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十三篇——《三少爷的剑》观书观影之一

仙熊
心有所诚,方能业有所成——燕十三篇



我叫燕十三。

自己改的。十三不是本名,更不是家中排行十三。本名是什么,连我也记不得了。也许叫燕富贵、燕冲天。谁管呢。都不如燕十三有名。江湖子弟,跃马草莽,沧流击剑,谁不知我燕十三的名字。

行走江湖,要让人记住,要不有独步天下的武功,要不有特立独行的装饰、风格、举止。为了扬名天下,这两方面我都下了功夫。给活人看的,是我第一个标志,我手中这柄宝剑。剑鞘之上镶嵌着十三颗炫目而珍贵的明珠。见剑鞘便知其人。不用开口,拄剑而立,配合嘴角一丝残酷的笑意,就为我避退了许多宵小之辈。“看他的剑,他是燕十三。风紧,大伙扯呼。”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太多次了。其实,那些明珠都是假的。那次与乌鸦,一个好剑客兼刺客,酒醉没钱付账时透露给他的。

当然,也有不给我面子的,或者想直接踏着我的尸体成名的,江湖道本就如此,或者哪个道不是如此,有人上位,就有人让贤。那我就给他们看我第二个标志。我的夺命十三剑。有人说,夺命十三剑是我自创的。可见孤陋寡闻。早在二十年前,华山绝岭,我父亲就以夺命十三剑击败当时四大世家之一的夏侯世家第一高手火焰神鹰夏侯飞山。只是这...
显示全文
心有所诚,方能业有所成——燕十三篇



我叫燕十三。

自己改的。十三不是本名,更不是家中排行十三。本名是什么,连我也记不得了。也许叫燕富贵、燕冲天。谁管呢。都不如燕十三有名。江湖子弟,跃马草莽,沧流击剑,谁不知我燕十三的名字。

行走江湖,要让人记住,要不有独步天下的武功,要不有特立独行的装饰、风格、举止。为了扬名天下,这两方面我都下了功夫。给活人看的,是我第一个标志,我手中这柄宝剑。剑鞘之上镶嵌着十三颗炫目而珍贵的明珠。见剑鞘便知其人。不用开口,拄剑而立,配合嘴角一丝残酷的笑意,就为我避退了许多宵小之辈。“看他的剑,他是燕十三。风紧,大伙扯呼。”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太多次了。其实,那些明珠都是假的。那次与乌鸦,一个好剑客兼刺客,酒醉没钱付账时透露给他的。

当然,也有不给我面子的,或者想直接踏着我的尸体成名的,江湖道本就如此,或者哪个道不是如此,有人上位,就有人让贤。那我就给他们看我第二个标志。我的夺命十三剑。有人说,夺命十三剑是我自创的。可见孤陋寡闻。早在二十年前,华山绝岭,我父亲就以夺命十三剑击败当时四大世家之一的夏侯世家第一高手火焰神鹰夏侯飞山。只是这事,除了胜者败者之外其他人不知道罢了。所以,直至今日,夏侯世家依然高高在上。而我父亲未能继续挑战其他三大世家,仅如昙花一现,流星而逝。最初夺命十三剑,确有不足。而如今经我手改进的夺命十三剑威力,到底有多大?也没有人能描述出来。因为但凡向我挑战或者挑衅的江湖人,都死了。没有人能活着说出它的威力,绝没有。

十七岁,凭借手中的夺命十三剑扬名天下,声望日隆。江湖记住了夺命十三剑,颤栗的江湖人也记住了我——燕十三。

我是一个剑客,也是一个刺客。反正不是什么大侠。我也不想做大侠,为什么?回头告诉你。剑客求战,为扬名。刺客求战,为求财。没有背景和靠山的穷小子,初混江湖时,都是这么干的。只是当剑客时,杀人会留名,还会留个冷酷而莫测高深的表情,或是为己扬名正义永存的屁话。而当刺客时会蒙面,杀人绝不留本名。刺客是贱业,仇家也多如繁星。如果你做刺客,仇家不够多,只能说明你是个不入流的刺客。比如化名乌鸦的刺客,谁也不知道他的本名。谁也不知道他本来是做什么的。读书人、生意人、种地的、挑粪的,都有可能。

百年积淀出身的世家子弟是幸运的,出生时就含金裹玉,懂事时便有好的拳经剑谱参阅,还有家族中一帮子高手给打基础。更棒的是,出去后单是报出家族的名字,别人就心生顾忌,出手时往往也会慢一分。所以,世家子弟除了深仇大恨或者所行人神共愤,否则没有多少江湖人会一击致死,多是小惩大诫。世家子弟打死人,就是对方学艺不精。若是被人打死了,则就是江湖大事件了。杀了一个世家的愣头青,引来无数世家还有他们的联姻们万里追杀,江湖虽大却无地立锥,想想都头疼。

