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

你是我的一片蓝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没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里我们面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就这样六月到了, 六月里青草盛开,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麦浪翻滚,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 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是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透过它的窗口, 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 —— 林白《过程》 你说,誉满天下,则谤满天下,作为青春文艺女作家,你的写作过程像是在抽丝剥茧,一页页地翻开过往。选择了写《深海》,就注定了你的写作历程是这样的。 ...

显示全文

一月你还没有出现没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里我们面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就这样六月到了, 六月里青草盛开,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麦浪翻滚,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 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是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透过它的窗口, 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 —— 林白《过程》 你说,誉满天下,则谤满天下,作为青春文艺女作家,你的写作过程像是在抽丝剥茧,一页页地翻开过往。选择了写《深海》,就注定了你的写作历程是这样的。 爱上这本书,很大原因是独木舟把林白的诗作为目录让我眼前一亮。“四月里遍地蔷薇”,自此无数次在脑海中浮现四月遍地蔷薇,我躺在蔷薇地里小憩的景象。  从没有见过遍地蔷薇,这张照片也并非遍地蔷薇,只是几年前第一次搜“独木舟”图片时出现这一张就一直把它当做心中设想的遍地蔷薇的模样。 "我们都生活在下水道里,但有人依然夜夜仰望星空。” 曾经的你离经叛道,被爱情捅下伤口后去旅行,去了他的西安,偶然发现在他曾经存在过的地方,有他留下的笔记,你便悄悄撕下有着他笔记的纸张,舟舟,你大可不必为了这种行为感到羞耻,换成每一个有你相似经历的女孩都会这么做。去了厦门、青海、甘肃、北京等,结论是旅行并不能忘记过去。 一  厦门大学是全国最美的大学之一,厦门大学的学生是幸福的,通过学校后门就可以直接看海。《春娇与志明》里面提到,情侣在一起即使什么都不做,一起手拉手走在大街上,看被风吹起的方便袋不约而同地大笑都是幸福的。能每天一起看海的情侣在迟暮之年回忆起青葱岁月时,嘴角不禁会泛起一丝微笑。正是通过你了解了大海,我高中就对厦大充满着期待,几年过去,仍然如此。 鼓浪屿的蓝色海水是清澈的,就像高原蓝蓝的天空倒映在地面。棉布长裙,披散着的长卷发,万年不变的匡威帆布鞋,单反挂在脖子上,看到好看的花拍几张,俨然一副文艺青年的模样,你无心看风景,却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二  青海湖,一眼望去,先是绵延几里的金黄色的油菜花,接着是宝蓝的湖面,继而是一望无际的天空。干净、鲜艳、明亮、宁静。青海湖边,穿着大红裙的照片是永恒的经典,还有你那宝蓝色的长裙和披肩,青海湖边,浓墨重彩是最美的。  在你转车去张掖和敦煌的时候经过了隧道。我家乡到武汉的大巴车也会经过无数条这样的隧道。黑暗的隧道仿佛没有尽头,不知隧道顶上一排排的昏黄的照明灯之间是否结了蜘蛛网!我心中描绘的隧道也完全是一模一样。 夜晚,大巴车上人们都陆续入睡了,有时发出窸窣的声响,你靠着车窗没有入睡。清晨刹那间一种无形的力量召唤着你,金黄色的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数之不尽的风车,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之上,在瑰丽的朝阳中呼啸着转动。如此旷野,人生之不如意皆如微末。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去沙漠的人忘不了这壮观的毕生难忘的景象。 三 《北京青年》播出时,我曾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北京、金融”几个字。高考后,分数填不到北京的好学校,我就留在了火炉武汉。你也是阴差阳错地没在北京待过的人,在一个夏天,带上行李像无数文艺青年一样去了向往的北京。那里有老胡同、大街小巷、传统四合院、798,那里有更多的话剧演出、漫展文化展、那里有更多的机会 ……你不爱北京,之后又回到了你的长沙,回到了那个随时可以叫上闺蜜吃西瓜看电视、叫上朋友吃烧烤喝啤酒的城市! 有的人总是在路上寻找,你就是这样的,用你的眼睛带着我们去看世界。

