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真庆幸,最后他还活着。

_ Abracadabra

是真的觉得很可笑甚至是可悲,至少故事一开始我是这么认为的。笑许三观也笑那个可黑可白、可颠可倒的时代和身处其中的小人物的无知、愚昧。 可当看着许三观和许玉兰满是矛盾又荒诞的爱情,逐渐被生活磨练内化成感人至深的亲情;看着一家人仍旧能苦中作乐,在愈发荒诞和糟糕的日子里,自嘲自讽地向生活妥协彼此安慰时,竟觉得很是温情,明丽丰足的温情。 我会在很多许三观卖血养家的节骨眼上,清晰地感觉到热的希望,亲情的温度,如此不可思议又无可否认的真切,就好像也在身边经历和发生着或说是发生过。 更有趣的是, 当看到那些恰如其分又十分奇妙的言、行从这些被虚构的人儿嘴里脱口而出,如此真实地发生在许三观和他的故事里时,偶尔也会惊讶并暗自感叹:“我也听过类似的话”“我也说过类似的话”“我也见过类似的事”“我也做过类似的事”。 …… 同样是历史下小人物的际遇,如果说《活着》是对苦难的承受;那《许三观》大概是对苦难的消解吧。 无论如何真庆幸, “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 最后许三观还活着,一家人还得算上圆满的活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