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秋荻篇——《三少爷的剑》观书观影之二

仙熊
爱悠悠,思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慕容秋荻篇



我是慕容秋荻。是江湖四大世家之一江南七星塘的大小姐。

临着绵延不绝的古道,我在这等一个人。

我又在等人。等待是女人的宿命吗?上一次,让我等的人,我已经等了七年多。

那年的我十六岁,就在山庄后山的杏花林中,第一次面对面地遇见了他。他是我七星塘的贵客。跟父亲一同回来。

父亲经常外出,他从不说去哪干了些什么。可我知道,他是去比武了。把哪些不服我江南七星塘的人,打个落花流水。我也从来不担心,因为我父亲就是名满天下的江南大侠慕容正。父亲是伟岸而无敌的。谁人可敌?不过那次父亲回来,有些奇怪,连马车也没下,直接驶入了后山,母亲说是闭关去了。他作为贵客,逗留家中。在内院里,我偷偷地远看他。真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也许古代的潘安也不过如此吧。他朝我这边撇了一眼,吓得我赶紧避开了。不知道看见我没。当时婢女小翠说我脸都红透了。

后来,他说我当时的笑容,像极了江南的风光,婉约而明媚。看着舒心。当然了,出身名门的我,衣着、发髻、妆容,还有一颦一笑、莲步哪个不讲究。家里的老嬷嬷教了我多少遍。我又练习了多少遍。觉得别扭又拘...
显示全文
爱悠悠,思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慕容秋荻篇



我是慕容秋荻。是江湖四大世家之一江南七星塘的大小姐。

临着绵延不绝的古道,我在这等一个人。

我又在等人。等待是女人的宿命吗?上一次,让我等的人,我已经等了七年多。

那年的我十六岁,就在山庄后山的杏花林中,第一次面对面地遇见了他。他是我七星塘的贵客。跟父亲一同回来。

父亲经常外出,他从不说去哪干了些什么。可我知道,他是去比武了。把哪些不服我江南七星塘的人,打个落花流水。我也从来不担心,因为我父亲就是名满天下的江南大侠慕容正。父亲是伟岸而无敌的。谁人可敌?不过那次父亲回来,有些奇怪,连马车也没下,直接驶入了后山,母亲说是闭关去了。他作为贵客,逗留家中。在内院里,我偷偷地远看他。真是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也许古代的潘安也不过如此吧。他朝我这边撇了一眼,吓得我赶紧避开了。不知道看见我没。当时婢女小翠说我脸都红透了。

后来,他说我当时的笑容,像极了江南的风光,婉约而明媚。看着舒心。当然了,出身名门的我,衣着、发髻、妆容,还有一颦一笑、莲步哪个不讲究。家里的老嬷嬷教了我多少遍。我又练习了多少遍。觉得别扭又拘束,不学还不成。母亲说,这是名门闺秀的教养,不得不学。是呵,名门闺秀的教养,学得那些烦人的东西,原来就是为了给他看。一个女人天生下来就是为了要让别人看的。只给他看。

他跟我一起吟诗作对。他给我诵了李清照那首《点绛唇·蹴罢秋千》: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他眯着眼睛促狭地笑我当日偷偷看他的模样。原来那会他就注意到我了。

他还跟我一起舞剑。他是首屈一指的世家子弟,于剑术一道,可谓家学深厚。熟知多位名家剑法。他竟然会失传已久的唐代剑术名家公孙大娘的剑法。公孙大娘当时剑法之强,有诗圣杜甫作诗为证:

昔有佳人公孙氏, 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 天地为之久低昂。

他说,这本是女人的剑法,传给我防身。还送我了把匕首,名曰:扬文。魏文帝曹丕之物。

他对当今武林各门派剑法,皆有所知。总说七大剑派的剑法太过于保护。总拘泥剑招剑势,剑招运转之间生硬刻板,全然没有羚羊挂角般的飘逸洒脱无迹可寻。遇见高手,极易覆灭。看他将各大剑派贬得一无是处。好似一代剑神。我知道,现在他还力有不及,但未来剑神的名号终归会落在他的头上。后来事实,也确是如此。

我笑问,有没有能够威胁到他的剑客。他凝眉想了一会,吐出一个名字。燕十三,好奇怪的名字,好像仆人叫的名字,像我们家阿三、阿五。他说这是近几年崛起的极具实力的一名青年剑客,前途不可限量。什么燕十三,天下的英雄有能抵过他的吗?绝没有。

