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哪有什么冥冥中的力量,不过是两个孩子的游戏

玖奚罂

手刃生父的亮司,见证了父亲对雪穗做的龌龊之事,从此二人命数纠缠。亮司认为是父亲害雪穗去了阳光,是自己害雪穗成为共犯,所以多年来一直在暗处帮雪穗铲除阻挡她前行的障碍。

为了掩盖真相,雪穗设计了母亲的“意外死亡”,设计了自己被唐泽礼子收养。在唐泽家她学会茶道和插花,成为了一位高雅的淑女。

中学时一场校园暴力事件,雪穗的竞争对手惶惶不可终日,手握照片证据的同学三缄其口。亮司化身皮条客,蛊惑帅气的男同学陪老女人消遣。园村友彦的“夕子”死在酒店床上,亮司替他善后,获取友彦的忠心,得以利用他擅长的计算机为自己效力。雪穗接近数学家教,拷贝他研发的程序,二人的发家之路由此展开。

大学又一次校园暴力事件,川岛江利子不敢在接近筱冢一成。自助提款机新兴,亮司带友彦和西口奈美江盗取用户现金大捞一笔,还说出“让人有可乘之机的人注定要吃亏”这种话。奈美江东窗事发,亮司随即无情的把她扔给黑道的人,奈美江惨死。

雪穗嫁进豪门,亮司帮她支开了可能破坏婚礼的千都留。谁成想高宫诚是个胸无大志的二世祖,一而再干涉雪穗挣钱。亮司又帮她制造高宫与千都留碰面,诱发婚...

显示全文

手刃生父的亮司,见证了父亲对雪穗做的龌龊之事,从此二人命数纠缠。亮司认为是父亲害雪穗去了阳光,是自己害雪穗成为共犯,所以多年来一直在暗处帮雪穗铲除阻挡她前行的障碍。

为了掩盖真相,雪穗设计了母亲的“意外死亡”,设计了自己被唐泽礼子收养。在唐泽家她学会茶道和插花,成为了一位高雅的淑女。

中学时一场校园暴力事件,雪穗的竞争对手惶惶不可终日,手握照片证据的同学三缄其口。亮司化身皮条客,蛊惑帅气的男同学陪老女人消遣。园村友彦的“夕子”死在酒店床上,亮司替他善后,获取友彦的忠心,得以利用他擅长的计算机为自己效力。雪穗接近数学家教,拷贝他研发的程序,二人的发家之路由此展开。

大学又一次校园暴力事件,川岛江利子不敢在接近筱冢一成。自助提款机新兴,亮司带友彦和西口奈美江盗取用户现金大捞一笔,还说出“让人有可乘之机的人注定要吃亏”这种话。奈美江东窗事发,亮司随即无情的把她扔给黑道的人,奈美江惨死。

雪穗嫁进豪门,亮司帮她支开了可能破坏婚礼的千都留。谁成想高宫诚是个胸无大志的二世祖,一而再干涉雪穗挣钱。亮司又帮她制造高宫与千都留碰面,诱发婚外情和“家暴”事件,雪穗与高宫离婚,分走财产和自己的精品店。期间,松浦先生来访,亮司被迫参与的超级马里奥游戏盗版事件,被告发后,亮司处理了松浦,“一切知道当年事情的人都要死!”友彦与亮司诀别,桐原亮司失踪。与此同时,秋吉雄一带着高宫公司研发的专利产品信息,进入程序公司Memorix,后因专利控告辞职。

雪穗被筱冢康晴追求时,受筱冢一成的委托,侦探金枝盯上雪穗。亮司偶遇典子,成为她的同居人。亮司以写小说为由,向典子索取氰化钾。而今枝快要查到事情真相,却惨死在自家厕所,死因氰酸钾中毒,尸体不知所踪。笹垣警官与筱冢一成碰面。亮司带典子回大阪当天,雪穗养母唐泽礼子病死在医院。

雪穗顺利嫁入筱冢家,一成因泄密被调离。笹垣警官和一成推测出当年案件的真凶是亮司,秋吉雄一从典子身边逃走。雪穗的继女与她关系不和,于是又发生一起强暴事件,二人关系转好。筱冢一成带笹垣造访康晴家,争论时打碎仙人掌花盆,土里有松浦戴的眼镜碎片,筱冢帮笹垣警官锁定凶手,秋吉雄一就是桐原亮司。

圣诞夜,雪穗的精品店大阪分店开张。游人手上的剪纸暴露了亮司的行踪,被追捕的他毫不迟疑跳下楼,胸口插着刺死生父、给雪穗剪纸人的剪刀。雪穗被询问时,称不认识这个人。

漫天大雪,霓虹闪烁,唐泽雪穗转身离去,没有回头,背影如同白色的幽灵。

东野圭吾笔下并对此二人怎样实际操作这一系列犯罪过程的进行描述,只单纯的给我们呈现了犯罪结果,也没有对二人相处的过程进行描述。我们只能通过雪穗缝制的包包到了亮司手上,亮司会利用雪穗身边相关信息来获取利益,精品店大阪分店开张时路人手上的纸花,以及金枝侦探和笹垣警官的叙述中知晓二人关系匪浅。但这种关系是爱情,还是利用,没有经历二人惨痛遭遇的我们,不得而知。

无人开导的两个孩子,对人性和生活没有向善的认识。所有人都是利用的对象,妨碍自己的人要么杀掉,要么让她失去灵魂——这也许就是雪穗在被成年男子性侵后刻入骨髓的认知。亮司因不认同父亲的行为而弑父,但他却做了和父亲相同的事。亮司在社会的阴暗面摸爬滚打,雪穗在上流社会游刃有余。生活教会他们怎么走捷径,怎么投机。

这两个有心机的孩子策划的计谋,令人心惊胆寒。因为在我们眼中,无论多少年过去,雪穗都是那个在家捧着书的小女孩,亮司也是在二楼盯着警察的抑郁小男生。他们有选择的机会,但他们却走上了最危险的这条路。我分不清错的是他们,还是逼他们只剩彼此的大人们。

电视剧白夜行换了主人公视角,编剧自己脑补了很多书中没写的情节。但是笹垣警官对图书馆阿姨说的话很有道理,“明明有杀人的智慧,不可能没有去自首的智慧,明明可以欺骗算计他人,不可能无法想象别人的人生。”

雪穗余生只剩孤独,希望亮司下辈子可以过自己的人生,在阳光下行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