而若是寒家子弟,初入江湖,死伤几率就高太多了。双方互报了大名,江湖前辈三言两语便盘问出年轻小子的家世。世代务农出身,祖上耕得一手好地。好,明白了。于是,“好,便让老夫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小子”。运气差的,可能江湖路开始之日便是毙命之时。运气好的,可能被剁了只手掌卸了条膀子。那只握剑的手掌,那只使剑的膀子。呵呵,这还只是小教训。

人人见我燕十三所到之处,都是孑然一身、形单影只。都以为是性格孤僻、天性使然。其实,我也有那些跟我一同出道的少年友人朋友。我们也曾经一起呼朋唤友、一起狂歌烂饮,也曾经一起躺在在月光洗地的草坪下畅想江湖牧马、侠女多情。只是,我越走越高,身边的人却越来越少,离我越来越远。大部分人的坟头早已芳草萋萋、绿木已拱。还有几个或断腿、或无掌、或独眼的,都隐匿市井。每二年,我去看望一次。最初时,还曾借酒话谈当年慨当以慷,而后更多是放下银两淡淡寒暄两句就走。在别人看来,他们哪里还有曾经意气风发的痕迹。我理解,但我也知道我跟他们不同,我不会败。更没打算过败了后退隐江湖,是种地还是打铁,是娶一方妻子还是一妻一妾。我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的,这条道叫:剑道。

我跟他们都不同。我知道我没有背景和靠山,所以出手挑战绝对不能输。输了,就是死。残废,对我就是死。我能拿我这条命,走我这条路,不留余地。同样的,凭什么世家子弟,可以进退自如,犹有余地。选择了,就别后悔。别人不允许我有余地,我也不允许别人有余地。于是,每次我挑战时,都会发一封挑战书,附上那么一句:洗净你的咽喉,带着你的剑来!这就类似生死状,声明生死由天不得怨人。有些胆小的、顾家里妻儿的,就避而不战。这样多好,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战而胜的名声让我燕十三的名声更加响亮。而对于敢来的,同样我也洗净了自己的咽喉以示尊重,杀之或被杀,皆凭实力,不怨于人。

九月十九,酉时。洛阳城外古道边,古树下。洗净你的咽喉,带着你的剑来!

一剑穿心高通最早来,也最早被洞穿咽喉。他该知道要成名并不是件很好受的事。哪条道,想做到出类拔萃都不容易,尤其是江湖道。他选择了这条路,就本该更努力或者更聪明。之后,飞鹰十三刺的关外飞鹰、清风剑、无情小子曹冰、铁剑镇三山都来了。很快地,夺命十三剑尚未使完,除了无情小子曹冰,其他人都倒在地上,咽喉有洞。我放了曹冰,第一次剑下放人,我给他三年时间练剑,剑法有成,再来决战。他很年轻,又够狠,而他师门点苍剑法也算是上佳剑法。也许,三年后会是个可以一战的对手。可这小子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他问:三年后你若已死在别人剑下如何?我愣了一下,笑了笑。有这样的人吗?

也许,也许有。那个人的名字击进我脑海:翠云峰下,绿水湖前,神剑山庄三少爷谢晓峰。

名声响亮了之后,我除了吃饭、睡觉,偶尔找个女人,以及解决完其他必须的事之外,全部时间都拿来练剑了。我已经放不下这柄剑,别人也不容我放下这柄剑。放下这柄剑时,我的生命和名声就要结束。

江湖上,开始有人称呼我燕十三为:剑圣。是的,是剑圣,不是剑神。剑神名头,早已从属他人,且偌大的江湖无人有异议。他就是谢晓峰,神剑山庄的三少爷。世家中,以这一代神剑山庄的谢晓峰一枝独秀,江南七星塘的慕容秋荻大小姐跟随其后。其他世家青年子弟,真是不值一晒。

我知道,谢晓峰终究有一天将是我不得不面对一个对手,而且是最强的一个。很早之前,我就知道。那次远远看到他出手。空手对利剑。没有人能形容他出手一击的速度,也没有人能形容那一招的巧妙和变化。只是剑光一闪,敌人的剑就到了谢晓峰的手里。对手恍然若失,一脸僵硬。事后,我揣摩百遍,发现用的手法并不复杂,但若是我来应对,能挡住吗?我真不知道。据说,此招只要谢晓峰使出来,就从未失手过一次。这招就是三少爷的无双绝技——偷天换日夺剑式。至于他将谢氏七十二路剑法一分为二,拆为一百四十四路剑法的传闻,近乎神迹。难辨真假。

