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7.4分

《乌合之众》点评

Darcy
书名
《乌合之众-群体暴力与大革命》;【法】勒庞 著;李隽文 译;江苏文艺出版社2014年3月1版1印
题旨

        * 这是一部心理学方面的著作,主旨如右:心理群体的聚集构成集体意识,嗣后智力大为下降,左右群体的故而由才智流于感情。这是核心的观点,在第一卷即已阐明。

背景

        * 作者勒庞(1841.5.7-1931.12.13),生平经历了七月王朝、第二共和国、第二帝国、第三共和国,期间还插了一段巴黎公社。一个国家经历了近一个半世纪的长期革命然而国运依然不振,这对于民族怕是很沉痛的历史,然而却是思想活跃的良机,有识之士都在积极或被迫、有意或无意地探索出路,广度和深度远过于和平时期,是以近代法国涌现了数以百计的思想家、文学家,为现代文明贡献良多。 该书的启发完全来源于1789年大革命,封建专制的崩溃,使得权柄下移,过去秉政弄权集于一身的弊端使国民深为忌惮,然而集体行政在法国尚属空前之举,端无过往的经验可资借鉴。粉墨登场的新政权上台时都被寄予厚望,应天顺人,然而美好的理想在纷繁的实际问题面前不堪一击,国家在边界以及...
显示全文
书名
《乌合之众-群体暴力与大革命》;【法】勒庞 著;李隽文 译;江苏文艺出版社2014年3月1版1印
题旨

        * 这是一部心理学方面的著作,主旨如右:心理群体的聚集构成集体意识,嗣后智力大为下降,左右群体的故而由才智流于感情。这是核心的观点,在第一卷即已阐明。

背景

        * 作者勒庞(1841.5.7-1931.12.13),生平经历了七月王朝、第二共和国、第二帝国、第三共和国,期间还插了一段巴黎公社。一个国家经历了近一个半世纪的长期革命然而国运依然不振,这对于民族怕是很沉痛的历史,然而却是思想活跃的良机,有识之士都在积极或被迫、有意或无意地探索出路,广度和深度远过于和平时期,是以近代法国涌现了数以百计的思想家、文学家,为现代文明贡献良多。 该书的启发完全来源于1789年大革命,封建专制的崩溃,使得权柄下移,过去秉政弄权集于一身的弊端使国民深为忌惮,然而集体行政在法国尚属空前之举,端无过往的经验可资借鉴。粉墨登场的新政权上台时都被寄予厚望,应天顺人,然而美好的理想在纷繁的实际问题面前不堪一击,国家在边界以及殖民地的事务上一败涂地,托付不效,故而遭到了民众的厌弃,政体转而复回封建专制,而无论是旧贵族两度复辟还是拿破仑第一第二帝国都被证明不合时宜,匡救乏术,国家在再三的反复中江河日下,人民罹难,国土沦丧,几度内外交困。基于此,群体作为一个新的权力体频繁地出现在政治舞台之上,继而成为一个新的研究对象,该书希望通过心理学角度对其进行研究,以示群体左右历史的能力。

积极的意义

        * 这本书讨论的是法国的革命,对于其他民族或者当下社会有多大借鉴意义其实很有限,价值相对比较大的当属第一卷介绍群体的特征,至于后两卷尤其是第三卷个人意见甚至可不予理会。

其中当然也不乏至今仍然闪光的见解,特摘录如下:

        1. 看清政治制度名称与实质的可能不一致“它可以改变其名称,但是其本质依然如故(P73)”;
        2. “民主”“自由”等词在欧美之间不同的含义;
        3. 群体从来不受理性的指引,是幻觉印发的激情和愚钝,激励着人类走上了文明的道路,在这方面人类的理性没有多大用处(P101)。这里点出历史具有偶然性,而非纯粹的理性与必然。
        4. 同一制度不适用于不同国家,国家由民族构成,完全的效仿已经被无数次证明是不可取的,效仿只是一个过程而非目的。
        5. 群体的领袖与其说是思想家倒不如说是实干家,他们并非敏锐洞察和深谋远虑,因为“那会让人犹豫不决(P105)”,而群体忍受不了优柔寡断,他们需要的是断言,是信念。
        6. 群体的力量与日俱增,舆论已经到了能够影响政治的地步(P139),群体本身虽然并不完美,虽然“一大群人是要比一小撮人更有可能做出明智而独立的决定”这种观点从心理学上来说是错误的,但是却得到了普遍的赞同(P181)。因为它是人类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佳统治方式,尤其是人类已经找到的摆脱个人专制的最佳方式(P195);“掌握了影响群众想象力的艺术,也就掌握了统治他们的艺术(P54)”。

