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2分

关于《白夜行》里十四个案件的梳理

黎童学

这篇文章关于《白夜行》。

不是一篇读后感,是关于书中十四个案件的梳理。

涉及严重书透。

建议没看过且打算看的同学火速撤离。

由于文章对很多地方都写得隐晦而模糊,所以这篇文章中写出的一些可能性可能并不严谨,只是出于个人看法,欢迎讨论。

第一部分

关于八个致死案件

01

桐原洋介

突破口在于现场仅有的小孩的脚印以及发现尸体的男孩的证词,“男孩非常害怕,想尽速离开,门却为废弃物、砖块阻挡,难以打开”。门向内开启,必定是凶手在室内堵住门后逃离,而且“现场所有窗户都自内插上了插捎,玻璃完整,墙壁也无破损”。由此判定凶手“系由通风口逃离现场”,因为爬通风管需要体力,所以最终确定是小男孩所为。

亮司和雪穗经常相约图书馆看书,“男孩手很巧,会把纸剪成一些形状给女孩看“。这也是后来亮司用来杀死洋介时的凶器的解释。亮司常从窗户爬到屋外,沿着屋顶跑出去。

亮司妈妈说过一句话“这年头,父母都靠卖女儿来过日子了”,可以推断,雪穗从小被妈妈西本文代出卖,沦为雏妓。所以长大后雪穗才会对被强奸后的美佳说“那时,我比现在的你更小,还真的只是孩子。但是恶魔不会因...

显示全文

这篇文章关于《白夜行》。

不是一篇读后感,是关于书中十四个案件的梳理。

涉及严重书透。

建议没看过且打算看的同学火速撤离。

由于文章对很多地方都写得隐晦而模糊,所以这篇文章中写出的一些可能性可能并不严谨,只是出于个人看法,欢迎讨论。

第一部分

关于八个致死案件

01

桐原洋介

突破口在于现场仅有的小孩的脚印以及发现尸体的男孩的证词,“男孩非常害怕,想尽速离开,门却为废弃物、砖块阻挡,难以打开”。门向内开启,必定是凶手在室内堵住门后逃离,而且“现场所有窗户都自内插上了插捎,玻璃完整,墙壁也无破损”。由此判定凶手“系由通风口逃离现场”,因为爬通风管需要体力,所以最终确定是小男孩所为。

亮司和雪穗经常相约图书馆看书,“男孩手很巧,会把纸剪成一些形状给女孩看“。这也是后来亮司用来杀死洋介时的凶器的解释。亮司常从窗户爬到屋外,沿着屋顶跑出去。

亮司妈妈说过一句话“这年头,父母都靠卖女儿来过日子了”,可以推断,雪穗从小被妈妈西本文代出卖,沦为雏妓。所以长大后雪穗才会对被强奸后的美佳说“那时,我比现在的你更小,还真的只是孩子。但是恶魔不会因为你是孩子就放过你。而且,恶魔还不止一个”。

洋介想通过一百万买下雪穗。事发当天,洋介和文代谈过之后,便把雪穗从图书馆带到了那栋肮脏的大楼。后来文代坐在秋千上沉思大概也是终于开始思考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亮司和往常一样去找雪穗,突然发现父亲和雪穗走在一起后,便尾随他们进了大楼,然后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他的肉体被憎恶支配了”,用锋利的剪刀刺杀了他的父亲,让雪穗先行逃走后,他用砖头堵住了大门以延缓被发现的时间,随后自己从通风管逃走。

02

寺崎忠夫

寺崎是雪穗妈妈的男朋友,离异,和文代也算是正常交往。寺崎死于高速公路上,转弯的角度不够,撞到护墙上,被判定为“行驶中精神不济所致”。

寺崎的死亡时间非常微妙,处于正在被警方怀疑是杀死洋介的凶手的当口。杀人动机可能因为洋介经常去找文代,而事发当日洋介正好有一百万,见财起意是有可能的,同时,寺崎没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为什么说这个死亡时间非常微妙,因为假以时日,寺崎是有可能洗脱嫌疑的,比如事发当日正好有其他的人看到他之类。当时他死后就死无对证了。何况他的车上正好有洋介死去后身上消失的打火机。

