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时间的大河,重拾安宁和幸福

果子林001

曾经很迷恋家族式小说,特别是在一个家族绵延几代人这样的作品。比如曾经看过凯特·莫顿的《被遗忘的花园》,100年的庄园传奇,大气的叙事,透着上个世纪英式的优雅与沉稳气质。阅读小说就像重温《唐顿庄园》和《雀起乡到烛镇》这样的英剧,乡村、温馨、浪漫、哥特、忠贞、隐密、阴谋、爱情等,几乎你想看到的元素在这样的世家小说里都能找得到影子。

加思·斯坦的《穿过森林的男孩》也同样是这样的家族式小说,只是加思·斯坦处理这样的家族并不在于表现百年的沉沦,而将新与旧的交替,家庭成员之间关系的纠结、裂痕与修复。“幽暗岩崖生鬼魅”,十四岁男孩和已与母亲分居的父亲回到了森林中破败的老宅----里德尔大宅。原本以为卖掉宅子,父亲母亲就能重归于好,一家人重新在一起,但事与愿违,小男孩崔佛终日游荡在这所大宅里,无意中发现许多家族隐密。

加思·斯坦像一位神奇的魔术师,将祖孙三代人的关系以及他们各自的故事紧紧粘合在一起,荒凉的老宅,在...

显示全文

曾经很迷恋家族式小说,特别是在一个家族绵延几代人这样的作品。比如曾经看过凯特·莫顿的《被遗忘的花园》,100年的庄园传奇,大气的叙事,透着上个世纪英式的优雅与沉稳气质。阅读小说就像重温《唐顿庄园》和《雀起乡到烛镇》这样的英剧,乡村、温馨、浪漫、哥特、忠贞、隐密、阴谋、爱情等,几乎你想看到的元素在这样的世家小说里都能找得到影子。

加思·斯坦的《穿过森林的男孩》也同样是这样的家族式小说,只是加思·斯坦处理这样的家族并不在于表现百年的沉沦,而将新与旧的交替,家庭成员之间关系的纠结、裂痕与修复。“幽暗岩崖生鬼魅”,十四岁男孩和已与母亲分居的父亲回到了森林中破败的老宅----里德尔大宅。原本以为卖掉宅子,父亲母亲就能重归于好,一家人重新在一起,但事与愿违,小男孩崔佛终日游荡在这所大宅里,无意中发现许多家族隐密。

加思·斯坦像一位神奇的魔术师,将祖孙三代人的关系以及他们各自的故事紧紧粘合在一起,荒凉的老宅,在男孩的眼里并不怎么讨人喜欢,“我不喜欢里德尔大宅。它无时无刻不在嘎吱作响,要么呻吟,要么唏嘘,就好像是活的。就好像是风中摇摆的一棵老树,在抱怨任人摆布。”“里德尔大宅和它永恒的呻吟。老宅叹息,呻吟,移位,就好像它在不停地挪动,像个老人一样面朝断崖缩起脖子,每走一步都在喃喃自语,抱怨不已”。崔佛的这种不喜欢,和那些不被时代认可的情感和灰暗的往事,同性恋,渐冻症,乱伦,闹鬼.....是交织在一起的,老宅带给催佛恐惧,带来压力,和崔佛那些天真的思考有着鲜明的对比,“当我十四岁的时候,我的人生彻底改变了。在那之前,我想要相信;在那一刻之后,我知道了”。

将这些典型的哥特元素融于这座老宅之中,并以小男孩的视角呈现出来,也不能让人佩服作者的大胆。十四岁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年纪,也是一个初生判逆的时期,借小男孩崔佛之眼,我们看到了破坏森林的自酿苦果,也看到这片森林里人们围绕着生存、生活种种执拗的爱恨。从美国梦的追逐者、拓荒人的坚韧不拔,写到下一代的围绕森林的挣扎无所顾忌地催毁诉讼森林和破坏环境的反思,再到这一代“关系修复”式的救赎。人的情感与自然的存在依稀相关,人与人之间或畸形,或深刻,或纠缠的关系,也和自然与我们的反馈相关。

“在现实生活里,我们并不能保证任何问题都会被解答。现实生活棘手难办,正因为我们不知道它何去何从。而且,真的,你看不到尽头,除了死亡。况且回到我的十四岁,考虑到我在里德尔大宅的最初经验,我并不清楚死亡由始至终就一直被设置成终结。”在此文中,加思·斯坦一反“催泪”感人式的书写,而用更深刻,更宽广的情怀关照自然与人,一方面是自然的存在,一方面是人的联结。“即使他们曾经深爱着对方,即使他们现在依旧爱着。”随着时光流逝,即便人的情感渐渐淡漠了,曾经的深情也变成森林里斑驳的光点,只在回忆里醒过来,但这时光会亲证一切,静默的森林也会呼唤,也会提醒人们,也会再次包容一切。这座里古老的里德尔大宅是一切情感的原点,这森林便是一切的终结。百年后小男孩崔佛的到来,则是独辟蹊径的寻找和希望,找到一条终结一切的林间小路。

“我的安宁,我赐于你。”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穿过森林的男孩的更多书评

推荐穿过森林的男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