微风起,花雨落,满是旖旎风光。英俊潇洒,武功高强,且文武双全,又温柔细腻。这样的男子作为夫君,会是怎样种情形?那段甜蜜的日子,我把一切都给了他。

后来,他走了,他要我等他七年。我等。

父亲出关之后,身体大不如前。我终于知道,原来父亲那次比武败了,还受了难以康复的内伤。谁打伤父亲。问他,他从来不肯说。江南七星塘,也跟父亲的身体一样,外表无恙,但里面越发有问题了。

父亲开始多年卧病,无复当年江南大侠的豪情。声名赫赫的江南七星塘,外表何其强大风光无限,而内里却已危机四伏、重负难担。世家日常支出运营,多少人吃穿用行要管,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你能想象需要很多钱吗。连绵的广厦,如云的仆从,都需要供养。那些光鲜的外表,需要多少人耗尽心力去维系?

七星塘是有不少的产业。在江南,多少酒楼、当铺、赌坊、银楼,乃至妓院这些最赚钱的行当,都挂着七星塘的标记。但主人病弱,内无男丁继承香火,外无强将护业。美厦和良铺,如同儿童手中的巨款。只是这样行走闹市,多少歹人觊觎?无嫡系壮丁守业的世家,又如何能守住偌大的家业?男丁啊,原来如此重要。我无兄无弟。而恰时大夫为我诊出喜脉。我对外声称钻研家传武功而隐于后山,近一载。出来后,慕容家有了一个男丁,虽然尚在襁褓。下人们都叫他小少爷。他也没有姓,也没有名。我叫他小弟。后来他会说话了,我让他叫我姐姐。其实,他是有名字的。他叫谢小荻。哪一天等他父亲回来了。我会当面告诉他,这是他的儿子,聪明伶俐。我会告诉小弟,这是他的父亲,绝世无双。只是这一天,会是什么时候?

这世上最容易跟人结怨的东西,有两样。一样就是钱。在多少个夜幕下,那些七星塘的产业,被人破门而入。多少悬着的七星塘标记的招牌,被人踩在脚下。多少江湖人士,环伺如狼,等待分食七星塘。母亲暗自抹泪,而父亲动不得气。家仆们开始放肆起来。而我虽无兄无弟,但身为七星塘的大小姐,我必须站出来。当我斩下日渐嚣张的外事主管沈海的头颅后,一身华服,半身血迹。血腥呕人,样子难看又凶恶。但,所有在场的家仆都被震住了。我从他们眼中再也看不到漫不经心,再也看不到讥谑,满是敬畏。好像我是个杀人的疯子。原来,刀比仪态、凶狠比素养更加能震服人心。这点父亲和母亲,都没有教过我。

横行鄱阳湖十数年的双龙帮,手下帮众数万人,好勇斗狠,在江南一向与我七星塘互争高下,抢占地盘。突一日,双龙帮总舵被袭,帮主高墨飞一家,被人灭门。一家十五口,鸡犬不留。这之后,七星塘外面的铺子,渐渐地也没人敢伸手霸占了。我还记得,高墨飞亲自来拜访七星塘,狂言向我提亲,欲娶为第四房妾室。我还记得,他长满虬须的肥脸,令人作呕。一言不合,七星塘便有覆门之祸。那时,我愤怒又无助。只得忍气吞声以父病弱女须侍奉汤药为由,哭诉愿半年后父病好转便登门自荐枕席。梨花带雨,海棠带泪的妆容之下,是一颗愤慨无依的心。高墨飞走后,我又去了后山,闭关。

再后来,夜袭双龙帮。断高墨飞四肢,他死前看我将他儿女一一斩杀在他面前,他眼中只有惊恐与绝望。我揭开了面巾,让他看到了我的笑容,依然美丽高贵。不知道他心里还有没有把我压在身下的念头。把高墨飞分尸与灭门,用的是他教给我的公孙大娘剑法,和他送的扬文短刃。他对我真好,我等他回来娶我。

七年了,可他没来。他忘了我们的约定吗?他不知道,红颜易逝吗?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他该知道啊。镜子中的我,眼中说不出种说不出的悲伤。天真快乐的少时的我呢?好似春水一路东流,不复回头。再也回不去了。他不来。而我又该何去何从?

