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 敦煌 8.9分

敦煌定若远,一信动经年

Eva

盖闻如来说法,万万恒沙;菩萨传经,千千世界。 爰初鹿苑,度五俱轮,终至双林,降十梵志。 演微言爱河息浪,谈般若烦恼山摧。 会三点于真原,净六尘于人境, 所以舍卫大城之内,起慈念而度群生; 给孤长者园中,秉智灯而传法印。——《降魔变文》

微信公众号“荆之味”

这是一篇书评或者说读后感,书名叫做《敦煌-众人受到召唤》,《生活月刊》的采访集,采访了敦煌艺术研究所(现敦煌研究院)的第一代创始人及后来的第二代第三代接班人。书里面有他们每个人的故事,心路历程,有历史,时代的伤痕。他们多是上个世纪的文化精英,却甘愿蜗居西域边陲,藏身洞窟,...

显示全文

盖闻如来说法,万万恒沙;菩萨传经,千千世界。 爰初鹿苑,度五俱轮,终至双林,降十梵志。 演微言爱河息浪,谈般若烦恼山摧。 会三点于真原,净六尘于人境, 所以舍卫大城之内,起慈念而度群生; 给孤长者园中,秉智灯而传法印。——《降魔变文》

微信公众号“荆之味”

这是一篇书评或者说读后感,书名叫做《敦煌-众人受到召唤》,《生活月刊》的采访集,采访了敦煌艺术研究所(现敦煌研究院)的第一代创始人及后来的第二代第三代接班人。书里面有他们每个人的故事,心路历程,有历史,时代的伤痕。他们多是上个世纪的文化精英,却甘愿蜗居西域边陲,藏身洞窟,他们用自己对艺术的热爱,信仰来舔舐时代带给他们的伤痛,修补敦煌的伤痕,他们因此而避开伤痕。

1943年,常书鸿在梁思成和徐悲鸿的鼓励和促成下,加入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筹委会,任副主任,3月抵达敦煌后,决定留下担任敦煌艺术研究所所长。此后,他在敦煌所经历的一系列变故,磨难是十年前的常书鸿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仅仅七年前,常书鸿还是法国巴黎高等艺术学校最有名气的中国学生,油画大师劳朗斯的得意门生,但或许是命中注定,常书鸿无意中在一个旧书摊上找到了伯希和的《敦煌石窟图录》,从此敦煌——这个祖国边疆被沙漠包围的边陲小镇——一直萦绕在他心中,令他魂牵梦绕。1936年教育部部长王世杰邀请常书鸿出任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授,得到消息后他毅然回国,放弃了巴黎优渥的生活条件。两年后,抗战爆发,国立艺专迁校云南。1943年三月常书鸿到达敦煌,并逐渐召集、组织了一群后来被称为“第一代敦煌人”的青年。他们是常莎娜、段文杰、关友惠、史苇湘、欧阳琳、孙儒僩、李其琼、李云鹤、李贞伯、万庚育、向达......这些艺术大师,在遇到敦煌之后,无不被其瑰丽的艺术形象震撼,他们甘愿放弃个人创作,从事临摹、保存敦煌文物的事业,像农民一样在沙漠戈壁里耕耘,他们把一生献给了敦煌的戈壁,沙漠,也可以说献给了1600多年前乐尊和尚在此邂逅过的“佛光”。可以想象,在二十世纪那个动乱时代,如果没有他们和后来几代人的守护,遭遇一批又一批国外“文物大盗”后的敦煌,如今会变成想么样子。

1900年,英国人斯坦因穿过克什米尔进入新疆,在丹丹乌里克、尼雅、拉瓦克“考古”,用骆驼、矮种马组成的运输队驼着大量珍贵文物离开。1906年,他再次来到中国,进行第二次“考古探险”,这一次他几乎席卷整个敦煌石窟群。斯坦因记录下了他第一次进入藏经洞时的经历“眼前的景象让我睁大了双眼,这九英尺见方的洞穴内,密密麻麻的堆满了经文(后来将其摊开测量,约为500立方),剩余的空间只容得下两人站立。”1908年准备结束探险时,他又在日记中这样写道“终于打包完毕......总共有三十箱手稿和木刻。”后来,惦记着敦煌壁画的斯坦因第三次来到中国,丧心病狂的想要使用胶纸剥离壁画带回英国,当时地方政府已经意识到敦煌石窟的价值,多方人员参与保护,制止了斯坦因毁灭性的盗宝行为。

其实这并不是敦煌第一次被探险队造访。在斯坦因到来之前,这块土地上就已经密集的来往着各种探险队、考察队、测量队,从1876年起,50年间进入中国西北、名目不一的考察队约有42支。法国的伯希和、日本的吉川小一郎和橘瑞超、俄国的奥登堡等人接踵而至,捆载而归,敦煌文物大量流失海外。直到1910年清政府才做出决定,清点藏经洞的劫后残余并送往北京。但在运送途中文物又一次严重流失,几乎每到一处就失窃一部分,无非是被拿去求官,卖钱,或是纳入私藏。

陈寅格曾经如是说:“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藏经洞文物的流失对中国学界实在是个警醒,从此中国关于历史学的概念发生了现代转化。

藏经洞是莫高窟17窟的俗称。此窟原为唐宣宗大中五年(851年)时洪辩像 莫高窟第17窟北壁开造,为当时河西都僧统洪辩的影窟。约在11世纪,西夏统治末期,莫高窟的僧徒们考虑到战争的灾难,于是就把寺院历代保存下来的经卷等全部封存在此洞里,然后外筑补壁,并绘壁画掩人耳目。后因僧徒逃难难未归,洞窟颓废,年久日深,洞窟甬道被风沙淤塞,因此幽闭近800年。日本著名作家井上靖以此为素材虚构过一本小说《敦煌》,小说主人公赵行德是一名落榜举人,在汴京城街头偶然救下回鹘公主,赵行德和回鹘公主一起流落到西域,在敦煌经历战争、爱情、和死亡。

《敦煌》的故事是一个关于守候的故事,回鹘公主守候赵行德,公主死后,赵行德守候千佛洞,而千佛洞在守候着什么——我们短暂的一生或许根本参不透。谁说现实中的敦煌不是如此呢?近代以来,从无知短见的王道士开始,接着梁思成和徐悲鸿到来、再到常书鸿——他一手建立敦煌研究院——从此敦煌莫高窟有了稳定的守护人,再后来的第二代、第三代守护人......只要敦煌存在,他们会一直守候下去,或许世事变迁,洞窟被风沙淹埋,守候者们会出现断代,但敦煌有一种魔力,吸引我们去守候的魔力。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敦煌的更多书评

推荐敦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