值得注意的一个伏笔是在笹垣警官找亮司谈话的时候,他发现亮司的“书架上没有漫画,只有百科全书、《汽车的构造》、《电视的构造》等儿童科普书籍”。

03

西本文代

文代死亡时服用了“过量的感冒药,喝了许多杯装清酒,窗户不合理地紧闭”,说明文代确实是自杀,但是重点在于雪穗回家时文代到底还有没有一线生机,只要早发现三十分钟,便能捡回一命。

答案是雪穗回去了,并且伪造了意外死亡的假象。煮沸的汤汁浇灭了炉火,造成了煤气中毒。但是锅的四周却不太脏,只会是因为“有人把锅里的大酱汤泼了出来,伪造成了意外”。而同时雪穗作证说她妈妈感冒了,且平时会喝清酒暖身。这样文代便被判定为意外身亡了。

因为母亲自杀身亡只会给雪穗带来负面影响。在发现她妈妈还未死去的时候,她选择了放任她妈妈死去。一是因为雪穗对妈妈是有恨的,因为她妈妈给她带来的伤害;二是因为她对更好的生活的渴望,只有她妈妈死掉了,她才可以顺利被一个高雅的老妇人(唐泽礼子)收养;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为了保护亮司,因为一旦母亲说出铜原洋介有恋童癖且一直在出卖自己,亮司可能就有危险了,自己的名声也会不好。

文代死亡那天,雪穗说自己没带钥匙,于是去找房东田川帮忙开门。田川跟随雪穗去开门时,发现雪穗“每动一下,她身上便传出叮当作响的铃声”;“她轻轻点头,身上又传出了叮当的铃声”。而后来高中的时候,家庭教师发现雪穗有一个很旧的钥匙圈,“那时也串了家里的钥匙,可是偏偏就在那一天,我放在家里忘了拿”,“她把钥匙放回口袋,钥匙圈上的小铃铛发出了叮当的声响”。

04

花冈夕子

花冈夕子与下午七点死于和园村友彦寻欢作乐的床上,因为年纪不轻又是个酒鬼。如果友彦被抓,亮司皮条客的身份也会暴露。但是最终让亮司决定救友彦的是友彦的个人电脑。友彦一定的计算机技能可以帮助亮司做事。

那么亮司是怎么帮助友彦的呢?文中是这么说的,“十一点有女人打电话给客房服务台,说浴室没有洗发精,服务生送过去的时候,是花冈夕子来拿的”,“从花冈夕子的身上验出了AB型的精液”“桐原是什么血型?”“AB”。

与此同时,雪穗那天在干什么呢?“雪穗正站在走廊上的电话架旁说话,表情看起来有点凝重”,晚上十点的时候,下面这是一段关于雪穗家庭教师的描述,“他一边吃着饺子和炒饭,一边看店里的电视,但不经意地透过玻璃窗向外看时,正巧瞥到一个年轻女孩快步走向大街,那个人正是雪穗”

所以,很明显是雪穗扮演了花冈夕子的角色,并且帮助亮司把他的精液装到了夕子身体里。

05

西口奈江美

奈江美死于名古屋的商务酒店,胸部和腹部遭利刃刺击。据分析死亡已超过七十二小时。随身物品中的超过两千万元所剩无几。

关于奈江美的死其实文中非常隐晦,有一种说法是亮司杀的,还有一种说法是亮司把她的住址告诉了她的情人梗本,然后由梗本杀害了。

书中没有找到直接的线索,但是在友彦说“但愿他能顺利逃脱的”的时候,桐原没有任何回应,反而说“那女人真傻”,“一遇到男人就栽进去,半点判断力都没有”,亮司他自己也是男人。所以不管直接或者间接,亮司都逃脱不了干系的。

关于两千万,书中一共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在这里,还有一次是说雪穗“投资了两千万元买理卡徳的股票”。所以说奈江美贪污的两千万最终落到了雪穗手里。