文章首发于个人微信公众号:红尘细谈

文章链接一月你还没有出现没出现 二月你睡在隔壁, 三月下起了大雨, 四月里遍地蔷薇, 五月里我们面对面坐着, 犹如梦中。 就这样六月到了, 六月里青草盛开,处处芬芳。 七月,悲喜交加, 麦浪翻滚,直到天涯。 八月就是八月,八月我守口如瓶。 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 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是两只眼睛, 装满了大海, 你在海上,我在海下。 十一月尚未到来,透过它的窗口, 我望见了十二月。 十二月大雪弥漫。 —— 林白《过程》 你说,誉满天下,则谤满天下,作为青春文艺女作家,你的写作过程像是在抽丝剥茧,一页页地翻开过往。选择了写《深海》,就注定了你的写作历程是这样的。 爱上这本书,很大原因是独木舟把林白的诗作为目录让我眼前一亮。“四月里遍地蔷薇”,自此无数次在脑海中浮现四月遍地蔷薇,我躺在蔷薇地里小憩的景象。  从没有见过遍地蔷薇,这张照片也并非遍地蔷薇,只是几年前第一次搜“独木舟”图片时出现这一张就一直把它当做心中设想的遍地蔷薇的模样。 "我们都生活在下水道里,但有人依然夜夜仰望星空。” 曾经的你离经叛道,被爱情捅下伤口后去旅行,去了他的西安,偶然发现在他曾经存在过的地方,有他留下的笔记,你便悄悄撕下有着他笔记的纸张,舟舟,你大可不必为了这种行为感到羞耻,换成每一个有你相似经历的女孩都会这么做。去了厦门、青海、甘肃、北京等,结论是旅行并不能忘记过去。 一  厦门大学是全国最美的大学之一,厦门大学的学生是幸福的,通过学校后门就可以直接看海。《春娇与志明》里面提到,情侣在一起即使什么都不做,一起手拉手走在大街上,看被风吹起的方便袋不约而同地大笑都是幸福的。能每天一起看海的情侣在迟暮之年回忆起青葱岁月时,嘴角不禁会泛起一丝微笑。正是通过你了解了大海,我高中就对厦大充满着期待,几年过去,仍然如此。 鼓浪屿的蓝色海水是清澈的,就像高原蓝蓝的天空倒映在地面。棉布长裙,披散着的长卷发,万年不变的匡威帆布鞋,单反挂在脖子上,看到好看的花拍几张,俨然一副文艺青年的模样,你无心看风景,却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二  青海湖,一眼望去,先是绵延几里的金黄色的油菜花,接着是宝蓝的湖面,继而是一望无际的天空。干净、鲜艳、明亮、宁静。青海湖边,穿着大红裙的照片是永恒的经典,还有你那宝蓝色的长裙和披肩,青海湖边,浓墨重彩是最美的。  在你转车去张掖和敦煌的时候经过了隧道。我家乡到武汉的大巴车也会经过无数条这样的隧道。黑暗的隧道仿佛没有尽头,不知隧道顶上一排排的昏黄的照明灯之间是否结了蜘蛛网!我心中描绘的隧道也完全是一模一样。 夜晚,大巴车上人们都陆续入睡了,有时发出窸窣的声响,你靠着车窗没有入睡。清晨刹那间一种无形的力量召唤着你,金黄色的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数之不尽的风车,在广袤无垠的大地之上,在瑰丽的朝阳中呼啸着转动。如此旷野,人生之不如意皆如微末。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去沙漠的人忘不了这壮观的毕生难忘的景象。 三 《北京青年》播出时,我曾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北京、金融”几个字。高考后,分数填不到北京的好学校,我就留在了火炉武汉。你也是阴差阳错地没在北京待过的人,在一个夏天,带上行李像无数文艺青年一样去了向往的北京。那里有老胡同、大街小巷、传统四合院、798,那里有更多的话剧演出、漫展文化展、那里有更多的机会 ……你不爱北京,之后又回到了你的长沙,回到了那个随时可以叫上闺蜜吃西瓜看电视、叫上朋友吃烧烤喝啤酒的城市! 有的人总是在路上寻找,你就是这样的,用你的眼睛带着我们去看世界。

文章首发于个人微信公众号:红尘细谈,欢迎关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亦飘零久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亦飘零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