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我们永无宁日的生活

老王子

我不是这个行业里最忙的。我清楚的知道,有人比我忙。有人天天在公司通宵加班,不是装的。没人为了装忙这么下本。况且忙也是一种资格,如果不忙,大约离被淘汰也不远了。

但真的是累,干了三个月像干了三年。常有人这么说。

敝行业的忙分三种,第一种叫事儿多,第二种叫心累,第三种叫事又多心又累。

敝行业大部分人都是第三种人。

做项目执行的时候,事儿多。接单,开会,写方案,做报价,拉时间表,对排期,出素材,想创意……能让一大帮人一起做的抱头痛哭。

做项目研究和管理的时候,心累。客户在想啥,客户的老板在想啥,为什么我们的方案卖不过?消费者在想啥,B端客户在想啥,为什么不买我们的产品,为什么不点我们的广告?这个月的KPI为什么差了5%?这个项目赚钱吗,有没有跟进下去的价值,养人还是外包?这么短的时间这个事情到底要怎么解决?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这么不靠谱是直接开了他还是通过说教挽救一下?这个销售怎么这么狡猾,这个媒体的价格是不是还有可以谈判的空间……这就是为什么敝行业的标配疾病是偏头痛。

这么忙,我竟还有时间写小说。这简直不可饶恕。这本书出版了以后,不知道HR会不会翻我的考勤,客户爸爸...


显示全文

我不是这个行业里最忙的。我清楚的知道,有人比我忙。有人天天在公司通宵加班,不是装的。没人为了装忙这么下本。况且忙也是一种资格,如果不忙,大约离被淘汰也不远了。

但真的是累,干了三个月像干了三年。常有人这么说。

敝行业的忙分三种,第一种叫事儿多,第二种叫心累,第三种叫事又多心又累。

敝行业大部分人都是第三种人。

做项目执行的时候,事儿多。接单,开会,写方案,做报价,拉时间表,对排期,出素材,想创意……能让一大帮人一起做的抱头痛哭。

做项目研究和管理的时候,心累。客户在想啥,客户的老板在想啥,为什么我们的方案卖不过?消费者在想啥,B端客户在想啥,为什么不买我们的产品,为什么不点我们的广告?这个月的KPI为什么差了5%?这个项目赚钱吗,有没有跟进下去的价值,养人还是外包?这么短的时间这个事情到底要怎么解决?这个年轻人为什么这么不靠谱是直接开了他还是通过说教挽救一下?这个销售怎么这么狡猾,这个媒体的价格是不是还有可以谈判的空间……这就是为什么敝行业的标配疾病是偏头痛。

这么忙,我竟还有时间写小说。这简直不可饶恕。这本书出版了以后,不知道HR会不会翻我的考勤,客户爸爸会不会退我的人力工时。

“我真的是业余时间写的。在你们抽烟打牌喝水看电影约会小姑娘的时候……况且,即使活在沟里也要仰望星空啊——”

“说得好听,我下班前发个brief让你第二天一早来提案,你会忘记这个世界上所有星空……”

“总得为这些人写点什么。这些和我在同一个泥潭里挣扎的人们。”

“那么你是在为这个群体代言吗?”

“不,我代言不了,一是没这个资格,二是我觉得这也落于下乘了。”

我不希望在文学上落于下乘。我想重现的并不是某个行业某个人群,我想重现的只有文学。只有文学才能真正安慰人。

“只有我的水才能解你的渴。”

况且,比我们跌宕起伏充满故事的行业多了去了,刷爆朋友圈的头条里,天天都是每秒钟几十亿上下的大佬们在比拼人生传奇。我们这个行业,常常还为了几万块的预算在那里苦来苦去——我们太不起眼了。而我自己在这个行业里是更不起眼的存在。几年前,一个总监朋友就和我说:“你知不知道,我们广告公司早就不酷了。”也有外人看着我说,“我觉得你们这帮人,并没有什么创意啊……“