而最初认定钱是奈美江取走是因为“自动取款机的监控设备拍到一个乔装过的女人,提款时使用的假发、太阳镜和口罩已于她的行李中找到”,而这套乔装服装正是亮司要奈江美带上的,这时候已经暗示亮司想让奈江美当替死鬼了。其实个人认为这个监控器拍到的一个乔装过的女人其实是之前友彦乔装的那个。

06

今枝直巳

今枝的直接死因是由于他调查了雪穗,并且查出了很多真相。而他的死算是有最详细的过程描写的了。

亮司和身为药剂师的典子进行了缜密的讨论,最终确定“在他快到家时先行潜入,把氰化钾和硫酸倒进马桶,盖上马桶盖,立即离开”,同时为了更加严谨,让今枝吸入足够的氰化氢直接致死“得花点心思,让马桶盖密合度高一点”,“同时打开卫生间的排气扇,让马桶里漏出来的氰化氢排出去”。

亮司确实是按和典子的计划实施的,所以今枝“打开卫生间的灯时,他发现排气扇开着”,“打开门,马桶盖盖着,这也让他纳闷。他没有盖上马桶盖的习惯,平时连坐垫都不放下来”。

之后今枝失踪,在这里其实也有交代。“公寓前停着一辆陌生的白色厢型车”(亮司的);“他看到走廊上有小推车和遮起来的纸箱靠墙而立。纸箱很大,大概连洗衣机都放得下”;(亮司躲在纸箱里,不然不会强调纸箱很大);“似乎有人站在他身边,也许是他的错觉”(不是错觉,是亮司)。

07

松浦勇

松浦之死写没有什么正面描写。

“凌晨三点多,门开了。”“桐原一脸阴沉地站着。再往他身上一看,友彦吃了一大惊。他牛仔裤上全是污泥,运动夹克的袖子也破了,围巾拿在手上”。

“开挖约两个小时以后,发现了一具白骨。尸身上衣物全无,已死亡七八年”。

由此可见除夕夜当天,亮司和松浦见面就“马里奥”之事有过讨论,后来意见不合,引发了一场打斗,最终松浦死亡,亮司将松浦的尸体埋到唐泽礼子的院子里,所以亮司回去时牛仔裤上全是污泥,围巾拿在手上应该是因为做体力活太热。

而除夕夜的当天,雪穗邀请唐泽礼子去了她家过新年。

另外,松浦知道亮司弑父的行为的,因为松浦去找亮司的时候,对友彦说了一句“命案发生的时候,我们说他跟我和他妈妈在一起”。友彦马上反应过来“你们说?”。这也是松浦用来威胁亮司做盗版游戏的筹码。

08

唐泽礼子

唐泽礼子之死表面上是因为年事已高,但是很显然还是亮司和雪穗做的手脚。

原因有二,一是雪穗店员透露出来的说法,“不过,真是幸好,虽然妈妈去世实在可怜”,“以前虽然陷入昏迷,克也许还会活很久,这样的话,可能会忙不过来。”“我觉得不光是店里的事,能早点过去也好。你看嘛,就算人没醒过来,还是得照顾,那真的挺惨的”。所以,雪穗已经觉得唐泽礼子会阻碍她的事业发展了。

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发现了松浦之死,这也是为什么唐泽礼子会突然病倒的原因。唐泽礼子将仙人掌装盆时,挖动了院子里的土,发现了尸体,但是这时她应该又将尸体埋好了(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后来学茶道的学生来后没有发现尸体),然后因身体劳累或者精神刺激导致突发蛛网膜出血,晕倒在院子,被学生发现后送了医院。

“她的呼吸为什么会突然停止,连院方都感到不可思议”,说明礼子是非自然死亡。“滨本夏美被叫到大阪之后不久,唐泽礼子便亡故,并且是晚上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接到医院的通知”,于是,雪穗有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而此时,亮司在此期间偷偷溜进医院,在唐泽礼子的看护仪器上动手脚。

第二部分

关于三个性侵案件

--“她为什么要做那种事呢”

