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新世界

mATTHEW
这不是一部预言未来是什么的书,而是用寓言式的嬉笑怒骂来告诫你警惕未来“有可能是什么”的一系列课程。书里的人多是日常可见的“庸碌”世人,讲的是我们也会骂的“贼”世道,所以可信可人可憎。
关于这个“傲娇”的老头我一直很有话说,毕竟他是多年以来少数几个我在物质匮乏年代开始就尽量通读所有作品的作家之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有些人,是老天专门安排来给我们上课的——有些是必修课,有些是选修课,还有些人给我们上完课,也不管我们作业交与否,讲完就走了。而他是那种自顾自的碎碎念,根本不管你听懂与否的教授。
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是觉得他和爱因斯坦是同类。比如一样的一头乱发,一样的科学知识丰富,却不善与人沟通。有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以科学幻想的意境讽喻现实,将荒诞不经的遐思与重大的社会政治寓言合而为一——却后继无人。

经验告诉我们,企图心太强的经营,往往不会得到预设的结果。
这本小说集成书时,冯内果还没为名声所累,没有困于瓶颈,还属于自然挥洒天赋的写作阶段。所以结集的故事难能可贵又可读性强。
他早期的作品主要采用传统的艺术手法,科学幻想的成分比较突出,因此在这本集子里他还被视为一般的科...
显示全文
这不是一部预言未来是什么的书,而是用寓言式的嬉笑怒骂来告诫你警惕未来“有可能是什么”的一系列课程。书里的人多是日常可见的“庸碌”世人,讲的是我们也会骂的“贼”世道,所以可信可人可憎。
关于这个“傲娇”的老头我一直很有话说,毕竟他是多年以来少数几个我在物质匮乏年代开始就尽量通读所有作品的作家之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有些人,是老天专门安排来给我们上课的——有些是必修课,有些是选修课,还有些人给我们上完课,也不管我们作业交与否,讲完就走了。而他是那种自顾自的碎碎念,根本不管你听懂与否的教授。
不知道为什么,我老是觉得他和爱因斯坦是同类。比如一样的一头乱发,一样的科学知识丰富,却不善与人沟通。有自己独树一帜的风格:以科学幻想的意境讽喻现实,将荒诞不经的遐思与重大的社会政治寓言合而为一——却后继无人。

经验告诉我们,企图心太强的经营,往往不会得到预设的结果。
这本小说集成书时,冯内果还没为名声所累,没有困于瓶颈,还属于自然挥洒天赋的写作阶段。所以结集的故事难能可贵又可读性强。
他早期的作品主要采用传统的艺术手法,科学幻想的成分比较突出,因此在这本集子里他还被视为一般的科幻小说作家。其中的内容,或上溯渺茫混沌,直触时空的核心,想象如钢线拨入高空向宇宙深处远航,进入神秘不可捉摸的领域。而有时则运用星际空间宏阔开放的场域,以极尽夸张矫饰的描述,指出人类行为的毫无意义。

而等到他突破自身藩篱写出《第五屠场》后,才进入纯文学领域腾挪叠挞,其人其文反而不亲切有趣了。对于人性的看法极为悲观,认为人类常有自毁的倾向。而他有一种极为独特而且古怪的念头,相信人类创造毁灭自己的能力是无止境的。萦绕其心挥之不去的阴影,正好也是二十世纪全人类所面临的一些问题:诸如,人口爆炸、环境污染、种族歧视、资本家的贪婪、机械至上、毒品泛滥、全球战争、和种族灭绝等,不一而足。冯内果认为,人类为自己创造了许多机械化、化学合成、或以消费导向的虚假文明(an ersatz civilization);但是在创造的过程里,人类也逐渐物化而丧失自我。因为科技的过度发展导致生态的失衡;经济上财富分配的不均催化了社会架构的崩溃。冯内果也不相信未来会有不同:只要人性不变,人类的未来恐怕仍然介乎好与坏的灰色地带游移飘荡。
这样的黑色其实是我所不屑的。一定要在一个本来没有道理的世界讲道理,当然令人疲惫。既使到了九十年代,冯内果对于复杂的现代世界仍然无法完全理解。他仍然用渲染泼墨的笔调和乱针刺绣的章法来衬托现代社会的荒谬和混乱,用玩世不恭的态度对现代世界进行冷嘲热讽,文笔犀利幽默,语言在精炼中表现出丰润,能随物赋形,依然极具功力。
只是,面对荒诞世界里一切荒诞的事物,诸如战争、暴行、失望、痛苦等,作家仍然很难正正经经地找到答案。充其量只能像冯内果一样让读者跟着他含着眼泪微笑。我猜想,这是冯内果闷闷不乐的原因。如果有人发现生命原来是这么回事时,那一切已经太迟。

