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进化

榛果不二佳
故事的背景大致是这样的
 
有一片未知的区域——x区域。
有一个管理这片区域的机构——南境局
南境局派了很多期勘探员进入,几乎都是全军覆没,就算有幸存者,返回后也会迅速罹患癌症。所有的人员只能由特殊的入口才能进入,擅自穿越边界就会消失。
第一本书是整个十二期勘探员进入X区域的故事,主人公是生物学家,她的丈夫作为第十一期勘探员失踪了。
整个X区域是迷,入口和边界怎么形成的是迷,南境局是迷,每一个角色是迷,每一株植物,每一个场景,每一句话都是迷。
书里面的主角都各自为战,同事间互相不信任,南境局会故意给探勘员错误的信息。无论是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的叙述方式,你都会觉得自己是所有角色里最白痴,知道最少的。
 
如果你期待的是像《三体》那样的世纪大场面,或者任何商业科幻电影讲述的人类和外星人战争———结局不是地球灭亡就是人类获胜,你都可以合上这本书了。这里既不展示人类的伟大,因为唯一知晓内情的机构都一无所知,分析不出任何物质。也不展示科技发达的外星生物对地球的占领,因为整个开端都是无意的。
 
很多科幻小说无非就是将人类的政治结构模式套用在外星社会:管理层、监...
显示全文
故事的背景大致是这样的
 
有一片未知的区域——x区域。
有一个管理这片区域的机构——南境局
南境局派了很多期勘探员进入,几乎都是全军覆没,就算有幸存者,返回后也会迅速罹患癌症。所有的人员只能由特殊的入口才能进入,擅自穿越边界就会消失。
第一本书是整个十二期勘探员进入X区域的故事,主人公是生物学家,她的丈夫作为第十一期勘探员失踪了。
整个X区域是迷,入口和边界怎么形成的是迷,南境局是迷,每一个角色是迷,每一株植物,每一个场景,每一句话都是迷。
书里面的主角都各自为战,同事间互相不信任,南境局会故意给探勘员错误的信息。无论是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的叙述方式,你都会觉得自己是所有角色里最白痴,知道最少的。
 
如果你期待的是像《三体》那样的世纪大场面,或者任何商业科幻电影讲述的人类和外星人战争———结局不是地球灭亡就是人类获胜,你都可以合上这本书了。这里既不展示人类的伟大,因为唯一知晓内情的机构都一无所知,分析不出任何物质。也不展示科技发达的外星生物对地球的占领,因为整个开端都是无意的。
 
很多科幻小说无非就是将人类的政治结构模式套用在外星社会:管理层、监狱、兵种等等,或者把任意战争的双方换成了外星物种。在我看来也许这些外在因子都不是未来宇宙的发展方向,我相信一切深刻的秘密都是内在的体验,包括物种演化。我相信偶然性大于必然性,这是一本含蓄的科幻小说,
 
这个作者很喜欢吊你胃口。不是像盗墓笔记、鸡皮疙瘩、冒险小虎队在一章末尾抛下悬念,下一页马上就告诉你“这不过是虚惊一场”,不是这样的短暂吊胃口。
 
比如,有一个情节是主人公发现了一扇可以打开的秘密门,书里面这样写的

 
“好吧,最后的谜团即将揭开。
他打开门。
他凝视了片刻。
稍后,他又把门关上。”
 
接下来的文字是
 
“同一间审讯室,同样破旧的椅子,同样闪烁不定的光线,同一个幽灵鸟。”
 
傻了吗?作者换场景了,作者根本不理你的好奇心,他直接不!写!了!
 