--“因为她相信这种做法能够轻易夺走对方的灵魂”

09

藤村都子

亮司偷了菊池的钥匙圈,性侵藤村之后将其丢到了现场,于是菊池被怀疑,这个时候亮司站出来作证说,他和另一个朋友在事发时间看到菊池进了电影院,于是菊池嫌疑洗脱。而亮司之所以知道菊池这一天会去看电影,是因为雪穗将一张当天过期的电影票给了菊池的母亲,于是菊池只会在这一天去看电影。

这一件事同时达到了亮司和雪穗两人的目的。因为当时菊池有一张亮司母亲和松浦幽会的照片,而这张照片一旦交给警察,警察说不定就能根据两人的私情推断出亮司当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即使由于亮司的年纪,可能也不会被怀疑,但是亮司需要杜绝被查出来的可能性,于是亮司在帮菊池做人证的时候“要求菊池把那张照片交出来,同时要他发誓,从今以后不再管当铺命案”。

而对于雪穗来说,同为美人和才女,藤村对雪穗怀有竞争意识,同时她还四处散播雪穗身世,为了解决这个麻烦,制造了这起事件,同时雪穗的目的也确实达到了,因为事情发生后,藤村对雪穗的态度骤变,也对雪穗驯顺无比。

10

川岛江利子

江利子是雪穗初中之后的朋友,十分崇拜雪穗,大学时被亮司性侵。遇袭的时候,江利子在回家的卡车上,亮司用氯仿把他迷晕,使其处于昏迷状态,然后拍了裸照。

而雪穗这么做的原因大概有两个。一是因为当时他看上的对象筱冢一成(不一定是喜欢,只是看上他的家族地位和家产)对江利子一见钟情,所以雪穗为了破坏他们,叫亮司做了这样的事,同时给一成寄去了照片。

第二点,个人觉得雪穗对江利子的行为不能算嫉妒,应该是比嫉妒更阴暗的一种情感。她建议江利子剪了不适合她的圣子头,希望她永远以绿叶的身份陪衬在自己身边,没成想一成发掘出了江利子的美,让江利子变得异常动人。她不能容忍江利子变得越来越美好,越来越幸福,因为这样会显得她受到过的那些凌辱更加不堪,所以指使亮司去凌辱了江利子。

至于一成的前女友仓桥就是一个替罪羊的作用,但是其中也有雪穗认为这位学姐对自己态度太过恶劣而夹带的一点点报复。

这篇文章关于《白夜行》。

不是一篇读后感,是关于书中十四个案件的梳理。

涉及严重书透。

建议没看过且打算看的同学火速撤离。

由于文章对很多地方都写得隐晦而模糊,所以这篇文章中写出的一些可能性可能并不严谨,只是出于个人看法,欢迎讨论。

第一部分

关于八个致死案件

01

桐原洋介

突破口在于现场仅有的小孩的脚印以及发现尸体的男孩的证词,“男孩非常害怕,想尽速离开,门却为废弃物、砖块阻挡,难以打开”。门向内开启,必定是凶手在室内堵住门后逃离,而且“现场所有窗户都自内插上了插捎,玻璃完整,墙壁也无破损”。由此判定凶手“系由通风口逃离现场”,因为爬通风管需要体力,所以最终确定是小男孩所为。

亮司和雪穗经常相约图书馆看书,“男孩手很巧,会把纸剪成一些形状给女孩看“。这也是后来亮司用来杀死洋介时的凶器的解释。亮司常从窗户爬到屋外,沿着屋顶跑出去。

亮司妈妈说过一句话“这年头,父母都靠卖女儿来过日子了”,可以推断,雪穗从小被妈妈西本文代出卖,沦为雏妓。所以长大后雪穗才会对被强奸后的美佳说“那时,我比现在的你更小,还真的只是孩子。但是恶魔不会因为你是孩子就放过你。而且,恶魔还不止一个”。