阅读是很私人的事,虽然现在的口味已经越来越碎片化,但其实因为年龄,阅历,生活环境……等因素,还是有一些自己喜欢(收藏,留念,马桶座书)的作品难以宣之于口。按王小峰在“文化私生活”里的定义,以下作品既是“你在进行文化消费的时候,总有某些文化消费不希望被人知道,一旦被人知道,可能会受到人们的鄙视、嘲笑、挖苦,进而被人怀疑欣赏口味和品位有问题的事物。”
在一个以文化消费为标签的时代,热爱文艺和热爱文学并且常常把某位比较有品位的人挂在嘴边的人,特别容易形成自己的文化私生活。一般而言,最好不要让周围的人知道你还有低于大众平均审美的情趣。”所以,我除了日常所谓高雅信息交互外,还有一些就算想拿来交流,也应者寥寥的,只能权当个纪念的私人休闲娱乐生活点缀。

虽然我一直都很喜欢他的小说,但我也要承认,他唯一能让我看懂或理清思路接收的都是一些故事性较强的短中篇。稍长一点,到目前为止我能坚持从头到尾看完的只有较有情节的《泰坦海妖》《夜母》《猫的摇篮》。而他最牛逼的《冠军早餐》和《第五屠场》……等,我就很有阅读障碍。其实好多他的长篇哪怕是在有译本的情况下我也只是浮光掠影地翻了数遍。但可能我天生就喜欢那种字字珠玑的对生活很有见解的作品吧。他的书我就是那么喜欢,坐马桶上时没事就拿出来翻翻。好在他的长篇不是看故事的(哪有故事啊,有故事他的书会生前那么不好卖?长篇里随便一个好点子都可以被其他名家拓展成一个长篇了。只言片语甚至篇末的写作后记,都差不多句句可以当作名言警句裱到墙上的。应该可以这样子讲,冯内果实在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但太聪明了,聪明到比我们这些寻常人等容易察觉虚假、察觉不义、察觉危险的无所不在和步步逼近,聪明让他的人生变得多疑而且不快乐。就如同其创意的非主流,他作品也是非主流的。属于那种典型的叫好不叫座。

今人一说就冯内果普遍腿软,觉得整整一代人都对不起他,那些早年吸毒乱交的嬉皮士现如今大都成了社会中坚,一想起他就老泪纵横,怎么当时就没发现他的好,让他生生愁死了呢?怎么着也该好好请他喝几通酒,唠嗑唠嗑啊,结果拖到现在没机会了!交那么多会员费进那么多高级俱乐部,一交流起来就发现自己还停留在老头早年的心态,惭愧得不行,急巴巴的耙点他用过的笔头啦,鞋跟啊什么的好沾点仙气。人家无非就好挖苦人,早知道那就让他好好骂个够嘛,他无论吸不吸人间烟火,吸的什么,吐出来的唾沫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无数现代瘾君子都将他奉为教父级的人物,比垮掉一代的代言人还代言人。好多小瘪三无论怎么憋坏,床头必定挂他的头像每天膜拜。因为无论他们找到什么新式好料吸得个七晕八素的,回头看看他写的书,再想想自己high起来的时候的那些个愤愤不平——得……人家老哥早都已经在书里说了不下一百遍了,这辈子算是白活了。


我想起一个典故:跟大一时第一个女朋友在她还不是我女朋友时傍晚早早出去约会,什么该玩的地方,该去的场所,该表现的情谊都发挥完了,一看时间,才10点多!考虑到当晚是洋节前夜,学校各山头的领袖为解决小的们今后的生活问题与周边几个美女多的学校一起大联欢,难得的开放门禁。一时还舍不得回学校那个狗洞。天气又开始变冷了,那时我这么单纯的人是从不敢想到开房的,于是就想着丢一回脸吧,提议咱去电影院坐坐?美女欣然认同,于是一对狗男女跑到了电影院里躲暖。时间不合适,没得挑,还有卖票的就赶紧进去。引坐的带到地头,一瞅,电影应该放了好一会了,乖乖不妙居然还是我特迷的科幻类的,就是不知道美女的口味怎样?斜眼瞅瞅,人家小姑奶奶看得特专注,眼睛都不带眨的(后来知道是紧张,怕我趁黑偷袭她……什么思想,我是那样的人吗?到老我都是等着人家把机会送到我面前都还要犹豫再三的)。于是OK,拉着人家温暖的小手我也专心的看起来。一看吓一跳,什么新颖的跃迁、虫洞、超向航法、外星人入侵,怎么诡异怎么来(要知道那时的普罗大众可没有受过骇客之流的好故事熏陶,知道点星球大战的都是大牛人了)。看得我是又兴奋又惶惑,好多点子都是原先在冯内果原版书里东一点西一点的看到的,怎么现在都被拍出来啦?我自己都大概只能经不起推敲的把电影情节看明个七八成,难道我旁边这位是传说中的……?实在忍不住疑惑,冒昧的问了一句:喂,你看得懂吗?(又怕得罪人的赶快补充一句)我好些地方没看明白就过去了……。
结果你猜人家小姑娘怎么说?
“不懂,但就是觉得好看,明天我们再来从头看一遍麽?”
不知道现在还有谁肯那么实在的跟我说这样的大白话:书很好,我看得很轻松,不是以往那种嘴角微扬的浅笑,我等不及看接下来会发生了什么……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欢迎来到猴子馆的更多书评

推荐欢迎来到猴子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