偌大的江湖,说天姿纵横,健康强壮、文韬武略无不精通的,首屈一指的,必然是神剑山庄的三少爷。偌大的江湖,如果说有谁能称得上惊艳绝才四个字的,那必然只有神剑山庄的三少爷。五岁学剑,六岁解剑谱,十来岁时就已击败游龙剑客华少坤。当时的游龙剑客华少坤曾力战武当的八大弟子,未逢一败,江湖之中如日中天。华少坤之所以败而未死,还是因为他是谢晓峰的姑夫。游龙剑客自此一生不振。

偌大的江湖,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最得女人缘的,也莫过于神剑山庄的谢晓峰。多少侠女、淑媛、名妓与之纠葛不清。火焰山红云谷夏侯山庄的少庄主夏侯星,家世显赫,文武双全,剑法之高,江湖已少有人及。他的藕断丝连满天星雨千蛇剑,更是可化千百条银蛇和满天星雨,直击人身多处要害。得配这样的男子,并不辱没女子。而他的夫人薛可人,却日夜想着逃离夏侯星和夏侯山庄,逃到旧情人身边。她的旧情人就是谢晓峰。这件江湖秘闻,知者不多。而江南七星塘的慕容秋荻大小姐十六岁起,至今已拒绝了四十三家名门子弟的求亲,据传似乎又跟谢晓峰有关。

我练剑二十多载,倾心于剑,无意倾情于任何女子,只是三月半载走勾栏一遭。除剑之外多已摒弃,包括所谓大侠之称正义之谓。当大侠,劳心劳力,不堪重负,八面玲珑须讨好各方,才能有个大侠的好名声。得会做人,迎来送往,话语称谓都得恰当好处。差一点,都不行。作为唯一承我夺命十三剑衣钵的铁开诚,资质卓越,作为红旗镖局少总镖头,早有显名,严于律己,御下近乎严苛,在私下也不得不八百两买枝珠花去讨好总镖头兼义父铁中奇偷养的外室。还得有强大的实力,能帮人平是非。不能平事而八面玲珑的,最多是个好门客。无甚地位。还得有泼天的富贵。成堆的银子或一张张银票砸出去,才能换来急公好义的好名声。而我燕十三,三者缺二,不做也罢。此生,只求于剑,诚于剑。得窥剑道大境,足慰平生。

谢晓峰涉猎众多,留恋花丛,女人众多,却还能剑术出神入化,造诣登峰造极。多少江湖人既羡慕,又记恨。如此人中之龙,我不如。

如果面对谢晓峰,我能赢吗?夺命十三剑下一经施展,无人生还。也从没有人能走满十三剑。但夺命十三剑,在谢晓峰面,如老牛破车、班门弄斧,不值一提,毫无胜算。

我能不去吗?江湖剑道至高的存在,唯我和谢晓峰。若在江湖生存,我们必将一战,时也势也。江湖之中顶峰的存在是唯一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江湖的声音,会允许我们平分秋色吗?多少人,念想着借谢晓峰之手除去我燕十三。又有多少人,念想着借我之手除去谢晓峰。这一战,将不得不战,避无可避。

我会不去吗?不会。梦寐以求的至高剑道,终于清晰可见。击败谢晓峰,便可踏上至高剑道的坦途。二十余载,求于剑,诚于剑,终于有机会更进一步。没有险峰峻峭的隔绝,哪有世外绝色之景?人,终究须诚于一业,执着于一物,至死不避。留有余力或备有后手,未尝不可。但若是事事皆留余力或后手,何事可大成?止于中流下流而已。心有所诚,方能业有所成。

谢晓峰与我燕十三互为试剑石,开启大道之门。又何其乐哉。

手一抖,宝剑出鞘。剑挥出,如夕阳,又如烈日,如彩虹,又如乌云,如动又静,如虚又实,如在左,又在右,如在前,又在后,如快又慢,如空又实。在这一瞬间,却已胜过世上所有杀人的利器。这才是我燕十三的从未显露的必杀之技——夺命十四剑。夺命十三剑中所有的变化和威力,只有在第十四剑中,才能完全发挥。第十四剑,才是我燕十三剑法中的精粹。

谁能破解,谁能招架,谁能迎击,谁能闪避?谢晓峰?你能吗?

秋日已落,落叶飘飘,一具车马缓缓驶向远方。那绵延不绝的路,通向着翠云峰,绿水湖。那是我登峰的方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少爷的剑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少爷的剑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