融的,我不知道,但是五堂院西侧的厕所据说是洋人改造过的,五堂院东侧的小院建筑也有些洋人风气,有专门的浴室。   2、祭祀类建筑   ①三元阁,小城中心   ②万寿宫,今烈士陵园   ③文庙,祭孔的地方   ④西老爷庙(关帝庙),西关小学,仅有无梁戏台尚存   ⑤太山庙,今广播局   ⑥吕祖庙   3、布道类建筑   20世纪初美国传教士的进入,小城与西方文明有了一次短暂的亲密接触。美国人带来了他们的信仰、医学与新式教育,对当时小城人的生活观念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们让西式建筑与三元阁面对面,但他们没有敢让教堂取代三元阁的位置。到今天,他们的许多遗迹里只有洋楼与“育贤学校”的门楼了,其余的早已灰飞烟灭。而始建于1922年的教堂,伴随小城走过整整一个世纪,今天已经成了老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4、汲水类建筑   ①洋井   在南街,美国人修建,压力取地下水而净化之,是公共供水系统。水龙头首次从美国运来。到今天已经有100年的历史。   ②水塔   像解放后的建筑,是公共供水系统,60年代小城居民用“水钱”到那里担水。   5、商业类建筑   ①温家店面   解放前最火暴的商业去处,在东街上,后改造成古楼商场。   ②拐角大楼、东大楼   作为一个公有化时代最耀眼的标志性商业建筑,记录了计划经济时期的繁荣与尴尬。这两个建筑像北京王府井百货大楼一样,曾经是时尚与流行的集散地。那里的售货员曾经是太行山最亮丽的风景,装饰了30多年里几代乡下人的眼睛。   6、其他   ①钟楼,据说这口种铸于金代,距今约900年。   ②老槐树,年代不可考,应该比所有的建筑更古老,而它是有生命的。我曾说,它知道的故事比左权所有人知道的加起来还要多,只是大知而不语。   第三、传统街区   1、东、西街(今辽阳街),传统商业街   2、北街(今陵园街)、王家巷、钞库巷、北寺巷、衙道   3、大、小南街   4、西关、南头、皇母城、沙河   5、东关   第四、名流私宅   1、温家,已经拆毁的原南街小学,以及北寺巷南段西侧的大院。   2、南街赵家,原左权县晋剧团团部所在地,大片院落已经拆毁。   3、北街赵家,主体在县煤运公司、原北街小学旧址上。到上个世纪90年代,土建时还挖出大量瓷器,足见赵家当年的富有。在北街、北寺巷也有赵姓。解放后县外贸公司就是在北寺巷赵家大院里开始组建的。我外公家是富有的赵家的一个分支,与外贸公司比邻,今天的四合院依旧在。   4、西关刘家,俗称旗杆院。城内名流私宅许多因为占地多、建筑多,解放后收归国有,往往成了公立小学、单位的用房。因此遭到的破坏与改建也巨。而旗杆院虽已充公,但一直是住家,保留最好。   5、北街李家,北寺巷南段,解放后在这里组建了县建筑工程队(?)。李家最有名的是李棣华,曾担任北京外国语大学院长。   6、南街刘家   7、北街孟家

  保护老城,保护我们的历史与曾经经历过的一切,因为建筑是凝固的历史。   保护老城,留下各个年代的喜怒哀乐与情绪痕迹,因为城镇是时间的载体。   保护老城,留住先人的记忆与我们的记忆,就是保护我们的子孙与我们自己。因为一个失去记忆的人群就是失去家园的人群,在前进的路上往往因为失去凝聚力而找不到自己。   我记得温子谋离开小城多年的次子将小城格局绘制成一幅图画,常常默默凝望。尽管他走了很远,离开了很久,生活在别样的城市里,但小城是他生命的根,再好的城市对他来说也是别人的城市。而小城是他永远的爱。

作者:刘红庆,Email:lqh888@sina.com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2002-04-11 )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老辽阳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