洋介想通过一百万买下雪穗。事发当天,洋介和文代谈过之后,便把雪穗从图书馆带到了那栋肮脏的大楼。后来文代坐在秋千上沉思大概也是终于开始思考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亮司和往常一样去找雪穗,突然发现父亲和雪穗走在一起后,便尾随他们进了大楼,然后看到了不堪入目的一幕,“他的肉体被憎恶支配了”,用锋利的剪刀刺杀了他的父亲,让雪穗先行逃走后,他用砖头堵住了大门以延缓被发现的时间,随后自己从通风管逃走。

02

寺崎忠夫

寺崎是雪穗妈妈的男朋友,离异,和文代也算是正常交往。寺崎死于高速公路上,转弯的角度不够,撞到护墙上,被判定为“行驶中精神不济所致”。

寺崎的死亡时间非常微妙,处于正在被警方怀疑是杀死洋介的凶手的当口。杀人动机可能因为洋介经常去找文代,而事发当日洋介正好有一百万,见财起意是有可能的,同时,寺崎没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为什么说这个死亡时间非常微妙,因为假以时日,寺崎是有可能洗脱嫌疑的,比如事发当日正好有其他的人看到他之类。当时他死后就死无对证了。何况他的车上正好有洋介死去后身上消失的打火机。

值得注意的一个伏笔是在笹垣警官找亮司谈话的时候,他发现亮司的“书架上没有漫画,只有百科全书、《汽车的构造》、《电视的构造》等儿童科普书籍”。

03

西本文代

文代死亡时服用了“过量的感冒药,喝了许多杯装清酒,窗户不合理地紧闭”,说明文代确实是自杀,但是重点在于雪穗回家时文代到底还有没有一线生机,只要早发现三十分钟,便能捡回一命。

答案是雪穗回去了,并且伪造了意外死亡的假象。煮沸的汤汁浇灭了炉火,造成了煤气中毒。但是锅的四周却不太脏,只会是因为“有人把锅里的大酱汤泼了出来,伪造成了意外”。而同时雪穗作证说她妈妈感冒了,且平时会喝清酒暖身。这样文代便被判定为意外身亡了。

因为母亲自杀身亡只会给雪穗带来负面影响。在发现她妈妈还未死去的时候,她选择了放任她妈妈死去。一是因为雪穗对妈妈是有恨的,因为她妈妈给她带来的伤害;二是因为她对更好的生活的渴望,只有她妈妈死掉了,她才可以顺利被一个高雅的老妇人(唐泽礼子)收养;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为了保护亮司,因为一旦母亲说出铜原洋介有恋童癖且一直在出卖自己,亮司可能就有危险了,自己的名声也会不好。

文代死亡那天,雪穗说自己没带钥匙,于是去找房东田川帮忙开门。田川跟随雪穗去开门时,发现雪穗“每动一下,她身上便传出叮当作响的铃声”;“她轻轻点头,身上又传出了叮当的铃声”。而后来高中的时候,家庭教师发现雪穗有一个很旧的钥匙圈,“那时也串了家里的钥匙,可是偏偏就在那一天,我放在家里忘了拿”,“她把钥匙放回口袋,钥匙圈上的小铃铛发出了叮当的声响”。

04

花冈夕子

花冈夕子与下午七点死于和园村友彦寻欢作乐的床上,因为年纪不轻又是个酒鬼。如果友彦被抓,亮司皮条客的身份也会暴露。但是最终让亮司决定救友彦的是友彦的个人电脑。友彦一定的计算机技能可以帮助亮司做事。

那么亮司是怎么帮助友彦的呢?文中是这么说的,“十一点有女人打电话给客房服务台,说浴室没有洗发精,服务生送过去的时候,是花冈夕子来拿的”,“从花冈夕子的身上验出了AB型的精液”“桐原是什么血型?”“AB”。

与此同时,雪穗那天在干什么呢?“雪穗正站在走廊上的电话架旁说话,表情看起来有点凝重”,晚上十点的时候,下面这是一段关于雪穗家庭教师的描述,“他一边吃着饺子和炒饭,一边看店里的电视,但不经意地透过玻璃窗向外看时,正巧瞥到一个年轻女孩快步走向大街,那个人正是雪穗”

