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鸢 北鸢 8.1分

我生之后,逢此百罹

楚暮倾

书中各色人物粉墨登场,在大时代的舞台上演尽一生,或沉或浮。可是于国家动荡飘摇之际,谁不是身处囹圄。若论时势英雄,都可当却又不可。

应该说文笙和仁桢并不像仁珏、范逸美、吴思阅她们一样有些坚定的信仰。卢文笙在其静默之下是中国传统的气节和道德底线。他追求的是他自己的心。好比那纸鸢,不论是“一线生机”还是“命悬一线”,那根线都是自己的一颗心。 仁桢便更简单一些了!她追求的是她二姐仁珏,确切地说是仁珏的心思。仁桢有自己的想法和活法。只是仁珏在她的心里太过重要,影响太深。甚至有时候她把自己当成自己的二姐。所以无论是后来仁桢去杭州上学还是去南京请愿,她只是想完成仁珏的那一部分。她很清楚自己接触的是什么,自然也明白这件事带来的后果是什么,毕竟她经历过。就像书中写到每当仁桢看着自己畸形的右脚小拇指,疼痛会让她想起仁珏。可是奋不顾身的原因只是那是仁珏做的,所以她也会做。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北鸢的更多书评

推荐北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