然后你只能假装安慰自己,接着看吧,毕竟审讯的内容和对话也是一个个未解决的谜团。当你沉浸在新的阅读体验后,作者又另起一段突然告诉你门背后的内容,但这已经是8页后了。
 
为什么能容忍作者的残忍?因为他会不断地抛给你疑惑,又不断给你补充之的前人物或者事件的相关背景。
 
比如还是刚刚那句话
 
“同一间审讯室,同样破旧的椅子,同样闪烁不定的光线,同一个幽灵鸟。真是同一个吗?她的眼神或表情中仍存有一丝陌生的闪光,不过他无法弄清其本质。”
 
“每当总管望向她的眼睛,总能留意到她微微上扬的嘴角,还有眼中的那一丝闪光,跟上次完全不同。这让他很焦虑,但说不清原因。难道不是同一个人。”
 
“她今天显得不太一样,这依然让他感到困扰。过去二十四小时中发生了什么变化?
 
当作者在不同的见面情节里刻画主人公的疑惑时,你肯定会告诉自己,这不对劲,这个人有问题。但是你还是确信作者不会告诉你真相。
 
也许你会说这没什么了不起的。就连最俗套的电视情节也是这样的,要是突然切给一个人或者一件物品的特写,那这个人十有八九是杀人凶手,这件物品多半是重要的线索。
 
但是如果摄影镜头给每个人特写,给每个可疑的物品特写,你怎么办呢?
 
恐怖不是因为你看出来作者在给你设置迷雾,而是你逐渐开始怀疑每个人和每件物品真的有问题!
 
“接着,他感觉又有一双眼睛望着他们,于是转过身,看到亨利站在那里。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走下楼梯,时间过得比他想象的要久吗?”
 
“但索尔发现他所表达的关心跟他的语气并不协调。因为他的语气中没有关心,只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渴望。”
渴望什么?哪里不寻常?
 
还有你知道的,主角们所有的直觉都可能是准确的
“他无法摆脱一种非理性的感觉,放佛其中含有隐藏的秘密,放佛有东西从它内部逃逸出来。”

 “不过你说不出为什么,只是文件档案中有一种细微的特殊“触感”,你无法明确指出,也无法予以计量。”
 
“你有没有觉得有人在看着我们?”她低声说。
“不,没有。”他嗓音沙哑,就像一直在跟她讲话似的,大概是风和咸湿的空气造成的。
“我觉得有人在看着我们。”
“鸟、蝙蝠、树木。”但他说得太不以为意。他也不相信就只是鸟、蝙蝠和树木而已。
 
有的时候你想跳进书里告诉主人公——危险!快跑!

“走到一半,他似乎听见楼上传来碎裂声。那声音没有重复。他稍一犹豫,然后耸耸肩,继续沿着盘旋的楼梯走下去。”
 
“你可以留在这儿。”她说道
然而,在这里真的有可能独处吗?

不会,因为作者时时刻刻都在提醒你,X区域有观察者

总管眨了一下眼,然后又眨了第二下,第三下。交谈过程中,他注意到一件事,虽然微不足道,但让他很不安。他的挡风玻璃内侧有一只被碾死的蚊子,总管想不通它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他知道早上还没有,而且也不记得拍死过蚊子。一个偏执的念头:有人在搜查他的车时太大意,还是有人要让他知道,他正受到监视?

WHO?WHY?我也想知道!

总之所有都可以归纳成一句话:“自白式的语气,仿佛在透露一件事的同时又隐瞒了另一件。”

其实能看出这个作者受了《克苏鲁神话》的影响,有太多太多相似的写作手法。迷雾般的阅读体验,叙述者本身都是不确定的状态:到底这个村子里的人有没有全部被换过?到底你对面的人是不是你上次对话的人?再加上第三本采用了每一章一个人物的叙述视角,也就是说,当你看到男主人公马上要和怪兽开战的时候,下一章突然讲述另一个人物的童年故事。够狠!