所以,很明显是雪穗扮演了花冈夕子的角色,并且帮助亮司把他的精液装到了夕子身体里。

05

西口奈江美

奈江美死于名古屋的商务酒店,胸部和腹部遭利刃刺击。据分析死亡已超过七十二小时。随身物品中的超过两千万元所剩无几。

关于奈江美的死其实文中非常隐晦,有一种说法是亮司杀的,还有一种说法是亮司把她的住址告诉了她的情人梗本,然后由梗本杀害了。

书中没有找到直接的线索,但是在友彦说“但愿他能顺利逃脱的”的时候,桐原没有任何回应,反而说“那女人真傻”,“一遇到男人就栽进去,半点判断力都没有”,亮司他自己也是男人。所以不管直接或者间接,亮司都逃脱不了干系的。

关于两千万,书中一共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在这里,还有一次是说雪穗“投资了两千万元买理卡徳的股票”。所以说奈江美贪污的两千万最终落到了雪穗手里。

而最初认定钱是奈美江取走是因为“自动取款机的监控设备拍到一个乔装过的女人,提款时使用的假发、太阳镜和口罩已于她的行李中找到”,而这套乔装服装正是亮司要奈江美带上的,这时候已经暗示亮司想让奈江美当替死鬼了。其实个人认为这个监控器拍到的一个乔装过的女人其实是之前友彦乔装的那个。

06

今枝直巳

今枝的直接死因是由于他调查了雪穗,并且查出了很多真相。而他的死算是有最详细的过程描写的了。

亮司和身为药剂师的典子进行了缜密的讨论,最终确定“在他快到家时先行潜入,把氰化钾和硫酸倒进马桶,盖上马桶盖,立即离开”,同时为了更加严谨,让今枝吸入足够的氰化氢直接致死“得花点心思,让马桶盖密合度高一点”,“同时打开卫生间的排气扇,让马桶里漏出来的氰化氢排出去”。

亮司确实是按和典子的计划实施的,所以今枝“打开卫生间的灯时,他发现排气扇开着”,“打开门,马桶盖盖着,这也让他纳闷。他没有盖上马桶盖的习惯,平时连坐垫都不放下来”。

之后今枝失踪,在这里其实也有交代。“公寓前停着一辆陌生的白色厢型车”(亮司的);“他看到走廊上有小推车和遮起来的纸箱靠墙而立。纸箱很大,大概连洗衣机都放得下”;(亮司躲在纸箱里,不然不会强调纸箱很大);“似乎有人站在他身边,也许是他的错觉”(不是错觉,是亮司)。

07

松浦勇

松浦之死写没有什么正面描写。

“凌晨三点多,门开了。”“桐原一脸阴沉地站着。再往他身上一看,友彦吃了一大惊。他牛仔裤上全是污泥,运动夹克的袖子也破了,围巾拿在手上”。

“开挖约两个小时以后,发现了一具白骨。尸身上衣物全无,已死亡七八年”。

由此可见除夕夜当天,亮司和松浦见面就“马里奥”之事有过讨论,后来意见不合,引发了一场打斗,最终松浦死亡,亮司将松浦的尸体埋到唐泽礼子的院子里,所以亮司回去时牛仔裤上全是污泥,围巾拿在手上应该是因为做体力活太热。

而除夕夜的当天,雪穗邀请唐泽礼子去了她家过新年。

另外,松浦知道亮司弑父的行为的,因为松浦去找亮司的时候,对友彦说了一句“命案发生的时候,我们说他跟我和他妈妈在一起”。友彦马上反应过来“你们说?”。这也是松浦用来威胁亮司做盗版游戏的筹码。

08

唐泽礼子

唐泽礼子之死表面上是因为年事已高,但是很显然还是亮司和雪穗做的手脚。

原因有二,一是雪穗店员透露出来的说法,“不过,真是幸好,虽然妈妈去世实在可怜”,“以前虽然陷入昏迷,克也许还会活很久,这样的话,可能会忙不过来。”“我觉得不光是店里的事,能早点过去也好。你看嘛,就算人没醒过来,还是得照顾,那真的挺惨的”。所以,雪穗已经觉得唐泽礼子会阻碍她的事业发展了。

