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和上帝

撷落

陀老的这本书是天才之作,但我仍想从社会主义的角度来阐述一种不同的观点。

书中对上帝是否存在做了长篇幅的论证,而最后可悲的似乎是无神论者了,他们洞悉世界的一切谎言,无法对上帝不存在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视而不见,却又清楚的明白上帝被人类创造的必要性,正因为如此,他们无法尝到上帝这个谎言所带来的甜果,但是作为一个人,我们心中必须要有一个准则,告诉我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我们需要一个外在的标准来规范生活,于是社会主义出现了,从本质上来说,社会主义和上帝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人创造的,都是为了让人野蛮而流浪的心灵有一个依托,因此我认为,现代社会关于上帝是否存在的辩论与纠纷都弄错了重点和方向,甚至我曾经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 ,我对他人对神的信仰嗤之以鼻,对自己对科学的信仰沾沾自喜,因为我那时不知道,这一切的讨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意义,对现代的人来说,上帝是不存在的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可是为什么这么多的科学家们确是虔诚的佛教徒或是基督徒,以前我一直认为这是种愚昧与虚伪,但现在想来,也许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外在的依托,就像我选择了社会主义,他们选择了宗教,都是让内心有个皈依,只是我的...

显示全文

陀老的这本书是天才之作,但我仍想从社会主义的角度来阐述一种不同的观点。

书中对上帝是否存在做了长篇幅的论证,而最后可悲的似乎是无神论者了,他们洞悉世界的一切谎言,无法对上帝不存在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视而不见,却又清楚的明白上帝被人类创造的必要性,正因为如此,他们无法尝到上帝这个谎言所带来的甜果,但是作为一个人,我们心中必须要有一个准则,告诉我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我们需要一个外在的标准来规范生活,于是社会主义出现了,从本质上来说,社会主义和上帝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人创造的,都是为了让人野蛮而流浪的心灵有一个依托,因此我认为,现代社会关于上帝是否存在的辩论与纠纷都弄错了重点和方向,甚至我曾经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 ,我对他人对神的信仰嗤之以鼻,对自己对科学的信仰沾沾自喜,因为我那时不知道,这一切的讨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没有意义,对现代的人来说,上帝是不存在的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可是为什么这么多的科学家们确是虔诚的佛教徒或是基督徒,以前我一直认为这是种愚昧与虚伪,但现在想来,也许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外在的依托,就像我选择了社会主义,他们选择了宗教,都是让内心有个皈依,只是我的神,可以是随便的一个什么神,也可以是自然之神,可以在我心中,也可以化于具形,对我来说无所谓,我只知道有这么一种信仰,可以支撑我,而这不一定必须是上帝。伊凡所缺少的似乎就是一种另外的信仰,因此他好像又不是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因为如同耶稣的教义,社会主义社会也不是可以无所不为的,譬如如今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虽然现在天天拿这个说事显得太过浮夸),书中的俄国社会应该是一个充满新旧矛盾,新思想太稚嫩,旧思想又有某些合理性的社会。

话说回来为什么是“从某种意义上”,并且“正确的方向”又是什么呢?

现在的这些辩论,重点不应是上帝是否存在,因为上帝不存在是显而易见的,而上帝存在的作用也是显而易见的,真正的重点是宗教在我们这个社会是否已经变了味,书中阿廖沙的信仰纯洁而真实,现在呢?有多少人是虔诚信教,有多少人在在神像面前偷偷取下别人的蜡烛而插下自己的,有多少人为了逃避辛苦的工作去当和尚,有多少人因为信教而对科学不屑一顾,以致犯下错误,有多少人做着白日梦,幻想上帝的眷顾,所有人为了自身的利益信教,而不是因为宗教自身的魅力,每年我都和奶奶一起在大年初一去拜佛,愚昧的事情随处可见,庙里每个人都面目可憎,做着小市民的龌龊勾当,人们来的这里,不是怀着圣洁的理想,而是怀着贪婪的渴望。

这才是我们应该关注的,而不是那些形式上的东西,陀氏很厉害,在这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还有人说过,中国人道德的败坏,是因为信仰的缺失,我们信了儒学这么多年,没有像西方那样被宗教控制过,的确是事实,但是这个说法十分的好笑,我们不信神很久了 ,孔子对鬼神敬而远之,奠定了中国信仰的基础。而我们不信神,却信中国独有的道德体系,要知道,古代最不缺的便是爱国主义了,宗教告诉人类的,儒家也告诉人类了(暂且不管对错),而且说中国人道德败坏也夸张了,道德败坏哪里都有,不能因为中国人多就这样说,中国没有如今西方的自由和民主氛围是真的,但可笑的是西方这明主和自由的氛围,不是宗教给的,而是从宗教那抢过来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拉马佐夫兄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