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是最近的日子搞得我沮丧了,还是卡佛的文字?

猫猫

我现在躺到被窝里,拿着二手的苹果手机,手机的音乐是《爱情》,各个版本的循环播放,我感觉我今天听不腻。在听《爱情》前,在我手机通讯录里存着“最爱”的人给我打了两个电话,在她给我打电话之前,我下班后去她的工作地方找她呆了一会儿就回到出租房。 我在想着吃完一份刀削面和“最爱”白天做给我吃的拌豆腐皮后,我是写些东西还是看一看《中国近代史》,这些都与我的工作无关,好像离挣钱也很远。我就想听一听歌,无意找到《爱情》,其实,心里还是不好。 好几天了,不太想说话,做事也没有信心,这些都会好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受挫了,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的。一切都是干的还好。“最爱”的电话是第三个了,就是告诉我雪下的大了,我喜欢她这样,有什么事想着第一个告诉我,尽管我还是不高兴,就是没意思,我也告诉了她。之后“最爱”告诉我人活着是没有意思的,有什么意思,只有好好信奉上帝,上天堂。我觉的一个人把身体思想交给一个我从来没有交流过的,是很可怕的。我看些无用书,自做无用人,天堂地狱死后再说,只想好好感受自己眼耳鼻喉身心意的感受,顺便干一些工作,在社会能活着,也尽量活的好点。 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也可能不是。我看卡佛的《当我...

显示全文

我现在躺到被窝里,拿着二手的苹果手机,手机的音乐是《爱情》,各个版本的循环播放,我感觉我今天听不腻。在听《爱情》前,在我手机通讯录里存着“最爱”的人给我打了两个电话,在她给我打电话之前,我下班后去她的工作地方找她呆了一会儿就回到出租房。 我在想着吃完一份刀削面和“最爱”白天做给我吃的拌豆腐皮后,我是写些东西还是看一看《中国近代史》,这些都与我的工作无关,好像离挣钱也很远。我就想听一听歌,无意找到《爱情》,其实,心里还是不好。 好几天了,不太想说话,做事也没有信心,这些都会好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工作受挫了,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的。一切都是干的还好。“最爱”的电话是第三个了,就是告诉我雪下的大了,我喜欢她这样,有什么事想着第一个告诉我,尽管我还是不高兴,就是没意思,我也告诉了她。之后“最爱”告诉我人活着是没有意思的,有什么意思,只有好好信奉上帝,上天堂。我觉的一个人把身体思想交给一个我从来没有交流过的,是很可怕的。我看些无用书,自做无用人,天堂地狱死后再说,只想好好感受自己眼耳鼻喉身心意的感受,顺便干一些工作,在社会能活着,也尽量活的好点。 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也可能不是。我看卡佛的《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一直进入不了,不知所云,我知道是好东西,就看了放下,放下又看,就在前天,哦,现在凌晨了,那是大前天,突然明白了。只有一秒钟的惊喜,是不理解豁然开朗的惊喜,但是只有一秒钟。理解是文字上的,理解的路径是自己的生活上的,是自己的生活,是岳修斋自己的生活理解了卡佛的文字。当我明白这些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也许在这之前就不好了,但是这时更甚。 卡佛的文字里是所有“卢瑟”的合集,酗酒者,失业者,出轨者。没有讲怎么成这样的,最后怎么样,只是在中间,卡佛摆了一架录像机录下来,看着“卢瑟”怎么失败的活着,生活里哪有处处成功,都是一些碎片化的情景。这些都是什么情景呢,没有妻子之后买家具电器的中年男人,十七八岁结婚生子之后的由爱转恨,儿子在生日当天出车祸后突变的家庭,在单调乏味生活中待久之后突然杀人的丈夫父亲,酗酒男人家庭的战争。突然想起刘震云,他说《一地鸡毛》要是写续篇的话题,就用到血与泪的洗礼,我感觉他有点小题大做,现在不这么想了,他看得多了,生活就是在泥泞里战争。 我在卡佛的书里看到了我的父亲,我,我的“最爱”,我的孩子,我与她哪些无来由的爱呀恨呀的,我在我的日子里也看着卡佛的书,无聊啊,争吵啊,把日子搞节制一点就是卡佛的诗与短篇小说。 卡佛一生的生活都不怎么好,我相信他好好写小说了,并且也按他小说里的一些片段活过。我辈继续,不是美国中国的问题,是生活本身,只不过能不能再写出这么好的小说了?不是仿的,是新的小说体。 明天不知道会不会看到许多雪,能吧,我不是怎么在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雷蒙德·卡佛短篇小说自选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雷蒙德·卡佛短篇小说自选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