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伦·坡的一堂地理课

鱼鲜支

今日读书读到很有趣的一篇:

波比是个孤儿,自幼被大伯拉姆古吉翁收养。拉姆古吉翁是位老牌的英国绅士,心肠很好,但却脾气古怪、性格固执,总喜欢别出心裁地与人作梗。

波比长到21岁,与大伯的女儿凯蒂情投意合。他鼓起勇气向大伯请求,要娶凯蒂为妻,希望能得到大伯的首肯。

大伯一口答应了这门婚事,却不肯订出婚礼的确切日子。在波比的苦苦追问下,他索性说:

“你们的结婚日期确切地来说——记住,确切地来说——是一个星期里有三个星期天的时候!”

波比听了,早已目瞪口呆。大伯接着强调说:

“当一星期中出现三个星期天的时候,你将得到凯蒂和她的财产——在此之前绝对不行——你这个小无赖听着——在此之前绝对不行,除非我死了。你是了解我的——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就这么定了!”

波比无比绝望,却改变不了大伯做出的残酷决定。

然而,就在他已经不抱希望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幸运地绝处逢生。事情是这样的——

两位航海的绅士普拉特船长和斯密瑟顿船长,在离开本土航行一年后,刚刚返回英国。一个星期天下午,两位绅士一起拜访了大伯拉姆...


显示全文

今日读书读到很有趣的一篇:

波比是个孤儿,自幼被大伯拉姆古吉翁收养。拉姆古吉翁是位老牌的英国绅士,心肠很好,但却脾气古怪、性格固执,总喜欢别出心裁地与人作梗。

波比长到21岁,与大伯的女儿凯蒂情投意合。他鼓起勇气向大伯请求,要娶凯蒂为妻,希望能得到大伯的首肯。

大伯一口答应了这门婚事,却不肯订出婚礼的确切日子。在波比的苦苦追问下,他索性说:

“你们的结婚日期确切地来说——记住,确切地来说——是一个星期里有三个星期天的时候!”

波比听了,早已目瞪口呆。大伯接着强调说:

“当一星期中出现三个星期天的时候,你将得到凯蒂和她的财产——在此之前绝对不行——你这个小无赖听着——在此之前绝对不行,除非我死了。你是了解我的——我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就这么定了!”

波比无比绝望,却改变不了大伯做出的残酷决定。

然而,就在他已经不抱希望的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幸运地绝处逢生。事情是这样的——

两位航海的绅士普拉特船长和斯密瑟顿船长,在离开本土航行一年后,刚刚返回英国。一个星期天下午,两位绅士一起拜访了大伯拉姆古吉翁,波比和凯蒂也作陪在侧。

谈话间,波比约两位船长明天一起玩惠斯特牌戏。普拉特却拒绝了:“玩什么牌戏啊,明天是星期天,我们改日再聚吧。”

凯蒂纠正他:“什么呀,才不是呢!今天才是星期天。”大伯也说是。

不料斯密瑟顿插进来:“你们都是怎么回事?有谁能够告诉我,难道昨天不是星期天吗?”

大家争论不休,究竟哪天才是星期天。

这时,凯蒂激动地跳起来:“斯密瑟顿船长说昨天是星期天,这没错,他是正确的。我们说今天是星期天,这不假,我们也是正确的。普拉特船长说明天才是星期天,这也对,他也是正确的。实际上,我们大家都是正确的,这样,一星期里出现了三个星期天。”

原来,地球自转的速度是每小时一千英里。斯密瑟顿往东航行一千英里,他看到日出的时间就比在伦敦这里早整整一个小时。当他绕地球一周回到伦敦,实际上是向东航行了两万四千英里,他的时间就比在伦敦的拉姆古吉翁他们早了二十四个小时,提前整整一天。

而普拉特正好相反。他向西航行一英里,时间就晚一小时。他向西航行了两万四千英里,就比伦敦的时间整整落后了一天。

所以,对斯密瑟顿来说,昨天是星期天。对拉姆古吉翁、波比和凯蒂来说,今天是星期天。而对普拉特来说,明天才是星期天。

听完这番解释,拉姆古吉翁惊叹道:“我的天哪!——这是对我的判决。”他立即同意了波比和凯蒂的结合。

这是爱伦·坡的小说《一星期里有三个星期天》里的故事。

当我打开书的时候,哪能想到:推理小说、恐怖小说、幻想小说的大师“坡先森”,竟然要给我上一堂地理课呢?而且是一堂如此深入浅出、精彩绝伦的地理课。

当初学习时区、时差和国际日期变更线的时候,我要是听了这个故事,一定会理解得更透彻吧,想忘也忘不掉吧。

再回头想想儒勒·凡尔纳的《八十天环游地球》,福格先生回到伦敦,比预定时间晚了一天。他不禁心灰意冷,认为自己已经失败了。可到了晚间,福格才想起:他自西向东环绕地球一周,时间比伦敦时间早了一天!他匆匆赶往约定地点,踩着钟声踏进期待着他的大厅。

多么潇洒!多么美妙的神反转!曾经让我的小心脏砰砰直跳——原来是从坡先森那儿借(抄)鉴(来)的!

借(抄)鉴(袭)坡先森的又何止凡尔纳呢?!

柯南·道尔在《福尔摩斯探案集》中设计的一位神探(福尔摩斯)和一位普通人(华生),《名侦探柯南》里的江户川柯南和毛利小五郎,等等,都是坡先森笔下的杜宾神探和“我”的翻版呀。

福尔摩斯在《会跳舞的小人》里讲述破解密码的过程,多么令人赞叹,原来是借(抄)鉴(袭)自坡先森的《金甲虫》。

王尔德写出《道连·格雷的画像》,让多少读者惊为天人,原来是借(抄)鉴(袭)自坡先森的《椭圆形画像》。

被无数推理小说家写滥了的密室杀人,最早可见于坡先森的《莫格街谋杀案》。

把尸体砌进墙里的谋杀故事,坡先森在《黑猫》里已经构思出来了。

《搏击俱乐部》《致命ID》等片玩多重人格的梗,原来早在一百多年前,就被坡先森玩过了,参见他的《威廉·威尔逊》。

《加勒比海盗》里的鬼船,也在坡先森的《瓶中手稿》里现过身。

死人复活的故事,可见于坡先森的《丽姬娅》和《鄂榭府崩溃记》。

活埋的恐惧,坡先森在《提前埋葬》里已经渲染至极。

精神病人反扮医生,参见坡先森的《焦油博士与羽毛教授的疗法》。

江户川乱步的笔名、希区柯克的悬念设置、蒂姆·伯顿的暗黑哥特风……原来都是其来有自啊。

合上这本《爱伦·坡短篇小说集》,我脑子里反复转着一句话:真的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坡先森,请收下我的膝盖。您一不小心当了这么多鼻祖、先驱之后,谁承想,您还是位极有风格的地理老师呢?!


更多文章,请关注鱼鲜支的微信公众号:观念的牢笼(guanniandelaolong)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伦·坡短篇小说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爱伦·坡短篇小说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