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十论 人生十论 8.6分

讀《人生十論》

向南方

1 我看的版本除了“十論”而外,又有一“中國人生哲學”演講和五篇別的文章,其實是“十六論”。不過本來的十論也並非蔣勛“孤獨六講”那樣刻意造成體系的,只是一義貫之,大同小異,應不同的場合寫稿耳,倒無妨它到底是幾論。止庵評價錢穆算得史學家,而不算思想家,那話是說《湖上閑思錄》,移來說《人生十論》也不差。以下先從我以為好的地方出發,談到我不苟同之處。 最使我有興趣的是所謂“心為形役”的比喻。作者說一般動物以求生為第一位,其智識(雖然有限)完全服務於此目的,好比身是心的主人,心是身的奴僕。至於人類,因為直立和語言,求生變得太容易了,身這個主人把任務佈置下去,對心而言綽綽有餘,心於是就不安分了。主人叫僕人去街上打醬油,僕人立刻打好了,趁著還有時間,便去逛逛街;下一次時間更充裕,便去看場電影再回家……人類之心靈方面的追求,文化藝術之類,蓋在於存身的容易。作者的結論是,人之為人,就在於心這個奴才的造反。人可以殺身成仁,即表示身從屬於心了。 前半段的分析很有《瓦爾登湖》刨根問底的精神,從本質把人的生存狀態認識了。但這個結論之得出有一邏輯漏洞。依現在看,心對身的造反不錯,此現象起碼有兩種解釋。第一...

显示全文

1 我看的版本除了“十論”而外,又有一“中國人生哲學”演講和五篇別的文章,其實是“十六論”。不過本來的十論也並非蔣勛“孤獨六講”那樣刻意造成體系的,只是一義貫之,大同小異,應不同的場合寫稿耳,倒無妨它到底是幾論。止庵評價錢穆算得史學家,而不算思想家,那話是說《湖上閑思錄》,移來說《人生十論》也不差。以下先從我以為好的地方出發,談到我不苟同之處。 最使我有興趣的是所謂“心為形役”的比喻。作者說一般動物以求生為第一位,其智識(雖然有限)完全服務於此目的,好比身是心的主人,心是身的奴僕。至於人類,因為直立和語言,求生變得太容易了,身這個主人把任務佈置下去,對心而言綽綽有餘,心於是就不安分了。主人叫僕人去街上打醬油,僕人立刻打好了,趁著還有時間,便去逛逛街;下一次時間更充裕,便去看場電影再回家……人類之心靈方面的追求,文化藝術之類,蓋在於存身的容易。作者的結論是,人之為人,就在於心這個奴才的造反。人可以殺身成仁,即表示身從屬於心了。 前半段的分析很有《瓦爾登湖》刨根問底的精神,從本質把人的生存狀態認識了。但這個結論之得出有一邏輯漏洞。依現在看,心對身的造反不錯,此現象起碼有兩種解釋。第一則如作者所說,等於是承認既成事實之合理。第二則完全可認為既成事實表示了人的異化。我印象中,《瓦爾登湖》老是說人活得不如土撥鼠,自己活得不如農民之類話,果然則梭羅取上述第二種解釋。也就是說,人該好好管管心這個奴才,讓它早點回家,別xjb逛,免得一個醬油打半天,主人中邪而“殺身成仁”了。吃飽了,喝足了,睡醒了,不妨發發呆,不必用科學文藝打發時間,務必乾淨不剩,更別自以為掌握了真理,要去獻身。這一種安排法,大得中國畫的留白之妙,較之作者一味追求“心生活”的安排更近於莊子所謂“畸人”的境界。照作者的安排,則“心生活”的設計是人類面對的新難題,我們想到心何去何從,不免如哲學家般,頭亦疼了;照我們的安排,則“身生活”固然易如反掌,“心生活”還是錦上添花,無它也可,這是大手筆,一下子就把人面對的問題簡化了。 2 然而做人之難不在於自己存活,而在於為別人而活。王路誇自己任性辭職,幾年餓不死,下邊馬上有評論說“作者一看就是孑然一身,高堂自理”。《西遊記》裡的孫悟空在水簾洞裡快活多年,突然竟想到要求長生不老之道,這是很高的覺悟。而我們注意猴子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他連高堂都沒有,這似乎寓示唯有石頭中蹦出來的人才能自發求道,或者說我等拖家帶口的“社會人”差了些得道的機緣。這就給了作者反駁的理由,他很強調儒家所謂“性”,認為孝順是人的性,同理與人為善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性”,這些是人心內的種子,叫我們的那種安排不現實。 誠然,人不可能採用百分百“混吃混喝混日子”的生活法,但這不表示我們不能盡量靠近這一端。至於人皆有孝心,也不好推廣為人皆有善心。事實上,人所祈望的是本來無什麼父母,而我是世界之王,為所欲為,充分滿足各種慾望,包括製造他人的痛苦的快感——這正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呢。我們需要自我調整者,只因為這祈望不實際。隋煬帝說除了我生的和生我的,“其無不可乎”,即為這種調整最合理的結果之一例。大多數人連皇帝都不是(即便皇帝胡來也是取滅之道),要進一步調整。人的一切生理需求中,拉撒人人都能滿足,吃喝則不難滿足,且大多數人對此的追求適可而止。性慾和虐待慾(或者叫破壞慾)是最麻煩的,它們雖然更近於“心生活”,但不比科學文藝,說舍便能舍——我們的科學文藝很大程度上倒是為了疏導它們才發展壯大,而人們追求錢權名,亦未必是心吃飽了沒事做,恐怕正是這些慾望在饑渴地覓食之舉動呢。 如果這是“天命之謂性”,我們哪裡敢(允許別人)“率性之謂道”?以上表示了兩件事。第一,家庭關係令人不易於簡單地混吃混喝。第二,性慾、破壞欲、虐待慾讓人不安於簡單地混吃混喝。第一點是作者的意思,第二點卻反對作者的意思。作者據第一點而說親情可以推而廣之,來反對第二點,這即不合理。 3 以上是對作者意思的批評。總括而言,我們的問題有三,一是吃喝拉撒,二是性虐慾望,三是家庭關係,這裡沒法談解決方案,留待將來。莊《養生主》說“為善無近名,為惡無近刑,緣督以為經,可以養身,可以全生,可以侍親,可以盡年”,倒是一概點到,包治百病。到此刻才後悔自己不曾好好讀一番莊書,這個方子的涵義,眼下卻不好說;如只按我的養生公理(此公理以後另文介紹),是不能侍親的。 我又想起一個西方人的實驗。把人囚在一室,有吃有喝,唯無人說話,亦不能看書上網之類,總之是絕對的無聊。堅持一年者可獲不菲獎金。結果沒人能撐到一個月。這表示作者所謂“心的造反”之定局。按《瓦爾登湖》的那種意見(也就是我們的方案),人要退回動物,能夠安於絕對的無聊。無如動物並不安,它們也有利用自身進行的遊戲。倘如人在監牢里這麼玩遊戲,豈不又回到文明的起點了?可知如何使我們的心安於絕對的無聊,才是一極要緊之思想工夫,亦是人能夠勝過動物處。

一七,八,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人生十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