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鲁索 克鲁索 7.7分

生在一个不自由的国家还能怎么办?

铁背苍龙刘轩鸿
《克鲁索》和同样由世纪文景公司出版的,被我盛赞过的《斯通纳》很不一样。《斯通纳》是前半部分不好看,《克鲁索》是从头到尾都不好看。

这是一本由诗人所写,充斥着西式典故,几乎没有什么情节可言的纯文学长篇小说。

咬牙切齿读完以后,我把这本折磨了我一个星期的书扔到了沙发缝里,并在豆瓣短评上给与这本书“不明觉厉”的评价。

原本想把读这本书的经历当做吃了一道难吃的菜一样,先吐槽再忘掉拉倒。

然而,接下来连续几天晚上睡不着,老是想起这本难看的小说,你说烦不烦躁?

终于,已经差不多忘了自己还有个书评公众号的我,在昨天晚上决定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为这本书写一点东西。



《克鲁索》以1989年的东德为故事背景。学习文学专业的大学生艾德先是死了女朋友,又找不到和女朋友一起养的猫,本着爱咋咋的死了也好的指导思想来到了小时候和家人一起去过的东德旅游胜地——希登塞岛。

一方面,很多准备自杀的人倾向于到风景秀丽,尤其是和家人有过美好回忆的地方向这个世界告别。

另一方面,希登塞岛与丹麦默恩岛隔海相望,可以看作是通往西方世界的“海上柏林墙”。反正都不想活了,也不怕被东德...
显示全文
《克鲁索》和同样由世纪文景公司出版的,被我盛赞过的《斯通纳》很不一样。《斯通纳》是前半部分不好看,《克鲁索》是从头到尾都不好看。

这是一本由诗人所写,充斥着西式典故,几乎没有什么情节可言的纯文学长篇小说。

咬牙切齿读完以后,我把这本折磨了我一个星期的书扔到了沙发缝里,并在豆瓣短评上给与这本书“不明觉厉”的评价。

原本想把读这本书的经历当做吃了一道难吃的菜一样,先吐槽再忘掉拉倒。

然而,接下来连续几天晚上睡不着,老是想起这本难看的小说,你说烦不烦躁?

终于,已经差不多忘了自己还有个书评公众号的我,在昨天晚上决定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为这本书写一点东西。



《克鲁索》以1989年的东德为故事背景。学习文学专业的大学生艾德先是死了女朋友,又找不到和女朋友一起养的猫,本着爱咋咋的死了也好的指导思想来到了小时候和家人一起去过的东德旅游胜地——希登塞岛。

一方面,很多准备自杀的人倾向于到风景秀丽,尤其是和家人有过美好回忆的地方向这个世界告别。

另一方面,希登塞岛与丹麦默恩岛隔海相望,可以看作是通往西方世界的“海上柏林墙”。反正都不想活了,也不怕被东德人民军抓住枪毙了。

是死?还是叛逃?总之先上岛看看情况再说。

用作者的话说,希登塞岛属于“得享极乐的人、白日做梦和梦中起舞的人,属于失败者和边缘人”。按照本人粗俗的理解,希登塞岛属于“稀松二五眼的人、要民主要自由的人和家道中落以后的贾宝玉那种人”。

艾德在一家名为“克劳斯纳”的餐馆找到了一份洗碗工的工作,并结识了苏联将军与马戏团女演员的私生子亚历山大·克鲁索维奇(昵称克鲁索)。

哲学青年克鲁索对自由有着自己独到的简介,他认为众人所追寻的所谓自由会发出仿佛塞壬女妖的歌声一般“魅惑人的叫声”,会引诱追寻自由的人踏上一条不归路,而真正的自由并不在他们希冀的远方,他根植在每个人的内心中。(看到这,很容易觉得克鲁索是个卖心灵鸡汤的老禅师,别急,继续看。)

在这种对于自由的理解之上,克鲁索建立起了一个乌托邦式的“克鲁索王国”,通过极具仪式感的“分配日”、“圣汤”、“洗身”等活动,他一边为那些偷偷潜在小岛上伺机逃跑的人提供暂时的栖身之处和食物,一边将自己对自由的理解灌输给这些人,以免他们步那些在逃跑中葬身大海的牺牲者的后尘。

帮助克鲁索维系这个王国的是希登塞岛上的短工们,核心则是克劳斯纳餐馆的短工,还有仿佛滔天巨浪中的诺亚方舟一样的克劳斯纳。

一个苦逼的文学青年,一个牛逼的哲学青年,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金风玉露一相逢,算了我还是别吐槽了。

在两德即将统一的时代洪流下,克鲁索一手搭建起的乌托邦一点点分崩离析,曾经紧密的围绕在它身边的那些克劳斯纳的短工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离开克鲁索搭建起来的理想王国,回到现实世界中去。

失去了拥戴者的克鲁索身上曾经笼罩的光环开始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浓重的悲剧色彩。克鲁索成了“一个孤独的军队统帅,一个没有军队的将军,一个正在冻僵的英雄”。

这时,艾德和克鲁索的角色也悄然发生了变化。曾经生活在克鲁索庇护下的艾德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大,“慢慢进入了他的新角色”,因为“现在得由他负起责任来”。曾经的诺亚方舟现在仿佛一艘风雨飘摇中的小船,同时昭示着艾德和克鲁索的命运。

身受重伤的克鲁索被父亲从岛上接走,回到了现实世界中。成为克劳斯纳“最后一个短工”的艾德独自支撑着克劳斯纳,直到从收音机中听到两德边界已经打开的消息,随后,他也离开了希登塞岛,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中。

这本书与《鲁宾逊漂流记》的互文关系就不用我说了。(鲁滨逊的姓氏的就是克鲁索),相对于文学,我还是对历史更感兴趣一些。

民主德国,1949年建国,1990年与联邦德国统一(实际上就是并入联邦德国)。在其存在的四十一年历史当中,其国民生活水平一直在社会主义阵营当中数一数二。可即便是重兵把守的柏林墙也无法阻止东德人民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地逃向西方。对于自诩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东德及其背后的苏联,柏林墙既是打在自己脸上的响亮的耳光又是矗立在世人面前的耻辱柱。尤其是苏东剧变以来,东德的这段历史几乎完全了西风压倒东风的样板。

克鲁索的核心观点可以总结为“东方的任务”。本人一点粗浅的理解就是:东方人不要跪舔西方人的自由,而应该探索出自己的自由之路。比如,遁入内心,对诗之旅进行探描等等。

说得再通俗一点,不一定非要到远方去找诗,我们也可以通过诗到达远方。(诗不是狭义的诗歌,而是广义的诗魂——比如诗意地栖居,比如,诗即反抗。)

之前,我一直在向大家介绍一些好看有趣的书,为什么这次推荐了一本纯文学小说咧?

有的书,很好看,并且想反复看。这种书,我比作软炸里脊,怎么吃都吃不够。

有的书,很好看,但看过之后就不想再看第二遍。这种书,我把它比作红烧肉拌糖兑雪碧。

有的书,不好看,特殊时刻看一看却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它难得一见又富含营养,我把它比作长白山里采一颗少一颗的老山参。

最后啰嗦一句劝人读书的大白话,回答一下本文标题所提出的问题。

越是通俗有趣的玩意儿,管得越严。越是晦涩难懂的东西,尺度越可以大。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克鲁索的更多书评

推荐克鲁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