但是我之所以接受这种变态设定是因为我看到了平等。作者尊重他刻画的每一个人物,他们的童年、历史和心理活动。人类的突变都是很缓慢的,在漫长的时光中,每一个人的心理变化都是重要的。很多小说都是直接围绕主角展开,甚至为了凸显主角的善,用了无数恶人来撑托。有的时候会不明白这个作家怎么就那么讨厌自己笔下的人物形象,不给他一点可被理解的地方?有热衷情节发展的人也许会觉得这种阅读过于拖沓,但是当字里行间都是刺激和谜团的时候就不一样了。这是人类最后的自白,当然应该详细,这或许是未来的纪录片。

当然,这里谈的是小说,电影的每一秒都很珍贵,导演不会去刻画太多不相关的人物,给观众他们还会再次出现成为重要人物的错觉。


下面我想聊聊我对整本书的感受,会有剧透,不过anyway,剧透不剧透不影响整本书的阅读过程,情节并不重要。


“出自罪孽者之手的扼杀之果既已在此,我将孕育出死亡的种籽与蠕虫分享,且在黑暗中聚集以其生命之力包围世界,而其余昏黄大厅中不可思议的黑影挣扎扭动因少数不可见且不可被见者缺乏耐心。午夜阳光下的黑水中果实将成熟,而黑暗中的金色果实将豁裂,揭示出泥土中致命的柔软。深渊的阴影仿似畸形花朵的花瓣盛开于头颅中,令思维扩展至任谁都难以承受”


这是书里反复提及的一段话,是爬行者一点点写满灯塔的一段话。晃眼看过去大半都是负面恶心的词汇。
 
罪孽者 死亡 蠕虫 黑暗 黑暗 黑暗 畸形 头颅 致命
 
是一堆和美好希望不挂钩的词语,但是巧的是希望和意识的进化都源于痛苦,像《西部世界》的设定。
 
从一开始外星物质无意中来到地球,它就像病毒一样迅速扩散形成X区域——人类灭亡的开始。人类一定进入X区域再无生还可能,偶然幸存返回的人,作者也为他们下了定义——复制品。所以是扼杀之果,扼杀的是人类,这个扼杀之果当然孕育出了死亡,因为人类开始变异。扼杀之果要与低等级的人类分享,这个蠕虫是人类。

当然人类也不会就此罢休,我们仍然是当权者,政府派军队驻守,谎称环境变异,禁止任何人进入。南境局不停地派入勘探队,渴望带回标本分析研究。不死的植物,疑似人类变成的动物。第二部里,新上任的局长誓在揭开谜团,收集分析上任局长的文件和笔记,盘问十二期返回的幸存者幽灵鸟,与副局长的较量。他最后失败了,当然也是成功了。另外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仍然是自身的当权者,变异不是瞬间的产物,书里每个开始变异的时候都与身体内部的光亮感抗争了很长一段时间。

最后,故事终于拼凑成一幅巨画,主角们选择了接纳并成为它们,进化完成了,主管最后是“跃”入光亮的,那刻画得就像走向了新时代。畸形的花朵绽放在头颅里,思维不复存在,或者以另一种我们无法想象的方式存在。我们不知道变成怪物的它们是不是幸福,不能评判。

 这也是这三本书的三个标题所展示的过程
 
湮灭
当权者
接纳
 
那变异后的人类是什么样的?
 
爬行者的外表是这样

“它的身体大致呈钟形,表面半透明,但有奇特的纹理,就像流水冻结成冰柱时形成的花纹。外皮地下还有一层表面,缓缓转动,她能看到其中漂浮的图案,仿佛它还有内层皮肤,而上面附着的材质类似于软甲。爬行者没有可辨识的容貌,甚至没有可辨识的脸。
 
还有一个细致的描写

“它那宽阔硕大宛如山丘半的身躯就在跟前,边缘模糊不清,微微晃动,仿佛落入异度空间…它的嘴仿佛一道巨大弯曲的弧线,身体两侧的黑脊类似鲸鱼….它长了许许多多闪烁的眼睛,像花朵和海葵一样绽开——简单,普通——遍布体表,如果从夜空中摘下的活体星座。”
 