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她发现了松浦之死,这也是为什么唐泽礼子会突然病倒的原因。唐泽礼子将仙人掌装盆时,挖动了院子里的土,发现了尸体,但是这时她应该又将尸体埋好了(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后来学茶道的学生来后没有发现尸体),然后因身体劳累或者精神刺激导致突发蛛网膜出血,晕倒在院子,被学生发现后送了医院。

“她的呼吸为什么会突然停止,连院方都感到不可思议”,说明礼子是非自然死亡。“滨本夏美被叫到大阪之后不久,唐泽礼子便亡故,并且是晚上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接到医院的通知”,于是,雪穗有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而此时,亮司在此期间偷偷溜进医院,在唐泽礼子的看护仪器上动手脚。

第二部分

关于三个性侵案件

--“她为什么要做那种事呢”

--“因为她相信这种做法能够轻易夺走对方的灵魂”

09

藤村都子

亮司偷了菊池的钥匙圈,性侵藤村之后将其丢到了现场,于是菊池被怀疑,这个时候亮司站出来作证说,他和另一个朋友在事发时间看到菊池进了电影院,于是菊池嫌疑洗脱。而亮司之所以知道菊池这一天会去看电影,是因为雪穗将一张当天过期的电影票给了菊池的母亲,于是菊池只会在这一天去看电影。

这一件事同时达到了亮司和雪穗两人的目的。因为当时菊池有一张亮司母亲和松浦幽会的照片,而这张照片一旦交给警察,警察说不定就能根据两人的私情推断出亮司当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即使由于亮司的年纪,可能也不会被怀疑,但是亮司需要杜绝被查出来的可能性,于是亮司在帮菊池做人证的时候“要求菊池把那张照片交出来,同时要他发誓,从今以后不再管当铺命案”。

而对于雪穗来说,同为美人和才女,藤村对雪穗怀有竞争意识,同时她还四处散播雪穗身世,为了解决这个麻烦,制造了这起事件,同时雪穗的目的也确实达到了,因为事情发生后,藤村对雪穗的态度骤变,也对雪穗驯顺无比。

10

川岛江利子

江利子是雪穗初中之后的朋友,十分崇拜雪穗,大学时被亮司性侵。遇袭的时候,江利子在回家的卡车上,亮司用氯仿把他迷晕,使其处于昏迷状态,然后拍了裸照。

而雪穗这么做的原因大概有两个。一是因为当时他看上的对象筱冢一成(不一定是喜欢,只是看上他的家族地位和家产)对江利子一见钟情,所以雪穗为了破坏他们,叫亮司做了这样的事,同时给一成寄去了照片。

第二点,个人觉得雪穗对江利子的行为不能算嫉妒,应该是比嫉妒更阴暗的一种情感。她建议江利子剪了不适合她的圣子头,希望她永远以绿叶的身份陪衬在自己身边,没成想一成发掘出了江利子的美,让江利子变得异常动人。她不能容忍江利子变得越来越美好,越来越幸福,因为这样会显得她受到过的那些凌辱更加不堪,所以指使亮司去凌辱了江利子。

至于一成的前女友仓桥就是一个替罪羊的作用,但是其中也有雪穗认为这位学姐对自己态度太过恶劣而夹带的一点点报复。

11

筱冢美佳

美佳是康晴的女儿,雪穗的继女,对雪穗怀有深深的敌意。于是雪穗让美佳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派亮司冒充快递员强暴了美佳。

毫无意外地,雪穗成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发现这件事的人,也成了美佳唯一的安慰者。她说:“好孩子,不要怕,你会重新站起来,我会保护你”,私以为,这些安慰的话很可能是雪穗母亲对她说过的。

“我也有跟你同样的经历,不,我更凄惨”;“那时,我比现在的你更小,真的还只是孩子。但是,恶魔不会因为你是孩子就放过你。而且,恶魔还不止一个”;“现在的你,就是那时的我”;“真可怜”。