七星塘的地盘不但没有缩小,反而有扩张了许多。有些事,也不再用我亲自出手了。有些见不到阳光的人,渐渐被我折服收为手下。我的组织,慢慢有了雏形。它叫天尊。渐渐地,江湖人有人称我江湖第一美女。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江湖第一美女。对镜贴花黄的时候,也觉得长得不差。可如果我真是江湖第一美女,为什么他还不来娶我?别人的奉承,有什么用。他赞我一句头花好看,我便天天戴给他看。

这世上最容易跟人结怨的东西,另一样就是女人。父子之间、朋友之间、弟兄之间,江湖上多少拼杀是为了女人。一代刀神李寻欢,之所以一生不幸,不就是因为把最爱的女人林诗音让给了自己的结义大哥龙啸云。三个人,纠缠不清,一世悲情,无人可解。错了吗?都错了,也都没错。

还好我是个女人,不用跟人争风吃醋,那种为了帮名媛捡起掉落的丝巾而拔刀相向的厮杀,永远不会有我的份。可同样因为我是女人,一个有地位有美貌的名女人。导致我身边,总出现那么多男人,满脸堆着假笑和谄媚的男人。伪君子,比狗多。为了家族,我避不开。崆峒门下的那个方脸弟子击杀了五湖帮的红衣少年,要将那条已溅上血滴的丝巾缓缓递还给我。他脸上的的意气风发劲,仿佛刚才捡得不是丝巾而是在悍匪刀下救了我全家的性命,此时只待我以身相许。我真想,齿缝吐出一个字:滚。可名门的大家闺秀,怎可失仪?还得如夜莺般脆声地回一句:有劳少侠。再嫣然一笑,看着对方像个木头人一样呆在那里。真是个呆瓜。

也有人说我是江湖第一孝女。是吗?我的父亲江南大侠慕容正多年卧病。七年之间,我以须进孝道为由拒绝了四十三位名门子弟的求亲。我是个孝女吗?真的是这样吗?我之所以这么做,最大的原因,不是因为他还没有来向我提亲吗?我只不过是个骗子,不但骗了别人,也骗了自己。

不断听到他辉煌的战绩,也不断听到他跟各种女人缠绵的消息。那个该死的贱妇薛可人,竟然死皮赖脸地缠着他。还有其他女人也是,男人有的是,为什么跟我争跟我抢?

终不见他回来找我,娶我。不等了,再等美女都要白发了。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世间见白头。

我要毁了他的事业,毁了他的声名,毁了他的神剑山庄。让他乖乖地跑来求助我,求助我七星塘真正的主人慕容秋荻的庇护。我要他再也跑不出我的视线。谁能帮我击败他呢?我的天尊还不够强大。

他现在是一代剑神,他是神剑山庄三少爷谢晓峰。谁能帮我击败他呢?我突然回想起一个名字:燕十三。也许,他可以。

可笑,最新的消息传来,说神剑山庄三少爷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他是一代剑神?谁能杀了他?没有人见到尸体。那就说明他只是假死避世罢了。他骗不了燕十三的,这次也骗不了我。他如同神一样高高在上,他会躲到哪里去呢?一定是他活着不会去的对方,好避开我们。剑神的他一定是去了人间,也许隐匿在了市井。有消息说,有个身形像他的落魄男人出现在外号大老板地头蛇的地盘上。那人身边还有个女孩,叫小丽。我手下的天尊暗使已去彻查。我说过的,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找到他。

燕十三的马车终于来了。我这次终于没有白等。

我拦住燕十三的时候,他正欲前往神剑山庄发出挑战。我诉说,他倾听,无甚表情地倾听。心若铁石,对女子哪懂温柔怜惜。真是比不上他。他能赢吗?不管了,试试吧。我说我知道谢晓峰剑法中的破绽时,燕十三分明眼睛一亮。战胜剑神那一瞬间的辉煌光芒,已足以照耀他的生命。他没法不动心。

我折下了一截枯枝,道:现在我已是谢晓峰。散溢出的杀气,相信他能感受到。他已经收起眼中淡淡的不屑,变得郑重起来。我散发的是那种只有杀人无算的高手们独具的杀气。为了不让七星塘沉沦,我不记得杀过多少人了,每次都蒙着面巾。不这样怎么办?难道要我像个妓女一样陪那些寻衅者睡觉?这是江湖,只相信血与铁。我厌恶血,可我也知道,只有我自己够强够狠,才能让别人屈服。

我的天尊组织,还不够强大,现在只能靠燕十三。是的,我望着燕十三远去的身影。我想,只有我足够狠,才能让他回到我身边。希望燕十三能够战胜他。只要他不死,哪怕是残废躺在床上一辈子。我也都愿意伺候着他。我把一切都给他的时候,就想过了,永远生死与共。

秋风渐冷,林鸟俱已归巢。我只是个女人。这些年,真累。他会回来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少爷的剑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少爷的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