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牙城 这件小事

minus273
小时候最好的朋友是@sekii。那时候的主要阅读来源之一,是跟着她看北村透谷。别的都不大记得了,《蓬莱曲》是特意打印下来看过的,翻译拜伦调(不是真拜伦,真拜伦很搞笑的),“ああ!ああ!”,不大有意思。印象最深的是《厌世诗家与女性》:

恋愛豈単純なる思慕ならんや、想世界と実世界との争戦より想世界の敗将をして立籠らしむる牙城となるは、即ち恋愛なり。

《資治通鑒‧唐憲宗元和十四年》:“比至,子城已洞開,惟牙城拒守,尋縱火斧其門而入。”
胡三省注:“凡大城謂之羅城,小城謂之子城。又有第三重城以衛節度使居宅,謂之牙城。”

那时看到的时候,直觉这么想是不对的。但,最后说不出来怎么个不对法。因为那时的自己就在这样的心态里面,而要否定自己,除非碰到了特殊的契机,否则在词汇表上都是不可能的。反倒是走出来了以后,既更加明白了自己,也更加明白了透谷,自由民权运动的透谷,牙城的透谷,“忽悟人间十年事都非”的透谷,自杀的透谷。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明治文學全集 29 北村透谷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