有一点,在之前的两起案件中,两个女孩子都还是清白之身,美佳这里却失去了。个人觉得是因为如果和前两起一样,对美佳没有什么实质性伤害,美佳很容易会想到,雪穗为了自己接纳她做妈妈而派人这样做,但是又不能做得太绝。并且,雪佳很可能就会告诉她父亲了。

但是现在这样做的结果让雪穗的安慰非常有效。雪穗自揭伤疤,让美佳慧觉得她是真的在安慰自己。并且事发之后,美佳思考能力迟缓,无法明白说话的内容,只隐约记得雪穗重复说“绝对要极度保密”。只有这样,才不会让美佳有半点怀疑自己,才会让她“极度保密”。

第三部分

关于三个泄密案件

12

Submarine 盗版游戏

正晴是雪穗的家庭教师,在学校里研究了一个游戏叫做“Submarine”。在补习时,雪穗对这个游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正晴特意给雪穗带来了游戏的卡带。

游戏肯定是从正晴这里由雪穗泄露出去的,但是具体如何泄露的书中没有具体的交代。这里姑且做一个简单的分析。

文中对正晴的背包有过详细的描述,“但杂志在运动背包里,那被他留在了一楼的玄关。背包有些脏,又是他练习冰球时用的大包,他习惯上课时把它留在下面”。

后来正晴给雪穗带来卡带时,雪穗看过之后,把卡带还给他,“这是很重要的东西吧?忘了带走就糟了,最好现在马上收进包里。”正晴深以为然,便离开房间,把卡带收进放在一楼的包内。

两人是在二楼补习。之前的文中有提过“像平时一样上完两小时的课”,注意,这里说的是两小时,而之后正晴在怀疑雪穗的时候说,“但她拿了又能怎样?光偷出来是没用的,要瞒住他,必须在两小时内复制卡带,再把原先的卡带放回背包才行。当然,只要有设备就能办到”。注意,这里也是说的两小时。

所以,个人大胆推测一下,是亮司偷偷在一楼将卡带进行了复制。

13

高宫诚公司专家系统遭窃

公司的人讨论系统失窃案件的时候,说了失窃时间是去年二月,有人说“不一定是公司的人吧?只要趁假日潜进公司,操作工作站终端机就可以了”,“还要有用户名和密码啊”。

关于这两点,首先,关于假日。雪穗一月份开始投资股票,从此生活以股票为中心,为随时掌握行情,家里经常有电话。然后有一天高宫诚突然就火了,为什么?“电话从早上就响个不停,诚平时在公司,并不在意,但那天是公司的创立纪念日,他放假在家”。这个假日,是很可能就是在二月的。

其次,关于用户名和密码,“诚摸摸放在长裤后口袋的钱包,他把工作证放在钱包里,使用工作站终端机需要的洪湖名和密码,就抄在工作证背面”。

14

筱冢药品的内部资料泄漏

筱冢药品的资料泄露是从帝都大学药学系的电脑,“有人先入侵帝都大学的系统,再从那里进入筱冢药品的网络”,“附属医院的药剂师也能使用那里的电脑”。而附属医院的药剂师,就是粟原典子。

“帝都大学于两年前开始通过电脑与其他研究机构进行信息交流,其中最具体的成果之一,便是与某制药公司中央研究所进行在线合作”,“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这套系统,但条件必须取得用户名和密码。这两者典子都有”。

显然,亮司通过典子获取了用户名和密码,入侵了筱冢药品的网络。而接触电子,从一开始就是亮司的计划。“那时去年四月的时候,去观察你的,不只是我,还有一个人”,“典子是五月遇到秋吉的”,“是她附和什么条件吗?药剂师?帝都大学?”“她心里一惊,想起婚介所。在入会时,她提供了大量的数据,要找到符合期望条件的对象并不难”。

再来看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是医生?”他问。“怎么可能?”她笑了,“不过也不太远。我是药剂师。”

一整本书唐泽雪穗和桐原亮司没有说过一句话。

完。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