我擦泪……所以还是人的故事,人心的故事。以前一个老板说:“隔行如隔山,隔行不隔理。”不管写的是文案还是文学,SLOGAN还是诗歌,我都只求真心以对。

小说的情节是漫长的,时间的跨度是十年的,人物的塑造是对号入座的,情节的设置是纯属巧合的。至于私货,我还是夹带了一点点的。

说,我从小是个爱聊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生在山东聊城——我常和大家聊。我发现广告圈的人,觉得文艺圈的人浪漫,天天闹恋爱,羡慕极了——这当然是极大的误解,但我写完后,发现我在小说里安排了不少广告人互相闹恋爱……而文艺圈呢,他们觉得广告圈赚钱,天天买包包,也羡慕极了——这同样是极大的误解,然而我竟然也在小说里安排文艺青年做网红,赚到了大钱。

这都不是有意为之的,写到后面的时候,确有一股冥冥之力在推动着情节的前进,也非我所能左右(写得好的作家都爱这么说,这个逼我也要装)。

也算是求仁得仁,让你们在书里各得其所。

不过,我觉得这俩圈的人对彼此都挺有兴趣的。以后闲的时候,我打算负起勾兑的义务。有身处广告圈想不开想加入文艺圈的,或者身处文艺圈想不开想加入广告圈的,可以联系我。

不过,广告圈的同龄人,可能也不止广告圈,因为忙,读书的不多了——特别是读没有实际效益的文学作品。我希望大家改进这一点,都能够热爱文学,比如可以从买我的书做起。多读,多写,一定是有好处的,像语文这种基础学科,那还是很重要的。常常看到职位很高很资深的同事邮件都不能做到文通字顺,清晰明白,或者开会发言你口若悬河下笔写方案你离题万里,我还是挺痛心的……

关于小说的情节和水准能得到什么样的评价,我奢望不多,写作的过程已经给了我极大的愉悦,能出版已经是意外之喜了。常常有客户问我,听说你是个作家?你都写了些啥?现在你们看到了,我希望你们看完的时候不至于觉得我是浪得虚名——当然前提是你能看完。

至于文艺圈的朋友——文艺圈的朋友也常常好奇的问,你到底是干嘛的,怎么神神叨叨的,不是假装在外面上班骗我们的吧?我骗你们有什么好处,现在你们知道了,我真的有工作单位。我今年35岁,已经不间断的上了13年班,我非常热爱工作,不出意外我还打算继续上下去。

这本书量量只有2公分,以我的身高,要想著作等身,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两边我都不打算退出。

最后,我希望世界和平,文艺圈佳作频出,天天卖版权,广告圈不再加班,天天加预算。

我只是这么希望。


书影

《上海滩的贾斯汀·比伯》的故事发生的年代离我们并不久远,仿佛就在昨天,里面的主角都是普通人,故事没有传奇性,人物的道德境界也谈不上多高,能够看出作者写作时也常常控制不住的自溺。然而一种沧桑与悲伤的感觉从开篇起,便无时无刻不萦绕其中。说它是爱情小说,它没有提供那种“粉红色”的梦境,说它贴近现实吧,它的人物情节常常让人不敢置信的荒谬。作者为什么要写这么一部小说?又为什么要这么写?或者说,文学作品的动机是否重要?作品一旦付梓,这些东西即已不是作者可以回答。

人们说,生活最残酷,它的深刻总是胜于一切言辞,一切传奇,然而人类却还是需要虚构,需要文学,文学仍旧有非虚构作品不能比拟的飞扬和魅力。文学的意义是什么?或者问得更精确些——它不可替代,必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作者希望通过这部作品给出一个回答,至于他是否成功其实也不重要。读者是——也应该是——无情的,他们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拿起这本书,将自我投射到其中。

放在更大的时间背景下看,我们与那些朝生暮死的飞虫没有本质的区别,有时沉溺于如萤火般黯淡的欢爱,有时汲汲于看似没有意义的坚持,如果能够于其中短暂的停留,我们就把这个叫做幸福。本书希望能带给你一段这样的停留,用以抵御漫漫长日的无聊,用以慰藉生而为人的苦痛。

2017年8月4日

80
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62)

查看更多回应(62)

上海滩的贾斯汀·比伯的更多书评

推荐上海滩的贾斯汀·比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