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 1984 9.3分

权力!权力!权力!

璃年
花了大概一周时间读完这本久仰大名的“反乌托邦“小说,可以说是感慨良多。想动笔写点什么,纪念一下读了这本伟大又真实的小说。

作者构建了一个新制度新政体,发挥了“废土”式的脑洞大开,细细描写了很多让人难以想象、却又极其具象的英社事物,例如新话、老大哥、仇恨会、思想警察、抹杀过去的机制等等。这些都兜头兜脸如细密的网一般严严实实地罩下来,让人脊背发凉。我甚至都没有发觉在读书时不停地舔嘴唇--是的,我是一个极度紧张情况下就会不自觉咬嘴唇的人。这些事物不存在吗?不。正是因为他们在过去、或者说在现在、甚至在未来存在着,才让人更觉得两股战战。

而最最让人毛骨悚然,是乔治奥威尔对于人性的准确把握,以及他对于政治权谋与强大制度在控制人、玩弄人上的精准描写。读书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许许多多不相干的画面却不断地出现在脑子里。

出卖爱人、亲人并不是天方夜谈,人性在绝对权力下显得脆弱又卑贱。温斯顿在101房间嚎叫着出卖了茱莉亚,段小楼在红卫兵的批斗下骂菊仙是妓女、是婊子。
抹杀爱,抹杀男欢女爱、抹杀信任,人性的真善美在权利的毒打下不仅抖落了本性,还长出了獠牙,狠狠啃食着一切我们在正常社会里公序良...
显示全文
花了大概一周时间读完这本久仰大名的“反乌托邦“小说,可以说是感慨良多。想动笔写点什么,纪念一下读了这本伟大又真实的小说。

作者构建了一个新制度新政体,发挥了“废土”式的脑洞大开,细细描写了很多让人难以想象、却又极其具象的英社事物,例如新话、老大哥、仇恨会、思想警察、抹杀过去的机制等等。这些都兜头兜脸如细密的网一般严严实实地罩下来,让人脊背发凉。我甚至都没有发觉在读书时不停地舔嘴唇--是的,我是一个极度紧张情况下就会不自觉咬嘴唇的人。这些事物不存在吗?不。正是因为他们在过去、或者说在现在、甚至在未来存在着,才让人更觉得两股战战。

而最最让人毛骨悚然,是乔治奥威尔对于人性的准确把握,以及他对于政治权谋与强大制度在控制人、玩弄人上的精准描写。读书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许许多多不相干的画面却不断地出现在脑子里。

出卖爱人、亲人并不是天方夜谈,人性在绝对权力下显得脆弱又卑贱。温斯顿在101房间嚎叫着出卖了茱莉亚,段小楼在红卫兵的批斗下骂菊仙是妓女、是婊子。
抹杀爱,抹杀男欢女爱、抹杀信任,人性的真善美在权利的毒打下不仅抖落了本性,还长出了獠牙,狠狠啃食着一切我们在正常社会里公序良俗的美好。一嘴血。
人性是什么?在绝对权力下,人性掀开那一袭华美的长袍,肆意露出了里面密密麻麻的虱子。


篡改历史也不过是权力的任性与调侃。
在1984里,党可以永远是正确的,因为所有过去不正确的判断全部被篡改;知识就是力量?不不不,力量即是知识。权力不产生知识,但权力决定什么是知识。
知识又是什么?是权力想要我们知道的东西,而不是我们需要知道的东西。胡适似乎说过“历史不过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我们现在读到的我们以为的‘正史’,又有多少经过了人为的涂抹?
在绝对权力下,历史是想要被看见的那一部分,而其他,统统被扔进了焚烧炉。

否认现实、制造新的现实更是自古以来权力最爱操纵的事情。
地球是圆的吗?日心说还是地心说?上帝还是科学?人性还是党性?2+2是四还是五?
君不见牛顿最后也去研究了神学,罗马鲜花广场布鲁诺的血还残留在地砖夹缝呢。“打不败东亚国和欧亚国又怎样呢?我们可以宣称只存在我们大洋国这一个国家”。多辛辣的讽刺。
因此,英社标语“FREEDOM IS SLAVERY. IGNORANCE IS STRENGTH ”不完全准确,更准确的应该是IGNORANCE IS FREEDOM。因为如果现实本身并不存在意义和价值,那么越无知反而越自由 -- 英社的无产者比党员幸福,被洗脑者比洗脑者幸福,因为他们的无知保护了他们的自由。
这不禁让我想起黑镜第三季里最欣赏的War Hero(战火英雄)这一集,军人男主在政府植入的芯片作用下,可以自动识别平民为变异人,于是便能无负担的杀害。然而当他的芯片受损,看到了他和他的同伴枪杀的其实都是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这些“无用”的知识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他不自由、不幸福。所以最后他选择重新装上芯片。这真是对IGNORANCE IS FREEDOM的完美阐释。

这些都是权力的应用:权力决定历史、权力确认现实、权力定义人性。
1984里有句话说得很好:“真正的权力不是作用于物,而是作用于人,逼迫你去做痛苦的事情。” Steven Lukes 在他的 Power: A Radical View 里面也明确提到,power最明显的表现之一,就是可以“put one's willing over others"。
人类只要存在一天,对于权力的追逐便永远不会熄灭 -- 只不过会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而已。人类社会和权力已经编成了一个血色的网,wrestled。

最后我想说说茱莉亚和温斯顿这一对。“I betrayed you”, 他们在公园里这样互相承认。温斯顿被审讯时已招供了他所知道茱莉亚的方方面面,然而那时的他并不认为他背叛了她 -- 因为他还爱着她,他心里还有一隅角落是完完全全属于她的,他还是自己mind的主人、可以决定爱谁信任谁保护谁。但当走出101房间,he loved the Big brother, 他背叛了她,彻底的。
就这样,有那么一簇柔弱的蓝铃花,第一次约会时,它在那条人烟罕至的小径上被温斯顿紧紧握在手上,想送给茱莉亚。它和他、还有她共度了数不清的良宵,在大床上抵死缠绵、拼劲今日休,分享微小的喜悦和反叛,却被强权的皮靴狠狠的摔在地上--就像那个珊瑚镇纸那样,踏成齑粉,消散在1984。

是的,我们已经头也不回的翻过1984的阴影。但是阴影没死。它还在某处,或许苟延残喘,但还是潜伏着,等待着某天卷土重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1984的更多书评

推荐1984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