时代的局限

        * 本书通篇都过于看重种族的影响,他指出群体中个体的性格其来有自,究其本源当属种族背景,而且概难移性:“无意识因素构成了一个种族的先天秉性,尤其在这个方面,所有的属于该种族的个人之间是十分相似的(P8)”“只有世代相传的观念才能对孤立的个人产生足够的影响,变成他的行为动机。只有当一个人因为不同种族通婚而处于不同的传统倾向之间时,他的行为才会真的不时表现得截然对立(P45)”“它(种族)的重要性远远超出了其他因素(P67)”“一切与民族的普遍信念和情感相违背的东西都不会有持久力,逆流不久之后就又回到了主河道(P137)”“种族和我们日常所需的枷锁,是决定着我们命运的神秘主因(P179)”等等不一而足。这样的历史观是非常不可取的,种族(其实阅读的时候我很怀疑种族与民族是否译得有偏差,甚至是否应为人种,但是姑且不予理会,按译本来)固然是很重要的因素,然而也存在融合的先例,而且未必只能通过通婚这种形式,这说明种族也具有变化的能力。但是作者显得很悲观,居然承认有不可能改进的民族,他看到了传统的重要性、传统的建立,却忽视了传统也具备主动或被动进步的能力(P69)
        * “我们只能把史学著作当做是纯粹想象的产物...关于那些在人类历史上发挥重大作用的伟人们的生平,比如赫拉克利特、释迦牟尼或穆罕默德,我们拥有过一句真实的记录吗?(P30)”他质疑宗教的真实性却没有提出一个替代品,而人早已被证明不能只存活于真实当中。
        * 有关教育,勒庞承认教育使得同一个种族原本相似的个体变得有差异(P8)。他还指出“国家借助教科书造出了如此之多有文凭的人,它却只能利用这其中的一部分,只好让剩下的大部分人无事可做。(P80)”、“这种制度在社会等级的最底层造就了一支无产阶级大军,他们都对自己的命运愤愤不平,随时都想起来造反。(P80)”,由此他提出了自己的主张:“必须废除那些可恶的教科书和可怜的考试,代以勤劳的教育,它能够教导年轻的人们回到田野和工厂,回到他们今天不惜任何代价逃避的殖民地事业(P81)”。他甚至主张“教育不该建立在书本知识上,而是建立在直观教育上(P83)”“到车间去而不是学校”,使得“发展方向符合他们的任务和特定工作也就是他们日后所要从事的工作(P84)”因为“这避免了巨大的人力浪费”,这种看法具有时代的局限性,车间应该是学校的延伸,而不该以车间取缔学校,完全无视了人才无限流通对于经济的重要性,它合理的前提是每个人一开始就该知道自己将来从事怎样的工作,一经议定不得擅改,然而导致的恶果却是残酷的限制,断然是不可取的。
        * 对于革命期间的群体犯罪苛责太多,革命期间的行为当然不能以常理度之。

译本方面

        * 这部著作国内迄今为止有数十个译本,其他译本的副标题多数为“群体心理研究”或者“大众心理研究”,只有该译本的副题是“群体暴力与大革命”,这种因为行销而导致的差异倒很难较定优劣,两者都是对的,他主要内容其实还是研究法国大革命期间表现出来的群体心理,不过翻译方面的不足是有的:


        1. 对书中出现的人名及著作没有注释,尤其是著作名字如果案字面直译成汉语却不去考究现今通行的版本名字将会导致误解,甚至查无此书,至于更高要求的“作者欣赏其哪一点?”亦或是“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那就只能看译者的专业涵养了
        2. 滥用“它们”、“它”这类模糊的称谓,最频繁的地方五行里面用了5个“它们”,润色的火候欠缺;
        3. 把左翼右翼译成了左倾右倾
        4. 序言不知所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