我的第一感受肯定是恶心和变态,就“爬行”和“巨大”这两个词就能暗示出肥硕的虫类的形象,很多科幻电影里都有完美的展示。但是作者不是这样想的。
 
“这并非畸形——只有美感,只有完美华丽的设计和精巧的规则,”
 
我想这绝对不是因为只能选择接纳后而骗自己这东西是美的。我要拥抱它。而可能它真的是美的,别忘了它是更加高级的存在。
 
如果你是一个现代审美观下的美女,有幸遇见一个会说话的单细胞的动物,你可以问问“你愿意明天变成我这样吗?”,不知道你在这个单细胞动物眼中的感觉会不会也是“巨大”和“爬行”。
 
书里还有一个不断呈现的符号是“光亮感”。光亮感的不断涌起就是变异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体内有什么东西即将掀起高耸的波涛,喷涌而出”。
 
其实也就是作者对于超越感官和语言的异接触体验的描写,在第一部有非常细致生动的描写。这种手法一点也不陌生,所有施展魔法和变身的主角必然伴随着各种五颜六色的星光。如果哈利波特里的魔法师们一边念挥舞着魔法棒,一边念出咒语,但是没有任何花哨的亮光,你只是觉得一群神经病在玩过家家,毕竟没有看见就是没有发生。
而这“光亮”也很容易联想到圣经最霸气的那句话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X区域是有意识的,或者目标,说它本身就是意识,它像上帝一样选出它的目标,或者接班人——灯塔管理员,首先赋予他“光亮感”。所有能给予人类进化选择的都是上帝。

在刻画管理员最后挣扎过程的时候,作者直接写出了


“上帝说这是好的。上帝说:‘不要抵抗。’”


所有宗教故事里的神迹也都是有“光”的,就像天使告诉玛利亚怀孕的消息时,油画里一般也会用光圈来显示神性。巧的是,在刻画爬行者的时候,它身上是有三个光环的。“光”代表着善,代表着进化,代表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想这是作者的隐喻——让光亮感冲出身体,完成你的进化。而且灯塔管理员曾经是布道者,这设定也挺耐人寻味的。

很多小说电影,脱离普通人类的立场之后,其实很难分清对错和善恶,也时常怀疑宇宙的真实性。我们每个人其实只有一个原则——趋善而从是,包括变态杀人狂。而且我们通过感官感受到的世界,自然也是受到了那些感官的限制。所以当越想越复杂的时候就记住美感好了,无论对它解释成和谐还是善意。听说原始人开始对死者献花之后,才真正从野兽演化成人类,我觉得这个画面就挺美的。文艺复兴的历史意义不去论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的作品本身就很美,只是可惜我们中国几乎没有对裸体躯体的美学欣赏。也许世界就是分为美和暂时不那么美,丑陋的只是在丑陋的本质上戴上美的假面具,这是不能忍受的。
 
喜欢这本书还因为书里有句话,深得我心。
 
“我想冲热水澡,”总管说,“我讨厌浑身发痒。”
 
终于终于在一部作品里看到人的基本需求了。不管是看电影动漫还是小说,原谅我总是出戏
 “天啦,几个月不洗澡不刷牙一见面就直接接吻吗?”
“西部世界里,那些玩家怎么洗澡怎么刷牙?”
“鬼吹灯里面,茫茫沙漠怎么解决女生的事?”
 
 衣食住行,生活之本嘛。

 
“索尔相信,人体也可以成为信号灯。灯塔是固定的信号,有固定用途,而人是移动的信号。然而人还是会以自己的方式发光,照射道数英里之外,也许是警告,也许是邀请,甚至只是静态的标识。有人敞开胸怀,成为光源,有人却熄灭灯火。有时候,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将光亮照向内部,因此你看不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遗落的南境1:湮灭的更多书评

推荐遗落的南境1:湮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