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无双 寻找无双 8.6分

去找便是

有江

王仙客临终时说,他始终也没搞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在他看来,苦苦的思索无双去了哪里,就像是现实,因为现实总是具有一种苦涩味。而篱笆上的两层花,迎面走来的穿紫棠木屐的妓女,四面是窗户的小亭子 ,刺鼻子的粗糙肥皂味,以及在心中萦绕不去的鱼玄机,等等,就像是一个梦。梦具有一种荒诞的真实性,而真实有一种真实的荒诞性。除了这种感觉上的差异,他说不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 有这么一段日子,我眼中所有的艺术作品,似乎都可以被我套上自己的模子。套上那个理想和现实相制约的模子。王仙客刚开始寻找无双时,无双就是我们的目的,只是很多人都忘了,而王仙客只是还没有找到。宣阳坊里的人都不知谁是无双,后来我们知道,他们大多是忘了,有些就从未记起过。可以用八卦开立方的罗老板,想来脑子算是不错的,数他最垂涎无双似乎也说得过去。而王安老爹什么的,在圈内的人,就是从没有想记起过了。 王仙客刚到宣阳坊时,坊人都知道鱼玄机这一人物,他自己也被迷住,用望远镜看,找牢头,刽子手,还为鱼玄机写书。到那儿时,我知道鱼玄机算个伟大梦想,人人都能记起,茶余饭后也爱讨论,时不时挂嘴边说说也不会太尴尬,毕竟没几个人可以完...

显示全文

王仙客临终时说,他始终也没搞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在他看来,苦苦的思索无双去了哪里,就像是现实,因为现实总是具有一种苦涩味。而篱笆上的两层花,迎面走来的穿紫棠木屐的妓女,四面是窗户的小亭子 ,刺鼻子的粗糙肥皂味,以及在心中萦绕不去的鱼玄机,等等,就像是一个梦。梦具有一种荒诞的真实性,而真实有一种真实的荒诞性。除了这种感觉上的差异,他说不出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 有这么一段日子,我眼中所有的艺术作品,似乎都可以被我套上自己的模子。套上那个理想和现实相制约的模子。王仙客刚开始寻找无双时,无双就是我们的目的,只是很多人都忘了,而王仙客只是还没有找到。宣阳坊里的人都不知谁是无双,后来我们知道,他们大多是忘了,有些就从未记起过。可以用八卦开立方的罗老板,想来脑子算是不错的,数他最垂涎无双似乎也说得过去。而王安老爹什么的,在圈内的人,就是从没有想记起过了。 王仙客刚到宣阳坊时,坊人都知道鱼玄机这一人物,他自己也被迷住,用望远镜看,找牢头,刽子手,还为鱼玄机写书。到那儿时,我知道鱼玄机算个伟大梦想,人人都能记起,茶余饭后也爱讨论,时不时挂嘴边说说也不会太尴尬,毕竟没几个人可以完成。早些时候,我还未见过多少世界,就爱好鱼玄机这类身材窈窕,脸蛋精致的大众情人。她简单,直接,她就是一个人存在于世该有的归宿。王仙客也迷失,差点忘了自己是找谁的,又有点像布里丹的驴,在她和无双之间纠结。 彩萍是无双的丫头,在刚开始时,无双让彩萍代她试试王仙客,不曾想,试着试着,彩萍还真的代替了自己。而王仙客,从未品尝过无双的他,想来彩萍也和她差不多了。彩萍是他对于无双所有想象付诸实践的试验品,难得的是,他还记得无双,懂得利用彩萍的优点去继续寻找无双。这怎么说呢,先稳定下来,积蓄力量,趁其他无所事事的闲暇日子,仍忙着作寻找无双的工作。 我们知道 ,那些兔子将屋顶的草食得差不多时,王仙客才勉强找到了无双的线索,知道了无双在他徘徊迷惘时,仍端坐在木桩上,忍受着日晒,并对他抱着不该有的期待。那场差不多每个人都得经历的浩劫,几乎摧毁了所有人的无双,而独属于王仙客的那个,似乎本来是可以找到的。王仙客在安抚那只淡黄色皮毛的兔子时,脸上苦涩,无双本就该等他,他也本该到那个广场,揍了官媒,宰了罗老板,只是山东路途遥远,自己又未到回乡的年纪。现在他每天晚上枕着彩萍的臂弯,想着各种如果。 但无双去了掖庭宫,谁都放心了。据我们估计,王仙客是找不到无双了。 而我呢,离无双还远着十几个长安城,连彩萍的毛都看不到,想着也许这辈子便是找不到了。但是还在期盼着,时不时望望那个方向,小声骂着那些看不到的人。我也想过,渴望过有一只猎隼来将我抓走,带我离开那格格不入的屋顶,就算被吃了也好。 后来想到,不就是找个东西么,去找就是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寻找无双的更多书评

推荐寻找无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